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伤害晓玲最深的人

作品:《刁蛮小仙女

    宦思,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作为哥哥的仙主的脸已经黑到了不能再黑的地步了。能够知道月舞之歌名字的只有当年神界的人,这个月舞就是前世的叶清语的名字。这也是刚刚从水鹭的口中得知的消息。

    “娘亲,妹妹怎么样了?”

    看着被朱朱和火烧的灵力包裹着的墨千初,水鹭的心已经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叶清语的丹药已经灌了下去,虽然脸色已经红润了起来。但是小姑娘身上的气息一直没有任何的变化。

    “没事,她只是被手中的玉笛给小小的反噬了一下!要是这样的小伤都听不过去,那还是自己的女儿吗?”叶清语站了起来,看想着仙主恶狠狠问道:“仙主,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了!当初你用小玲前世的生命逼迫小雷立下誓言,只要让宦思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出声雷家。这里隐藏这什么秘密?”

    真的是不能再隐瞒了,其实当初宦思出生的时候就有不同寻常的天象。宦家的大祭司就曾经预言过,这个孩子将来会影响到宦家的未来。所以上一代仙主就下了一道命令,宦家必须要答应宦思的一个一个理想。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一定要促成小雷和宦思之间,及时没有感情也要有一个孩子的。”看样子养活为患,终究是要给仙界带来一成浩劫。仙主原本这个浩劫是星辰幻兽,却不知道这个浩劫的源头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可是又出现了了一个问题,她冲着神女大人而来。为什么不针对神女大人,而是要拐走水鹭呢?刚刚就是神女大人也被幻境给控制住了。看来水鹭的身份还是有点不可以严明的原因。对于神界的事情,还是要问问雍海才行。

    宴会很快就结束了,而让叶清语想要见的人就站在她的面前。虽然有些拘谨但是身形挺拔如松,刚硬的面孔上有着一种决然的坚持。

    “我刚刚问你的问题你也不知道?”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本来要进入房间的墨君炎被朱朱直接给来到***的房间去了。这两年因为是朱朱怀孕最关键的时刻,所以***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妻子拘在天道宗中好好的养胎了。师兄弟两人想见面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少。此时此刻正在讨论着师兄的的这个女儿,是不是要和自己的娘子的人谈论这娃娃亲的事情。

    朱朱撇了撇嘴:“还是不要了,这个人可是小玲的转世。要是让小雷知道了肯定会给我拼命的。”

    可是墨君炎确是不一不要的说:“恐怕,小雷和小玲的第三世姻缘要没有了!”

    朱朱身子一颤,难道雍海和墨主人说了什么了?

    “雷家有问题!”叶清语听到雍海的话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将这个房间罩上一层结界才继续开口问道:“你可有证据!”

    雷家在仙界的位置可以说谁举足轻重,历代的仙主多多少少都和雷家有这几乎扯断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要是雍海的话确有其事,那叶清语就要从新考虑很多很多的事情。

    “当年的那场大战,我没有亲自参与过。虽然神界没有精英尽出。但是至少也是五分之一的力量,在前往这个时空来和异族大战的时候。主人就猜到了所有的秘密,交代我说只要主人重生而来。到了适合的机会进入黑暗天域收回自己的力量的同事,就会解开当年所有的秘密。”

    又是黑暗天域,她是应该进去一趟。但是自己的身子是在是不争气,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真的是来的不是时候。于是将自己的现在的情况给雍海说了一下,就听雍海笑了笑:“原来是又有小主人,看你现在的情况最少还需要十年的时间肚子里的孩子才能怀向平稳。反正现在也不着急。”

    如果对方要是有能绞杀自己的力量,还能让仙界和神界人这么好好的过日子。

    “你先回去,在神界秘密调查。这件事情除了核心知道之外。再也不准向外面扩展了。”

    “是!”

    叶清语打开结界,雍海走了出去。自从两年前的大战之后,仙界满目疮痍。仙界和神界的大门开启,时不时就有神界的修士来到仙界帮助这里的人从建家园。

    雍海在仙界的最南端的沧州城建立一个类似于叶清语前世的办事机构,没一个月都有一个神女大身边的神兽坐镇维护安全。

    今天在衙门中坐镇的不是别人,正是拥有雷电之力的雷霜。自从来到仙界以来修为与日居曾,尤其是仙界两年前的大战中一鸣惊人。雷电之力就是雷家的人也是望尘莫及,前两天还有雷家的一个长老想要招揽进入他们的哪一个分支。

    被雷霜当场拒接之后愤愤离去,说是不会让雷霜有好日子过。

    可是马上发生的事情就让人大为观之了,也就差一点让雷家和叶清语的人直接开打了。

    这一天早晨,衙门的大门刚刚开门。就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来找自己的娘亲。男人是来找自己的逃家的妻子,那小女孩看到雷霜就直接冲了过去扑到她的怀中很娘亲。

    本来这一声娘亲之后雷霜直接将人给推到一边,就没有之后的事情了。谁然她还问了一句:“小姑娘,你是谁家的孩子!”

    小姑娘哇哇大哭喊着:“娘亲,我是您的女儿也。你怎么连我和爹爹都忘记了!”

    雷霜一脸寒霜直接摆脱了小女孩之后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气势就完全变了,她心里有点慌了本来从没有生过孩子的少女身体。仿佛一下子就成了生过孩子的妇人,这是被人暗算了。

    这些人肯定是准备的十分充足,雷霜只是一时间的慌张就立即通过心神感应练习了自己的主人。

    此时此刻,叶清语回复她的答案是,这个东西只能让你改变四个时辰的气息,让雷霜将这个事情承认下来。不能让那个小姑娘和男人离开,其他的绝对不能答应。

    雷霜相信自己的主人,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五月的春风拂面一样。让小姑娘的身子抖了抖直接想跑,可是看着后面的跟随着小姑娘的男人。

    男人的要珠子转了转,出口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起来了?霜儿,你是不是真的想起来了?”

