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花道西

作品:《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当水晓星等人安全的离开桃树林后,眼前所见到的就是那条宽阔的小溪,听林姚说道:“咱们终于回到小溪旁了!”

    毛豆豆见林姚蹲在小溪旁似乎有洗手的意思,便是急忙大喊道:“停手!林姚你不要命了吗!”

    林姚回头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毛豆豆?”心想难道我洗手毛豆豆都要管不成,只听毛豆豆说道:“这条小溪十分诡异,来时咱们大家都见识过了,那桃花浮台有去无回,我想其主要根源并非是桃花,而是这小溪中的水!”

    “什么!”林姚的表情开始有些诧异起来,见她拾起一块石子就丢到了小溪当中,可另大家万万想不到的就是,石子根本没有沉入小溪,而是漂浮在小溪的水面之上,林**开始还是有些兴奋的,听她说道:“好生奇怪,竟然连石子都不会沉入,那我们岂不是有办法过去了。”

    大家都知晓石子的比重很大,是不可能不沉入小溪当中的,林姚心中所想想必大家都懂,那么随意找一些东西只要大家踩到上面去,这样就应该可以飘过这条小溪。

    毛豆豆看着水中的石子,心想这怎么可能,可见水中定有法术存在,这么不合乎常理的事情还是令毛豆豆很诧异的!

    但好景不长,听新月指着石子喊道:“快看石子!”

    那石子的周围竟然旋转了起来,而且下方原本清澈见底的溪水突然间变得浑浊了起来,水晓星等人均看不清楚下发为何物,只见一团团黑色像雾气的东西在水中游动,当然这绝非是鱼,听大脑袋惊恐的喊道:“那是啥东西!”

    不容眨眼的功夫石子就消失不见了踪影,黑雾像雾气的东西也随即消失,而水上就只留下一圈圈正在扩散的轮纹!

    “什么!石子竟然被吸了进去,晓星哥你看见了吗?”林姚问道。

    水晓星心中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本应该沉入溪底的石子去了哪里?此刻水晓星完全没有听到林姚的说话声,他不停的看着溪底,试图找到林姚丢的那块石子,而此时溪水早已恢复了常态,依然是清澈见底,可平常的溪水中石子固然常见,但水晓星眼前的这条小溪中,竟然连一块石子都找不到!

    听水晓星自言自语到:“没有!怎么会没有石子!”林姚再次问道:“晓星哥你再想什么呢?竟然连我说话都听不见!”

    只听苏心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这才走到水晓星的身旁,还暗中拉了拉他的衣衫,水晓星低头查看,见苏心的手指指向着林姚,水晓星这才侧头看了一眼林姚,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高兴了,水晓星嬉笑这问道:“林妹子这是咋啦?”

    “我都与晓星哥说半天话了,晓星哥也不理我,我看就是你假装听不见,哼!”林姚转身就走到一旁,似乎不想理水晓星了,可水晓星对这溪水中的诡异之事早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见他看着溪水说道:“林妹子,你等等!”

    林姚虽说生气,但还是回头看了看,只见水晓星在一旁拾起了一根树枝,接着就将树枝插到了溪水当中,果然不出水晓星所料,在水中的那半截树枝竟然是看不见的!

    “奇怪了!如此清澈的溪水,怎么会看不见水中的那半截树枝呢?”新月在一旁惊讶道。

    听水晓星说道:“这应该不是普通的溪水!”

    毛豆豆在一旁看了许久,也听了许久,这才好奇的走到水晓星的身旁,林姚见毛豆豆也走了过去,故而自己也向前凑了凑,还探头探脑的瞧了瞧,听她喊道:“这是怎么回事,根子呢?”

    林姚问的很直白,听水晓星说道:“我大致知晓原因了,我曾在***书中看见过类似的文献,由于上面记载的内容已经超出了道书的范畴,故而当时我也未细看,本以为这是后人胡编乱造的产物,可未曾想这事竟然发生在自己的头上,好在我有些句子还可以背出……”

    水晓星想了想,随即就将手中木棍丢进溪水当中,而木棍与石子一样,原本漂浮在水面之上,接着之前一切发生的事情又再一次上演,随即木棍也消失不见了踪影!

    大家都看着木棍忽然间的消失,只听新月说道:“晓星哥快说说是啥原因呀!我都急死了!”

    水晓星看着新月笑了笑,紧接着就眉头紧锁的说道:“书中说通往冥界的途中有一条河,称之为忘川河,不过书中竟然如此写到,那忘川河依然有源头有终点!”

