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一根筋

作品:《逆袭再现

    “唰唰!”

    会议室内二十多个人一下子看向站在门口的陈光,有的惊愕,有的显得措手不及,因为他们没想到,这个时候陈光会出现。

    “呵呵,我这才走多大会儿就动刀了昂!”陈光在两名助手的族拥下,晃着脑袋走进会议室,他看了看桌面上立着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又扫了一眼韩成,看那衰样儿,苦笑道。

    众人无一应答!

    “谁的刀?”陈光眉毛一拧,厉声吼道。

    “我的!”王世祖随即松开韩成,很从容的回道。

    陈光的眼神上下扫了一下韩成和王世祖,面色阴沉,眼珠子转了两下,呵斥道:“来,你们俩个过来!”

    韩成和王世祖相互对视了一下,犹豫之后还是走了过去。

    “咣咣”

    陈光仍然双手插兜,但突然飞快抬起无影脚,连续踹向韩成和王世祖。

    韩成和王世祖被陈光直接踹的坐在地上,但随后两个人爬起,再次毕恭毕敬的站在陈光面前。

    “咣咣!”

    不由分说,陈光再次抬起无影脚,势大力沉,直接踹在韩成和王世祖的大腿根部,韩成被踹得直接趴在地上,愣是没起来,而王世祖虽然腿上有伤,但他挣扎了两下之后,一瘸一拐的走到陈光面前,还是立正,毕恭毕敬的站好。

    “咣!”

    陈光眼睛眨都没眨,再次抬脚就踹,一脚把王世祖踹翻,王世祖挣扎了两下,痛疼难忍,没起来了。

    站在一旁的魏波上前费劲的扶起王世祖,王世祖一把推开魏波,这次王世祖瘸得更厉害,但还是很费力的走到陈光面前,立正站好!

    陈光咬着牙看了王世祖一眼,没再起脚。

    可想而知,陈光下脚有多狠,两脚让韩成趴地不起,身子骨强硬的王世祖也没经受住陈光的三脚。

    陈光的行为,让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出声的,都在默默的看着陈光。

    陈光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一个助手急忙上前帮着点着。

    “咋啦?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陈光嘬了两口烟,喉结快速蠕动了两下,问道。

    “知道!”王世祖立即回道。

    “知道就行,汇豪不是你们的家啊?我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在汇豪动刀动枪,咋地,汇豪是菜园子?谁没事想进来都敢刨两下子?我踹你有毛病吗?”陈光皱眉问道。

    “没有!”王世祖根本没犟嘴,干脆的回道。

    “你看你,有事就不能好好说?一家人,有多大的仇解决不了?咋就动起刀来了呢,我要是再晚一步,那还不得出人命?”陈光看到王世祖既不犟嘴,也能承认错误,随后语气缓和了下来,问道。

    “......”王世祖无语。

    “咣当!”

    陈光再次看了看那把***,伸手直接拔出,扔在外面的走廊里,冲着王世祖吼道:“还不快滚!”

    王世祖肚子被踹得生痛,捂着肚子,回头扫了一眼梅连海和张共生,扭头朝外走去,魏波跟了出去。

    魏波上前想挽扶,但还是被王世祖一把推开,而是自己一瘸一拐的走出会议室。

    “......在汇豪,想好好过,就得听话,我老陈不死,谁特玛的也别想当皇上!”陈光冲着众人扫了一圈,阴沉着脸扔下一句之后,转身离开会议室。

    .......

    十分钟之后,十分痛苦的王世祖眼角挂着眼珠,钻进了一辆奥迪a8,朝医院赶去。

    “......踹哪儿了?”魏波扶着王世祖钻进后座之后,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问道。

    “第一脚踹肚子上,第二脚第三脚踹在大腿根上,弄不好这缝线都踹开了。”王世祖无比委屈的回道。

    “草,老陈也太jb狠了,上来也不问清楚,进门就踹,这都是什么事啊,不时我真想替你挡两脚。哥,不是我说你,你也真实的,大哥就那么往死里踹,你就这样忍着?”魏波挺无奈的说道。

    “.......这是陈光,换成别人敢跟我动手吗?别人的面子不给,总得给大哥的面子吧!”

    “那也没这么干的啊?里里外外,大大小小不都是你在操持吗?大哥是嫌弃咱们了?”魏波歪脖儿问道。

    “那倒不是,其实我也知道,在那个场合,大哥也是不得已这样做,这是给梅连海和张洪生看的。你想,汇豪现在就特玛的一个空壳子,要钱没钱,这不得求着点人家融资吗?大哥再没点威信,那两个一撤资,你说大哥他咋办。我当时不收拾韩成,韩成这个脑残的主儿,以后还得冲在前面当枪使,草。”

    “.......哎,谁都有特玛的难处!”魏波叹息了一声之后,问道:“你恨大哥吗?”