    围观的人虽然肯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心里很清楚。这个人是来污蔑人家姑娘清誉,这个男人肯定是活不成了。

    可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雷霜竟然抱起小女孩亲了一口:“乖女儿,都长么大了!”

    小女孩一下子就傻了,任凭身后的小女孩的父亲就那样傻傻的看着雷霜。此时此刻隐藏在人群中虎视眈眈的修士,终于松开了手中握着的武器慢慢的想着人群后方退出。

    既然看到了成效,那几股很危险的气息转眼就到了。要是在不撤离的话,这样笨拙的诬陷就是对方承认也是没有办法让众人信服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雷霜挥了挥手:“今天不办公了关门!”

    雷霜恶狠狠的心想,败坏本小姐的名声我就让你身不如死。就在刚刚她已经感应到了主人的气息,只要门关上的时候我看你们怎么来演出。

    就在门关上的时候,一道娇小身影直接将男人给打昏了。小女孩好像是吓哭了,抓着雷霜的手就是不松开。雷霜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怕,不要拍没人能伤害的了你。”

    将小女孩的父亲打倒的那个娇小身影,当然是自己的少主墨千初了。她使劲在男人的身上踢了几脚才气哼哼道:“哼,当我们神界的人是傻子吗?是不是前生的我们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没错,当小女孩出先的时候就知道带着他来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小女孩的亲生父亲,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弄出这样一场闹剧了。雷霜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主人让她承认下来又是为了什么?

    墨千初将男人一巴掌握到了手里,那人直接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少主杀人了,这个思想一旦在众人的心里扎下了根,就意味着少主已经真正意义上的长大了。

    随后墨千初竟然变成了小女孩父亲的样子道:“怎么样?能不能看出破绽来!”

    此时雷霜睁大眼睛看看了一圈,衙门的大堂之上已经没有任何了一个人的身影。雷霜目瞪口呆的开口问了一句:“小主人,这是为什么?”

    墨千初开口道:“这是娘亲的任务,我们要去雷家的这个分支走上一趟。这个分支找上你原因其实很简单。”

    “雷电之力?”

    “是的,当初雷家先祖的嫡系不是现在的雷震一脉。而是现在的雷胶,可是这一脉的高端修士太少了。所以雷胶一脉对于着急找到一个合适的继承人非常的着急,所以才有的今天事情。”

    雷霜哼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想用这种卓略的方法将我骗回去,然后逼我就范然后和这个男人生一个真正雷家血脉,真的还是很好笑。”

    墨千初米勒眯眼睛:“不是很好笑,他们既然感这样做,肯定就有了完全的准备。你难道忘了当初仙宫的那场宴席中出先的宦思吗?”

    想到了宦思的可怕,雷霜的灵魂都在颤抖。可是想到了主人竟然将小主人假扮小女孩父亲,就肯定有了完全的准备。

    “她呢?这个小女孩不会坏了我们的计划吧!”雷霜指着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小姑娘。可是下一刻小姑娘张开发出的声音确实水鹭欠揍的声音,冷静了一会就想到了什么于是道:“主人就是厉害,我们真的是有点望尘莫及了。”

    既然刚刚自己都没有办法分清楚真实和虚妄的交接点,那宦思肯定是没有做这个能力。否则当初在仙宫的宫宴之上足可以直接动手了。

    准备行动之前,墨千初将一道符直接打到了雷霜的身体上。随即一股清凉的东西直接进入了她的识海,在识海之中建立出了一个诡异的阵法将神识牢牢的护在里面。这个阵法足可以搞定天下所有的迷幻咒法。

    宫殿中这一段外面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因为除了雷霜,水鹭和墨千初之外其他的人都被时间禁止的法术给禁止在空间之中不能动弹分豪。

    空间恢复正常之后,一直隐藏在平行空间的空心。悄悄地离开回到了仙宫的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在仙宫中焦急万分的人们。

    仙宫,仙主的书房之中。刚刚解决今天的公文,雷震,叶清语和墨君炎三人就走了进来。废了好常见才找到了宦思的所在的地方。雷震一开始也不相信,嘴中还是在长老会一直维护自己的长老告诉他的。

    并且雷震最近一段时间在长老会的威望,一直在不断的下降之中。雷家的力量也在不断的从自己手中流失,感觉道危险的雷震才不得不和仙主合作。制定了这个计划,如果雷家真的是宦思在幕后控制着。就算是剩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要护住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才行。

    叶清语什么都不担心,只担心小玲两世为人生下的两个孩子。早就通知了小雷将两个孩子送到了樊城之外的天道宗中。

    如今的天道宗已经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仙界四大力量之一,就算是那个宦思在有能耐。在完全掌控雷家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有可以颠覆仙界的力量。

    “已经成功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雷家的先祖,竟然和神界有关系。”雷震一脸震惊的给仙主行了一礼:“你放心,我家和宦家已经密不可分了。”

    雍海凭空出现将已经研制好的丹药送到了雷震的手里,相信的解释道:“你先吃一粒,然后将这些丹药发给你家族的人。这样的话你的分支就可以拜托宦思的控制。”没错,雷家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听宦思的话。因为雷家的先祖的血脉中被下了到禁止,这道禁止可以让雷家所有血脉的后人都会雷家主人的话。否则就回有元神碎裂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