098.

作品:《我给妖怪调奶茶

    解决完所有的事情后,余尘一行人再次踏上了前往福寿村的路。

    没了余飞,路上也遇见过几次山贼强盗,但在镖局的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余尘也就没有出手。

    但经过和余飞的一线天之战后,所有的镖师对余尘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得知余尘多给他们报酬,当做死去兄弟的安家费之后,谁要是敢在这群镖师面前说余尘一句坏话,恐怕会被愤怒的镖师们生生撕碎。

    经过近十天的长途跋涉,一行人终于回到了福寿村。

    许多马车和一百多号人浩浩荡荡走在官道上时,早就引起了福寿村内人的注意。

    慧儿和老管家还有余宏的家人和其他村民早早的就在官道上等待着一行人的到来。

    “你回来了。”慧儿红着眼睛站在余尘的面前,细细打量着余尘。

    黑了、瘦了,他一路上一定吃了很多的苦。

    “回来了,你的东西我也带回来了。”余尘咽了口唾沫,手指向身后的马车开口说道。

    慧儿的东西,无论值钱与否他都一一带过来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和慧儿注定不可能,他不敢回应慧儿的感情,只能在这些方面稍稍的弥补一下。

    “人回来了就好了。”慧儿帮余尘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衣领,随后含情脉脉的看着余尘开口说道:“没个人在身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下次记得要带上我。”

    面对近乎表白的明示,余尘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好在一旁的老管家开口说道:“少爷您真将余府的东西都带了回来嘛?”

    余尘出门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银子,此刻回来的时候确实十多辆大马车,除了从余府把东西搬来了,老管家想不到更好的解释。

    只是他想不明白那余飞少爷,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少爷把余府内的东西搬走。

    要知道,少爷不在的那段日子里,余飞少爷可是完全的掌握了余府。

    “搬回来了,全部都搬回来了,那些不动产我举行了一场拍卖会全卖了,换成银票和银子带了回来。”余尘赶紧趁着机会,一把扯过老管家向着马车走去。

    “真是我命里的冤家。”慧儿咬了咬银牙,亦步亦趋的跟在余尘身后,聪明如她怎么会看不出余尘是有意在回避自己的问题。

    不过她也不怕,她是余尘名义上的结发夫妻,只要她不死,无论余尘走到哪里她都是后宫之主。

    经过这段时间的分离,慧儿心里也清楚了自己对余尘的感情。

    大山里的那段日子,余尘已经彻彻底底的占据了她的心房。

    好在老天是体恤她的,心上人早已和自己是结发夫妻。

    “刀疤,那位不会是余尘少爷的夫人吧?”一旁的吃瓜群众李爷,看着余尘和慧儿的动作有些摸不着头脑,碰了碰一旁的刀疤大汉开口问道。

    “嗯,是少夫人。”刀疤大汉点了点头,他也有些摸不清楚状况,少爷在躲什么?

    难道少夫人比少爷还要恐怖?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家子的非正常人类啊。

    “哦。”李爷若有所思的随口回答一句,他可不是刀疤大汉那个感情白痴,有多年经验的他看出了猫腻。

    这少夫人恐怕在倒追余尘少爷。

    “啊,您把余府上上下下都变卖带走了,余飞少爷能同意?”老管家看着马车内白花花的银子和数额巨大的银票,惊讶的张大的嘴巴能塞进去一头大象。

    他记忆中的余飞少爷可不是一个善茬,争夺了那么多年的家产能让少爷凭空带走?

    “老弟还是十分心疼老哥的,甚至还是他帮我找的人估价。”余尘感叹道,顿了顿随后又说道:“不止这样,他还一分钱银子都没有留下,说要靠着自己的能力创下比老祖宗留下基业还要大的余府。

    老弟那么有志气,我这个当哥哥也不好阻挡,只能含着泪送别他把银子带了回来。”

    确实是送别,只不过没有含泪。

    死人又哪里带的走银子。

    希望余飞能带着余雷在下面好好打拼出一番天地,也不枉自己辛苦的送他们团聚了。

    余尘之所以瞒着老管家,并不是因为他信不过老管家。

    而是因为他在和老管家的交谈中能够听得出,老管家也是看着余飞长大的,对余飞同样有感情,选择自己也只是因为自己是那死鬼老爹指定的继承人。

    老管家年纪又大,突然听闻余飞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消息只怕是不能够接受。

    急火攻心难免出现什么意外。

    况且自己走后,老管家又是最好辅佐慧儿的人选。

    这消息不告诉老管家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不到余飞少爷能有那么大的志气,希望他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你们两兄弟都如此有本事,我以后见了老爷也能有所交代了。”老管家忍不住感叹道。

    “又在骗人。”一旁的慧儿撇了撇嘴,他对余尘所说的话,仅仅只是相信一些标点符号。

    余飞和余尘都是和她一起在余府长大的,她怎么可能不清楚两人的性格。

    但她万万都想不到余尘会手刃余飞。

    她只以为,余尘是用奸计骗过了余飞。

    “老管家,这些钱财我可就交给你跟慧儿了保管使用了,除了学堂以外尽量为福寿村多做些好事,毕竟老爹也是生长在这里。”余尘拍了拍马车,冲着老管家和慧儿说道。

    “少爷、余尘你要去哪里?”老管家和慧儿异口同声的问道。

    尤其是慧儿,激动的抓住了余尘的衣袖。

    这近乎交代后事一般的嘱咐,让她感觉不太妙。

    余尘的口气就像要永远离开一样。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逛逛,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想行万里路写出一本书。”余尘目视远方,声音坚定语气严肃。

    “你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一个人走,没了我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慧儿拉着余尘的衣袖,抬头仰视着余尘,眼神中全是不可拒绝。

    “少爷,您哪能这般任性,偌大的一个家没有一个当家人迟早是要散掉的。”老管家跺了跺脚说道。

    余尘离开的这两段日子里,他充分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当家人。

    他在家里,哪怕不说话不做事,但你就是心安。

    没有他,你无论做什么事心里都是忐忑不安的。

    “在讨论,哪怕是要走,也要等老爹入土为安后才能走。”余尘说完一拍脑袋,接着问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老爹怎么样?没有出来伤人吧?”

    老管家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出来了几次,万幸每次都只是有人受了些轻伤,大家看在您的面子上也就没多计较!老爷那么好一人,到底是老天没眼才让他老人家死后都受这种罪。”

    “入土为安就行了。”余尘心里暗自盘算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将死鬼老爹火化了,不能给福寿村埋下一个定时炸弹。

    但死鬼老爹目前还是完成任务得关键。

    且,封建社会谁愿意火化,这可是死无全尸。

    余尘敢说这话,恐怕要被带上一个不孝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