    “啥?忘川河还有源头有终点,此事我可从未听说过!”林姚说道。

    “是啊林妹子!我原本也是不相信的,但是现在我却不得相信了,也在于书中还写到,忘川河的源头为滴间泉,而忘川河的终点为井生渊!我就先从这滴间泉说起,书中记载滴间泉,乃是人间眼泪汇集而成,可想而知,眼泪中定然含有七情,也就是喜,怒,哀,惧,爱,恨,恶,欲,这七情,故而忘川河的河水会源源不断的流淌!至于尽头井生渊……那个……就是一口井那么大,可是比渊还深,即便忘川河里的眼泪再多,也不会将其填满,嗯!大概是这样!”

    可水晓星之前的描述还真像那么回事,可说道最后就吱吱呜呜了起来,然后还随意的给出个了一个解释,这难免让林姚等人怀疑起来,听林姚问道:“晓星哥井生渊真的是那么回事吗?”

    水晓星看着林妹子笑了笑,听新月说道:“一看晓星哥就是在说谎,还说的像模像样的!”

    “那个……之前说的的确就是书中的记载,不过后来的井生渊解释我也记不太清了,我分析大概就是这样意思,所以就说了出来,”水晓星随着还笑了两声,似乎对自己的解释也有些动摇,听毛豆豆说道:“真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即便是忘了后面的句子,总应该解释一下这溪水之事吧,这可是溪水又不是河水!”

    毛豆豆总会问道重点上,见水晓星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又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家都知晓忘川河的源头为滴间泉,这滴间泉可是人的眼泪汇集而成,不过滴间泉却不在人间也不在冥界,而是在二者交汇的神秘之处,书中说无人能找到滴间泉的所在位置,但能找到滴间泉的与忘川河中间形成的小溪,那小溪称之为花道西,其中含义难解,书中解释尚不全面,只是说道人生如昙花一现,好比万物运行之轨迹,人从自然来又回到自然,故而为道,那西字书中也无解释,我猜想应该是个通假字,只是溪水的溪字。”

    “该不会是晓星哥又忘记了吧!”林姚眼神诡异的问道。

    “林妹子,这的确是书中记载,我哪能忘记那么多呢!”水晓星解释道。

    “那西字还有西方极乐世界的意思呢!”毛豆豆解释道。

    “也许吧!”水晓星说道,只听新月迫不及待的问道:“难道晓星哥说的花道西就是此处?”

    “我想是的新月,不过我还需验证一下,才能判定这小溪到底是不是花道西!”水晓星看着溪水说道。

    “如何判定!”林姚不禁问道。

    只听毛豆豆分析道:“若是按水晓星的描述,那只要喝一口溪水,便是知晓这里是不是花道西了!”

    林姚还是有些不解,见她茫然的看着水晓星,只听苏心说道:“我猜测一下,是不是人的眼泪是咸的,只要这小溪中的水是咸的,那么就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里就是花道西,对吗毛豆豆?”

    “看来还是苏心聪明,我的意思正是如此,不过这溪水能不能喝还是个未知数,也不知晓喝了后会后什么后果!”毛豆豆说道后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直接问道:“那么水晓星这溪水中为何不见有石子?还有那树枝为何看不见水中的那一部分,这该如何解释?”

    “哦!我还以为大家都分析出来了,书中是这样记载的,说是人的眼泪中含有七情,背后的故事当然是不计其数的,那么为眼泪何汇集到滴间泉之后再流淌出来到这花道西后会这样,也是因为人当眼泪没有流出的那一刻时,泪水是极其晶莹剔透的,它会使人的眼睛变得更加光明,它会使人变得无忧无虑天真浪漫,就好比这溪水一样清澈见底!”

    “可有好就好坏,一旦眼泪因七情而流出,泪水就会变得浑浊,可那种浑浊是常人看不见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石子是不会沉入溪底的,就好比眼中不容沙子一般,而那树枝伸入水中看不见下面的那一半,就是因为泪水中的往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故而蒙住了自己的双眼,依我看来树枝的另一半是去了一个通往死亡的地方!不过我也不知晓那里究竟是何地?”

    林姚此刻焦急的说道:“先不管哪里是何地,晓星哥可不许喝这溪里的水!”

    毛豆豆简直不敢相信水晓星说的一席话是真的,心想水晓星懂的这些知识,普通的道书中是绝对不可能有记载的,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那本书,那本神秘的巫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