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离别4---断肠人亦在天涯

作品:《旧城之爱

    “那你知道这叫什么花了吧?”宋小萱虽然浅浅笑着,但盈盈眼眸中蕴藏着酒浓般的期盼之意。

    “当然知道了,是忘忧草啊,也叫萱草,和你的名字一样,无忧无虑的。”李少辉笑道,那天她看自己有心事,就体贴地讲了好多话来安慰自己,临行前自己确实还舔着脸要了一捧红色玫瑰花,来博林月儿欢心。

    “这还差不多。”宋小萱听了李少辉的奉承之言,高兴地点了点头,眼角眉梢中尽是笑意,仿如少女一样娇憨,李少辉看着看着,忽地痴了,心中的伤痛也淡了许多。

    “再送你一朵。”宋小萱不由分说又把一朵小黄花塞在了李少辉手中,然后突然又红着脸忸怩道:“李大哥,我还要告诉你,萱草也叫黄花菜,代表着一种平凡幸福的生活,当然它更是中国的母亲花,所以你在以后的婚礼上把它送给自己的新娘也是极好极好的。”

    李少辉看着宋小萱似喜似嗔的面容上流转着一种别样的情愫,心中大惊,忙打着哈哈道:“我的新娘就是许诺和花朵儿,你帮我把这种花送给她吧!”

    宋小萱闻言一怔,幽怨的神色一闪而过,又笑道:“李大哥,你有没有发现,每次只要你不开心了,见了我后,就又会高兴很多。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你看你刚才都哭了,现在不是又笑了起来吗?”

    “哪有?我有吗?你就会瞎说。”李少辉慌忙辩解着,尽最大的努力了维护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呵呵,别想抵赖,我都看见了。”宋小萱咯咯坏笑着,脸上尽是戏谑之意,片刻之后,她忽然脸色一沉,很是认真地说道:“李大哥,你要知道,我能让你笑,就有办法让你哭,如果下次我再问你时,你还记不住这萱草,忘忧草,你还让我不满意,我可不会让你…”宋小萱没有再说下去,对李少辉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威胁着笑着远去。

    “这丫头,真是变了,怪不得宋大哥越来越看不懂她了,似乎连自己都猜不出她的心意了。”李少辉摇了摇头,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宋大福,无奈地长叹一声。

    却说许诺本在菜园之中和璐瑶小梅等人愉快地采摘着,手臂上的竹篮已经放满了各色蔬菜,有红彤彤的番茄,绿油油的黄瓜…

    “这些可都是绿色无污染的新鲜蔬菜,晚上回去一定要好好露一手,招待大家。”许诺乐滋滋地想着,便站了起来,不过因为蹲的太久,起来的时候,脑中晕乎,一时站立不稳,竟险些跌倒,随后她又弯着腰咳了起来,一直不停地咳着,她用小手轻掩嘴唇,只觉嗓中一甜,一口猩热的液体从口中喷涌而出,流在了手上,溅在了脸上,她摊开手掌一看,是猩红的鲜血,温热温热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泽,又诡异又生动,鲜血顺着指间滑落,一滴一滴,滴在了硕果累累的菜园中,也滴在了秋后温暖的余晖中…

    许诺苦涩一笑,抬头望向远处的天空,西北边是一轮金黄色的斜阳,悠闲地挂在天边,不紧不慢地晃悠着,无可奈何地向下坠落,坠落,旁边的云彩也是许久不见的七色彩霞,紫的高贵,红的热情,黄的凄美…

    “这不就是我的生命吗?”许诺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亲朋好友,璐瑶雯雯等人并没有发现她的异状,仍在说笑着,采摘着,宋小萱也不知什么时候又和那群小孩子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当然在前面奔跑着充当可恶的老鹰自然就是小军了,他们笑着,闹着。

    往东看,宋大福已躺在席子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呼呼大睡了起来;而心爱的那个人,则口中含着一朵小黄花,斜靠在一颗树下,正目光盈盈地看着他。

    许诺突然心潮澎湃,柔情四溢,她丢下竹篮,便向李少辉猛地跑去。

    “慢点,慢点,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稳重?”在李少辉温柔的责怪中,许诺躺在了他的怀中,留恋地看着天地间美好的一切,李少辉也把玩着她的秀发,红了眼眶,默默不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诺忽然幽幽地说道:“老公,萱儿还真是一个好女孩,这么快就能把小军那个熊孩子收拾的妥妥帖帖。”

    李少辉想到刚才和宋小萱的谈话,不自觉地笑道:“和小孩子待久了,自然也就变成了一个灵气十足的小女孩了。”

    许诺也长叹道:“是啊,你看她是多好的一个女人啊!偏偏她以前的命运又那么悲惨,虽然现在脱离了苦海,但又跳进了另一个深渊,更痛苦,明明心里装了一个爱了好几年的男人,却又不敢有一点点吐露,只能一个人痛苦地挨着,熬着,你说命运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欢捉弄我们这些苦命的女人呢?”

