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恼怒

作品:《锦华谋

    “阿娘,不是孩儿夸口,昨日孩儿向阿期借了几本开蒙书本,已经把里头的字认全了。”见程夫人望着她直笑,她又忙道,“阿娘,您要不信,尽管考我。”

    程夫人自是不信,程锦随手拿起书桌上的一本前人笔记,朗朗读了起来。

    屋子里除了程夫人,还有胡嬷嬷,两人俱是吓了一跳。

    “阿锦,你如何识得的?”程夫人颤着声音问道。

    “许多字都是大姐过去教过我的呀。”程锦合上书笑道,“当时记不住,但一直记在心里,如今回过神来了,自然也就识得了,昨日我借了阿期的书后,就让青萍和红绡轮流读给我听,把那些字同书本一一比照,便也记下来了,只要不是太生僻的字,我大概都识得了。”

    “我儿竟聪慧如斯!”程夫人晃了晃身子,险些站不稳了。

    “阿娘?”程锦疑惑地看着她,自己开了窍当是好事才对,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愤怒。

    “我无事,”程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既如此,明日你就去学堂读书吧,阿娘待会儿将笔墨送过来,明日一早你到颐心堂来,阿娘亲自送你去学堂。”

    程锦毕竟傻了这么多年,程夫人担心她在学堂里被先生小瞧,决定亲自送她过去,如果不是老夫人那儿打发婆子过来,程夫人怕是能一直拉着程锦细细嘱咐到夜里。

    “夫人待姑娘真是再好也没有的了。”青萍送了一盅羊乳羹进来,“这是夫人特地交待厨房给姑娘准备的,奴婢怕姑娘受不住膻味,让厨房加了些姜糖煮,姑娘尝尝可还喝得惯。”

    程锦和程夫人说了这么久的话,正觉得饿,端过羊乳羹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这羊乳香醇,大可不必再加糖,今后就直接端上来吧。”

    青萍点头应下,又笑道,“难得姑娘能受得住这膻味,大姑娘那时候连这味道都闻不得。”

    程二太太生得不算顶美,但皮肤极好,白嫩得如初生羊羔,据说是常年喝羊乳的缘故,程夫人心疼女儿,也每日都给女儿喝羊乳。

    之前大夫说程锦得了痴病,不宜大补,所以一向很少送羊乳过来,但程钤那儿的羊乳,却是每日必用的,就算程钤受不住那味道,一闻就吐,她也强逼着她喝进去,如今程锦大好了,程夫人也立刻着人把羊乳送过来了。

    “牛羊乳都是好东西,大姐要是喝不惯羊乳,倒是可以喝牛乳试试,那些塞外牧民就是常常喝牛羊乳,才生得身强体壮的,挡得住那些北蛮人。”

    “说起北蛮,听说这几日来了个北蛮商队,带了不少北蛮的奇珍异宝,几日后要在大觉寺的集市上卖与众人呢。”红绡见程锦对她的态度有了好转,也大着胆子同众人说笑起来。

    “北蛮不过是蛮荒之地,哪有什么奇珍异宝?”

    “谁说没有?听说有生在极寒之地的雪莲,深埋地心的寒冰玉,还有雪狼皮,白狐皮,都是极罕见的好东西呢。”

    程锦这一屋子的大小丫鬟年纪都不大,就连最稳重的青萍红绡也正是青春烂漫的年纪,说起这些事儿,个个都兴奋得眉飞色舞,一屋子欢声笑语不断。

    颐心堂里程夫人就没这么痛快了。

    “锦姐儿大好了是好事,夫人怎么还哭呢?”程夫人身边的胡嬷嬷是她在娘家时的大丫鬟,比她长了好几岁,可以算是一路陪着她长大的,后来陪嫁过来,嫁了个长随,却没想到丈夫早死,未留下一儿半女,从此便绝了心思,一心一意做程夫人屋里的嬷嬷。

    她是看着程锦他们几个孩子长大,待程夫人忠心耿耿,将她这些年的苦楚都看在了心里,程夫人当年也是汝阳县城里有名的才女,如今却活在后宅日日磋磨,她也是又心酸又是心疼。

    孩子痴傻无论是生在什么人家都是极悲哀的,程夫人不仅是母亲,还是当家主母,这些年更是难上加难。

    尤其是这些年,承恩侯府因为程太后的关系水涨船高,原本对程夫人还有几分尊重的承恩侯,越来越看不上她,在妾室的撺掇下,行事越发荒唐,一屋子的主子又都是不大讲规矩的,他们闹出的荒唐事,程夫人还得替他们遮掩,里里外外都要操心,这家当得比谁都累。

    如今程锦好了,程夫人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我就是为了阿锦……”程夫人的眼眶又红了,“阿胡,你也看见了,阿锦本是如此聪慧的姑娘,便是阿钤都有所不如,可她为何好端端的走了魂魄?我就不信这其中没人搞鬼!定是柳氏那贱婢害我阿锦!她当初分明就是有意气我,若是我没有早产,阿锦也不会走了魂魄,定是她从中作梗!”

    程夫人恨得双目赤红,恨不得生生撕了柳姨娘,当初她怀程锦的时候,承恩侯在未得她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纳了个瘦马为妾,那瘦马又甚是奸猾,故意在程平面前装可怜,背后却处处刺她,气得她动了胎气早产,生下了差点救不活的程锦。

    后来程锦虽然救活了,却是个痴傻的,这么多年程夫人一直自责不已,觉得程锦的痴病都是她造成的,膝下虽然有二子二女,但在程锦身上花的精力却更多一些。

    “如果我的阿锦没有走了魂魄,以她的才貌早就名扬京城,哪里会像如今这般明里暗里遭人嗤笑!”程锦现在越是聪慧姝丽,程夫人就越痛悔难过,“都怪我当初想不开,为了一个贱婢动了胎气,着了他们的道!平白害我阿锦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遭了这么多年的罪!”

    “事情总归是过去了,幸亏菩萨保佑,锦姐儿的魂魄回来了,如今她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胡嬷嬷只能劝解道,“夫人,还是要想开一些,侯爷那边爱闹,自由他闹去,柳姨娘再狐媚,也越不过您去,再说府里的中馈还在您手里,还怕他们翻天了不成?您如今身子不好,太医也说了,最忌讳动怒发火,为了哥儿姐儿他们,您可要多保重身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