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长女

作品:《锦华谋

    “阿锦,慎言!”程钤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似乎是怕她胡言乱语得罪了神明,又会再次变得痴傻。

    “好姐姐,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别生气嘛,大觉寺的市集可有趣了,我定是要去好好玩玩的,到时候我们一块儿去,我同阿娘说好了,阿远也去。”

    “我便不去了。”程钤看了看自己的脚,有些遗憾道,她并不贪玩,只是遗憾不能亲自在佛前上香感谢。

    “那到时候我给你买糖人回来。”程锦不过十一岁,虽有赵华的记忆,但这一世始终在家人的娇宠下长大,仍是一副少女心性。

    “你当我是你啊,还喜欢糖人这种小玩意儿?”程钤点着她的鼻子笑了起来,“你如今好了,外头肯定少不了对你的传言,你要是出门,可别太招人注意了,但若是有人还想欺辱你,也不必一味忍让,别忘了你是程家的姑娘,身后还有我们。”

    “那大姐姐今早是不是也被人欺负了?”

    程钤一愣,“谁同你说的?”

    “哪里用人同我说?”程锦噘着嘴,“若你只是崴个脚,护国公府的那个苏敬也不用做出那副慌慌张张,不敢见人的模样,阿娘也不会不高兴了。”

    程钤意外于她的敏感,但即便程锦已经不傻了,可她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有些事情却不宜让她知晓,“你想多了,苏敬只是怕得罪我们家而已,阿娘……阿娘同我有些事儿说不到一块儿去。”

    “是为了大姐嫁人的事儿吗?”

    程钤吃了一惊,怔怔得看了她几息,才伸手掐了掐她的脸颊,“这话可不准在外头浑说,小姑娘家家的也不知羞。”

    程锦不服气地还想细问,程钤不想和她谈论这个话题,连忙同她说,“阿娘这些年着实不好过,你如今好了,就算一时帮衬不上阿娘,也不能再让她操心了。依我看,眼下最要紧的便是给你屋子里的人立规矩。”

    “这些年你屋子里的人一直是阿娘和我帮忙看着,但我们到底不是你这个做主子的,那些个嬷嬷丫鬟侍奉你虽然算不上懈怠,但也算不得尽心,在我们面前犹是如此,私下更不用说了,她们的规矩不能不立,还得尽快立起来,得教她们眼里只有你这个主子才行。”

    程锦点点头,“我昨日刚让阿娘处置了屋子里的赵嬷嬷。”

    程钤吓了一跳,赵嬷嬷是程锦的乳娘,不比寻常丫鬟,甚至可以顶得上半个主子了,若非赵嬷嬷过分了,程锦也不会对有多年情分的乳娘下手,“这些年她欺负你了?”

    程锦心中一暖,这么大的事儿,程钤下意识地就认为错在赵嬷嬷,“她欺我痴傻。”

    短短的五个字,就让程钤气得脸色都变了,“我早该看出来的,这个赵嬷嬷在我们面前一副老实模样,却在背地里磋磨你!真真可恨!”

    “大姐别气,阿娘已经把他们一家都赶出去了,再说这些年有你们看顾着,她待我也不至于有多过分。”

    “你屋子里还有哪个不规矩的?”程钤眼神凌厉,那模样俨然就是第二个程夫人。

    “大姐给我的青萍最是忠心体贴,其他几个也都还行,虽不如琥珀她们护主,但调教几日便好了。”程锦虽然年纪小,却因有赵华的驭下经验,倒也不怕调教人。

    依她看,她屋里那些个大小丫鬟,连同红绡在内,本质都不坏,只是之前上梁不正下梁歪,她们受赵嬷嬷影响,自然也不似程钤的那几个丫鬟那么懂规矩。

    “你若是怕镇不住她们,我让我屋子里的嬷嬷或者是让阿娘身边的胡嬷嬷去给你撑腰壮胆。”程钤还是担心她年纪小怯场。

    “既然是立威,还是得靠我自己,若让宋嬷嬷和胡嬷嬷陪着,反倒让她们拎不清谁是自己的主子了。”程锦微微一笑,纵然如今的她不是庄敬皇后,对付几个偷奸耍滑的下人,却也不算多大的难事。

    “既然你心中有了成算,那便放手去做吧。”程钤不再坚持,“不过你如今好了,可不能再躲懒了,自明日起就先去祖母那里请安,之后再去学堂读书,丫鬟婆子们的规矩要立,你自己的规矩也要立起来……”

    程锦一听就苦了脸,“祖母也不耐烦早起请安的。”

    “不耐烦是她的事儿,咱们做晚辈的还是得把规矩做好,旁人也无处挑理,你再她院门口问个安,让丫鬟婆子们带到便是了。”程钤心里也未必看得上程老夫人,但作为嫡长女,她为人严谨,规矩挑不出半分错处。

    “你如今去学堂读书,自是极好,须得加倍用功努力,琴棋书画和女红也得学起来了,阿娘那里我也同她说一声,得了空我们带着你学着管家理事,还有之前给你请了个女教头教习武艺,依我看还是要继续练下去,否则浪费了你一身好力气……”

    程夫人待子女宽纵,程钤却无论是待自己,还是待弟妹都十分严格,恨不得将他们一日十二个时辰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比学堂、书院里的先生还严格,故而程明志与程明远对她都是又爱又怕。

    过去程锦痴傻,程钤尚不厌其烦地教她礼仪、识字,给她请武师习武,如今她好了,程钤自然不会继续放纵她,已经开始安排她每日的功课了。

    “大姐,这功课也安排得太满了……”程锦苦着脸,她还想着每日下学之后,同程明远他们溜去平康坊玩儿呢,记得大梁京城最热闹的便是那里,各色店铺酒楼鳞次栉比,吃的喝的玩的无所不有,她去过的次数不多,单是回忆就让她目眩神迷,她还想去如意书坊买些话本子,味好斋买些点心果子……

    “你可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如今正值青春年少,若荒废学业,耽于玩乐,临老便是再懊悔,也挽不回青春岁月……”程钤还在一板一眼地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