    对于许诺的提问,李少辉自然不敢回答,讪讪笑着,不言一语。

    而许诺沉默了一下,又道:“如果我是那个被她深爱的男人,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和她在一起,用一辈子的努力,一辈子的时间,去疼爱她,老公,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做吗?”

    许诺淡淡说着,神态安详,就像一个回光返照的逝者一样,有着一种至高无上的智慧,看破了红尘俗世种种,在指点迷津着。

    李少辉只看了一眼许诺,就立刻转头看向了别处,不敢再直视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也不敢再领略她脉脉眼神中那抹不同寻常的意义。他紧紧搂着许诺的纤腰,嗅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笑道:“傻朵儿,我的宝贝,这辈子我这个大色鬼就耗上你了,我要耗你一辈子,耗到我们头发白了,牙也掉了,也绝不放手,这辈子我就是你的克星,你想跑?门都没有。

    至于宋小萱,你就放心吧,我会尽我所能,给她找一个好归宿,把她永远留在我们身边,让我们用尽一切去疼爱她,不让她受半点欺负。”

    在李少辉深情间,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姐姐,姐,你快过来,我不要当老鹰,我也要当小鸡,你快过来当老鹰来。”

    原来小军这么长时间也没抓到一只小鸡,恼怒不已,就擦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跑到李少辉许诺身边,拉起李少辉怀中的许诺就要让她去当那只替罪羊。

    李少辉无奈一笑,这个小家伙又来欺负他姐姐了,他微笑地看着远处的女人和小孩,心中一片惬意悠闲。

    不久之后,李少辉酒劲上涌,也有些困意,便低下了头,合上沉沉欲重的眼睑,开始休息。而他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

    不远处,算不上巍峨的高山上忽然下起了大雪,鹅毛般,一片又一片,落在了山上,落在了树上。须臾,山上就是一片白茫茫大地,银装素裹,蜿蜒不断。山间有一匹俊秀的白马奔腾飞驰着,马上载有一个妖娆的美丽女子,在大声地吆喝着,尽情地奔驰着…

    山下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梧桐树林,一颗颗高大的梧桐树零零散散地错落着,优雅浪漫,树上也不知何时,更不知被何人挂上了五颜六色形状不一的风铃,铃声随风而响,清清脆脆,干干净净。树下有个甜美空灵的女孩子轻轻翻着手中那本已经泛黄了的书册,在她的头上有,有一片橘黄色的梧桐树叶,悄悄落下,晃晃悠悠着,落在了她的书上,挡住那个大大的“爱”字…

    片刻后,天色转暗,一弯斜斜的月牙又懒洋洋地挂在了天边,发出了皎洁而又柔和的光芒,李少辉举头望向前面,一个一袭白色淡装的美人,袅袅婷婷地从朦朦胧胧的月色中迈着轻盈的脚步,牵着一个可爱的小精灵,缓缓走了出来,带着浅浅的笑容,带着脉脉的情意…

    “月明林下美人来,月亮已经等了千年,你何日肯来?”恍惚间,李少辉心中涌出这么一句诗,便哑着嗓子喊道:“丫头,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李少辉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远处青山依旧苍翠,不见洁白如银的月色,更不见朝思暮想的那个她,只有眼角的那一滴热泪,带着些许温热,慢慢流过了脸颊,向下坠落…

    远处,女人和小孩还在兴高采烈不知疲惫地玩着闹着,耳边宋大福轰轰隆隆的呼噜声也在回响着,一切依旧。

    此时,天边的彩霞已没有了刚才的灿烂瑰丽,随着夕阳的落下,仍在依依不舍地追逐着,留恋着,不断地变换着形态,蓦然之间,它变成了一张晕红的脸庞,圆圆的,正目光哀哀地注视着尘世界的痴男怨女,李少辉心中一惊,莫非是天上的肖蓓在和他诉说着离别的哀怨,他目光一瞬不瞬,盯着遥远的天边,痴了…

    慢慢的,彩霞又在变化,红色消退了几分,代之而替的是沉重的黑青色,它的形状也在慢慢拉长,那姿势仿如一个大起大落的男子在摇摇叹息着。

    “老余,是你吗?”李少辉轻轻问道。

    不知何时,乐乐已经离开了玩伴又回到了璐瑶的身边,牵着璐瑶的衣角,沐浴着黄昏的余晖,在地平线投出了两个长短不一的身影。

    她们母女两痴痴地看着天边的夕阳,呆呆不语,她们是不是也在思念那个平凡而又伟大的亲人呢?

    “唉!又是一场镜中月水中花的梦。”李少辉无奈地发出了一声长叹,而他口中的那朵小黄花,在微风的吹拂下,挣开了李少辉的呵护,带着风的轻柔朦胧,花的美丽娇弱,雪的洁白无暇,月的温柔博爱,飘向了远方…

    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前程往事,又是一段鲜为人知的过客情殇。

    正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