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三、醋

作品:《一剑斩破九重天

    朱红袖是真想说一句:“那才不是甚定情之物!”

    但忽然又想起来,当初自己下山,师父说过的话:“重离子洞府即将出世,你可以去凑个热闹。虽然你并非重离子属意之人,得不到大机缘,却另有奇遇。”

    她歪了歪头螓首,心中想道:“这小子……难道就是我的什么奇遇了?”

    朱红袖当日,把玉神虫留给王崇,是因为,她真不差这个小玩意。

    魔极宗虽然号称此界第一大魔宗,但如今实力衰落,连一位道君也无有,千叶虽然是阴阳子,但也没什么强横靠山,甚至也未必就敢招惹玉神宵。

    朱红袖有老师九渊魔君,她真想要一头玉神虫,九渊魔君随便开口,玉神宵就得自己亲手捏死一个侄子外甥,亲自送来万魔堂。

    朱红袖美眸之中,似嗔似喜,对王崇的“疯言疯语”,似乎并不恼怒。

    王崇心底暗暗捏了一把汗,见这位魔女居然没有亮出飞凰剑,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姐,别来无恙?”

    朱红袖回眸一笑,说道:“我能有什么恙,倒是手儿痒痒,好久都没人让我痛揍一顿。”

    王崇苦着脸,偷问了几句演天珠,这破珠子,居然不理他了。

    王崇也只能讪笑一声,说道:“刚好有个家伙,十分惹眼,不如我们联手,揍他几顿。”

    朱红袖举手掩口而笑,问道:“你就是为了害人,又自知力有未逮,这才来找我的吗?”

    王崇想也不想,就叫屈道:“我这不是想着,有些好处,要分润红袖姐姐吗?说的便是,魔极宗那个叫做千叶的魔子,他居然得了一处洞府,还约我出去接天关,就做一场交易。”

    “我思忖,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必然有什么阴损的图谋,这才向姐姐求助。我们两人联手,做翻了此人,夺了他的洞府,岂不是大好。”

    朱红袖微微愕然,过了好久,才说道:“你怎么打听得,我跟千叶有仇?”

    王崇心底当真又惊又喜,问道:“你怎么知道,朱红袖跟千叶有仇?”

    他问的当然是演天珠。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呸!

    王崇呵呵一笑,只能装傻,他哪里回答的出来,这么深奥的问题?

    朱红袖却以为,此人果然有老魔背后撑腰,就连自己跟千叶结仇这等事儿,都能算计的出来。也以为,必然是那位神秘的“老魔”指点自己徒弟,来跟自己兜搭。

    她想到自己师父,也指点了此事,不由得暗暗忖道:“难道那位神秘老魔,跟师父有旧?所以两位老人家,撮合我们两个?”

    王崇也没想到,朱红袖能想到这般岔路上去,若是他知道朱红袖的心声,必然连连点头,大叫:是极!是极!

    只可惜,他听不到朱红袖的心声,瞧朱红袖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还真不确定,这位魔女心思。

    朱红袖想了一会儿,问道:“你就只有一个巨鲸妖身,千叶就算用一成功力,也戳死你了,又能帮我什么忙?”

    王崇本身,不过才是天罡,至于他的巨鲸妖身,还是跟朱红袖一起得的,也不算什么秘密。

    王崇想了一想,思忖了忖度,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现一下实力,只能偷偷问演天珠:“我该如何应对?”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呸!

    王崇一头黑线,最后说道:“我尚有一具老师所赐的妖身,亦有金丹修为,修行的是我魔门大法,就算和千叶相斗,也未必吃亏。”

    朱红袖含笑问道:“是什么魔门秘法?”

    王崇答道:“是补天劫手!”

    朱红袖惊呼一声,叫道:“原来是那位……”

    她掩住了樱桃小口,心头无限思绪,“明白”了几分,为何师父说这小子是自己的“奇遇”。

    “若果然是那人……的传人,倒也的确是奇遇。补天派早就失去了补天劫手,如是此界还有传承,就只能在那人手里。原来这小贼魔,后台如此硬扎,也不逊色我是九渊魔君。”

    朱红袖想了一想,又问道:“你来接天关,就是为了捕捉大魔妖吗?”

    王崇也是悚然一惊,暗忖道:“她居然知道森罗大印法的修炼法门?”

    王崇十成十可以肯定,阿罗教虽然有还有森罗大印法,也即是当年补天派的补天六艺之首——补天劫手的修行法门,必然缺了一些关键所在。

    不然孤鸿子绝不会如此窝囊,被他和邀月夫人联手击败,还被他炼成了妖身。

    至于朱红袖为什么知道,补天劫手的秘密,王崇反而不惊讶,毕竟人家有个好师父。

    王崇点了点头,就算是默认了朱红袖所言。

    朱红袖微微蹙眉,问道:“你如今已经炼了几头大魔妖?”

    王崇想了想,深处了一根手指,朱红袖呲之以鼻,说道:“想要斗败千叶,你最少要炼七头大魔妖,一头如何够?此人不但是魔门阴阳子,更兼修炼了天魔幻身和万魔山两大魔功,境界又比我高一层。想要将之击杀,哪里有这般容易,我这几日,就陪你去捕捉大魔妖,待得你补天劫手略有小成,我们再去弄死千叶那王八蛋。”

    王崇有些好奇,很想问问,朱红袖为何跟千叶结仇,但是他又想到,朱红袖明显是误会了什么,如是自己随便说话,让对方生出了怀疑,反而不美。

    他强行压下了心底的疑问,说:“那就生受姐姐的好意了。”

    朱红袖忽然按落了云光,伸手一捏他的耳朵,叫道:“莫要这般油嘴滑舌,以为我不知道,你对美貌的小师侄女儿,峨眉的云仙子,各种卖好献殷勤,听说还跟邀月有染……”

    “如是我们两人的师尊做主,你这些小心思,都给本姑奶奶收起来。”

    王崇耳朵被扭,脑子里各种杂念纷至沓来,想的是:“我们两人的师尊?演庆真君跟九渊魔君,有什么勾当?我怎么觉得,这魔女想到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王崇知道,朱红袖肯定想错了地方,但却也不敢驳斥,只是苦苦思索,究竟是哪里不对路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