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病

作品:《锦华谋

    每月十五都是大觉寺最热闹的日子,程夫人本想着带上程锦、程明远去大觉寺还愿,却没想到程老夫人在这个当口上病了,阖府上下都乱了手脚,哪里还顾得上去大觉寺。

    程老夫人这病来得还真让程夫人难以启齿,之前程老夫人在程二太太的撺掇下,闹着要看那什么齐家班的戏,程夫人没法子,只得让人拿了承恩侯府的帖子请他们过府唱堂会。

    那一日的堂会的确也颇为热闹,不仅阖府上下都来看了,就连交好的几户人家也被请来了,程老夫人一高兴便将程二太太送来的那一坛子果子酒全给喝完了。

    果子酒好入口,酒劲本也不大,可程老夫人是多大岁数的人了,平时也很少饮酒,一下子喝了这么一大坛子酒,哪里经得住那酒劲儿,没多久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这可把整个承恩侯府给吓着了。

    又是掐人中,又是请太医,甚至都惊动了宫里的程太后,闹了半天才知道程老夫人这是喝醉了。

    老人家喝醉酒可不是闹着玩的,程老夫人昏睡了一天一夜,喝了几碗醒酒才缓过劲儿来,到底是年纪大了,这一通折腾下来,元气大伤,在床上躺了几天都缓不过来,再也没有精力听戏吃酒了。

    为这事儿程家二房的房顶都快被掀了,一向待程二太太还算敬重的程二老爷破天荒给了她一巴掌,程二太太哪里受过这等委屈,哭着喊着闹着要回娘家,还没等她收拾东西回娘家,程太后就从宫里降了一道懿旨申斥她。

    这下她可老实了,就算她再委屈,再不服,就算明明是程老夫人自己贪嘴醉酒的,程老夫人也是程太后的亲娘,程老夫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程太后不找她找谁?

    程二太太最怕的就是这个大姑姐,她刚嫁进程家的时候,她还只是郡王府的一位侧妃,那眼神气度就已经把她震得老老实实,何况她现在是太后,别说整个承恩侯府要仰她鼻息,就连她的娘家都得靠着程太后。

    程太后一申斥,程二太太只得战战兢兢地磕头认罪,程二老爷直接把她关到了府里的佛堂,让她日日为程老夫人祈福,程老夫人一日不好,她便一日不得出佛堂。

    一辈子要强的程二太太哪里甘心,哭着喊着叫冤枉,说程锦是个扫把星,是个妖邪精怪,她刚好,程老夫人就病了,一切都是她在作祟,宋家甚至还安排了尼姑法师上门,要来驱妖邪。

    程夫人是当家主母,护犊子得紧,自然不干,带了一帮健仆直接把那些人打了出去,又不顾众人的目光,令人将程二太太关进佛堂。

    程二老爷和程三老爷嘴上虽然暂时没说什么,但看程锦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偏偏承恩侯程平向来不把这个女儿放在心上,此刻还不知在哪里云游,要不是程夫人如母狼护崽一般护着程锦,又有圆明大师之前的话作保,说不得她还真要被当妖邪打死。

    程锦却对众人的异样目光恍若未觉,每日还挺殷勤地往程老夫人的跟前凑,不仅亲自侍奉汤药,还日日给程老夫人推拿按摩。

    程夫人掌家多年,程老夫人身边的嬷嬷丫鬟因为醉酒的事儿全都被关押起来,现在换上的都是程夫人的人,对程锦的这番殷勤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是程老夫人有个三长两短,莫说是程锦,就连程夫人都要被程太后问罪,于是程家二房三房也不拦着,打的便是看她们笑话的主意。

    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程老夫人的病还真就很快好了起来,太医原本考虑到程老夫人年事已高,便是勉强过了这关,怎么也得休养个数月才能恢复元气,却没想到在程锦的殷勤服侍下,程老夫人不到七日便能吃能睡能听戏了,就连太医都啧啧称奇,直说程老夫人是有福气之人。

    原本待程锦淡淡的程老夫人经此一事,竟也对她另眼相看起来,不仅让程锦坐在她身边,还揽着她的肩头对众人笑道,“哪里是我有福气,我看是锦姐儿把福气带给我了,若不是锦姐儿这些日子服侍得周到,我哪有这么快好?”

    程二老爷和程三老爷连连点头称是,哪里还记得程二太太之前说程锦是个妖邪扫把星的事儿,程老夫人说程锦有福气,那便是有福气了,这话都带给宫里的太后了,他们还能反驳不成?

    “是祖母平日里待人慈悲宽仁,听说祖母病了,咱们府里的奴才们都自发戒了荤腥,给您祈福呢,想必是这份诚心感动上天,护佑祖母的。”程锦笑道。

    程老夫人听了大为高兴,她本不是严苛之人,虽然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可心中并没有什么恶念,听说阖府上下这么多奴才为她祈福,大为高兴,“难得他们一片诚心,得重赏他们才是,原先服侍我的那几个也算是尽心,那酒也是我自个儿要喝的,怪不着她们,我们程家是积善人家,小惩即可。”

    程夫人自然连声应下,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上翘。

    府里的奴才们这段时间戒了荤腥是不假,但那可不是他们自发戒的,是程夫人担心程老夫人一病不起,就这么去了,他们得做出点儿样子以示孝敬,便和程二老爷、程三老爷商量戒了主子们的荤腥,为程老夫人祈福,既然主子们的荤腥断了,下人们自然也不能沾,不过程夫人还是很宽厚地给下人们发了些钱以示贴补,府里上下倒是没什么怨言,可这么一件事儿到了程锦口中便成了程老夫人行善积德有福报,这样的吉祥话谁不爱听?

    程老夫人大病初愈,本就心情舒畅,听程锦一说更加高兴了。

    就连程家二三两房的主子们也对她刮目相看,若说哄程老夫人开心的功夫,阖府上下怕是还没人比得过程锦,一张嘴颠颠倒倒,一两银子也不用花,便能把程老夫人哄到这个地步,别说是她,就是当初最讨程老夫人喜欢的程二太太和在老夫人身上下了最多功夫的程三太太都没这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