    “要说恨,那是真没有,但我有看法,陈光是我大哥,那永远是我大哥,他踹我没毛病,可我特玛的就是不明白,踹韩成两脚,可是踹我踹了三脚,我大腿有伤,我也不是铁打的,他不知道啊!”王世祖有点含恨带泪的回道。

    “......其实,王哥,我说真的,依你的能力,你真没必要在汇豪继续干下去,这次这一下脚踩下去,谁特玛的也不知道干物流是个什么结果,干好了,那什么也别说,干砸了咋办?再说了和府那边发展得多好啊,就特玛的孙武那样儿,也混上一个总经理了,你说你,干嘛在这儿受这份罪!”魏波想了想挺无语的劝道。

    “魏波,我王世祖要是不想大哥的难处,我早就走了。可是大哥把这么大的事交给我,那不是对我的一份信任吗?混好了留下,混不好拍屁股走人,别人会怎么看我?大哥会怎么看我?”

    “......”魏波一听,挺无语的摇了摇头。

    “人啊,就是一个挺奇怪的东西,相处久了,就有感情了,想一下子把这感情扯断那特玛的太难了。刚开始在霄哥手下当保安,没觉得,那个时候,提刀上阵,我绝对冲在前面,给霄哥挡刀挡子弹,我特玛的都没退缩过,时间久了,就与霄哥处得有感情了,要不霄哥一直对我念念不忘?但是陈哥对我也不错,好车开着,大房子住着,大经理的位置坐着,我还图个什么?不就是想把陈哥交待的事办好吗?”

    “哈哈,你真是赤胆忠心昂!”魏波呵呵一乐,回道。

    突然,王世祖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王世祖打开手机一看,是陈光发来的短信:你做得对。

    ......

    张云霄、彪子、小穆和吴未来四个人在返程的路上飞奔,即将进入河北境内。

    两天过去了,张云霄一直在惦记着宋叔那边打听的情况咋样。不顾舟车劳顿,张云霄给宋叔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们晚上就能到昂,家里情况咋样啊?”张云霄搓着脸蛋子问道。

    “咋样?老样呗!”宋叔挺悠闲的回道。

    “不是,我让你打听的事咋样啊?”张云霄再问。

    “有个大概的情况,汇豪那边想进入物流,据说陈光引进几个股东,物流的项目启动有几个月了,好像进展不太顺,主要是股东之间意见相左。”宋叔简单明了的说了一下。

    “物流?以前没听说过啊?陈光是不是疯了,物流都特玛的快成垄断行业了,进去凑什么热闹啊!”张云霄一听,觉得陈光干得有点不靠谱, 皱眉问道。

    “那倒不一定,陈光有点人脉,想弄好也不是难事。”

    “那咋与王世祖整起来了?这与王世祖有什么关系?拍板肯定是陈光拍的呀?”

    “陈光这人是个操心的主吗?这不都是王世祖在忙前忙后吗?股东有意见不可能跟陈光叫板,那只好拿王世祖出气呗!”

    “......这是想剪掉陈光的左肩右臂,没跑,那肯定是整起来了。”张云霄极其敏感,想了想,武断的回道。

    “按这个节凑那肯定得整起来,再说了依王世祖的这个脾气,那是扛着石头累死不换肩的主,他也不会退缩的。估计这里面没那么简单,要不不可能捅到你们那边去。我想啊,这肯定是提前预谋好了,他们是特玛的想把你和王世祖一锅端,这样再整陈光那就容易多了。”宋叔分析道。

    “那这特玛的陈光就感觉不出来吗?”

    “陈光一个老混子,他肯定能感觉出来呗,可是一个**湖他可能跟你说吗?那多没面子。也有可能陈光是太自信了,他相信自己能够压住,所以还在挺。”

    “他挺个jb,再这么挺下去,弄不好王世祖那边就要出事,这事能开始捅我了,这背后你说就是一个两个股东起事吗?那肯定还有其他人也想弄陈光。”

    “那西郊区还有谁想弄陈光?”宋叔反问了一句。

    “不用问,弄不好就有他。”

    “我想也有可能,可是现在没证据,咱们往下走走再看看呗!”

    “不用看了,你让郝杰他们再探,把情况弄清楚。我的原则是,谁特玛的整王世祖,不管是谁,那我特玛的就整谁,最后背后是谁肯定能露。”

    “那行,回来再说。”

    “行,回来再说。”

    随后双方挂断电话。

    “呼!”

    张云霄朝窗外看了一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骂道:“这是谁特玛的捅咕的。”

    ......

    另一头,在西郊区中心医院里,韩成在正疗伤。

    面门破相的韩成躺在手术室的床上,痛苦的惨叫着。

    “哎哟,哎哟,你这上的是什么药啊!”韩成痛得咬牙切齿。

    “别动昂,我给你清理创伤伤口,消毒那肯定得痛,忍着点昂!”

    “你把窗帘拉上,别让别人看见,我要脸!”韩成指了指手术室的窗户说道。

    “.......那不拉上了吗,你这牙咋整?两颗门牙都没了。”大夫问道。

    “操他大爷的,给我镶个金的,出院后我绝对整死王世祖,绝对的。”韩成跟疯狗似的,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