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宁

作品:《锦华谋

    “红绡!”青萍匆匆从内室里转出来,低声道,“大中午的,你在这儿冲她们发什么火?姑娘还在歇晌呢,若是吵醒了姑娘,小心你的皮!”

    “我就是怕她们吵着姑娘,才说她们的。”红绡一脸委屈,说出的话也是酸溜溜的,“我虽比不得青萍姐姐你得姑娘青眼,但也不至于连说她们几个小蹄子都不成吧。”

    “别一口一个小蹄子的,你要想得姑娘青眼,就别学赵嬷嬷说话,”青萍疑惑地看着她,“你今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地寻她们撒什么气。”

    红绡的眼圈红了,“赵嬷嬷被打了十个板子,一大家子人都被撵出去了。”

    那十个板子落在赵嬷嬷的身上,也打在她的心上,一板一板货真价实,显然程夫人是动了真怒要惩治这个欺主的奴才,红绡实在是怕得不行,赵嬷嬷当初是程锦身边最得用的嬷嬷,屋里屋外全要看她脸色行事,便是程夫人都给她几分颜面,如今还不是说打就打,说撵就撵,她竟起了几分物伤其类的悲凉。

    “那也是她活该,她当初是怎么对待姑娘的,别人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吗?欺主的奴婢自然要被撵出府的。”青萍理所当然地说。

    “姑娘如今是真的明白过来了,谁对她好,谁对她不敬,她门儿清着呢。”红绡惨笑道,她之前虽不曾和赵嬷嬷一样对程锦呼来喝去,伺候的时候却也没多用心,赵嬷嬷每回为难程锦时,都是青萍出来维护程锦,她向来是圆滑地避而远之,这一切相比她都看在眼里,所以如今才会对青萍另眼相看,“怕是要不了几天,我也会落得赵嬷嬷那个下场。”

    “平素见你也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你和赵嬷嬷怎么能比?只要你如今尽心伺候姑娘,她定不会为难你的。”青萍也有些急了。

    两人在一块儿多年,虽然平日行事作风不同,也有过龃龉,但到底是一块儿长大的,多少也有些情分在。

    一听青萍这么说,红绡就落下泪来,“我也想尽心伺候姑娘,可姑娘好了之后,行事同过去多有不同,自个儿有主意得很,我都不知该怎么伺候她才能讨她欢心了。”

    “你快别这么想了,姑娘那时候还病着,什么都不明白,哪里叫事事都听咱们的,分明是事事都任人摆布,如今她大好了,自然有自己的主意,咱们做奴婢的,就该事事听凭主子吩咐,难不成你也同赵嬷嬷一样,不愿意姑娘好起来?”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姑娘好起来这是天大的喜事,我感谢菩萨都来不及呢,哪里会不愿意!”红绡急道,程锦好了,就意味着她将来有了前程,她也不必永远跟着这个只能锁在后院的傻子过日子了。

    “那不就结了,姑娘都已经好起来了,你今后便只要事事听姑娘吩咐就行了,你在那儿委屈什么劲儿呢?莫非是给赵嬷嬷打抱不平?赵嬷嬷为何会被姑娘绑走,原就是因为此人奴大欺主,姑娘过去病着,不同她计较,其实心里都明白着呢,你可不能再犯傻了。”

    红绡愣愣的,青萍不是她一直以为的傻乎乎的实心眼,反倒是她,自以为是,实际上不过是耍些上不得台面的小聪明罢了。

    “行了,姑娘还在睡,我回去看着,你去打盆水,好生梳洗一下,待会儿好好回来禀事。”话已至此,青萍觉得红绡是个聪明人,话说到这个份上,想必不会再做什么傻事了。

    程锦这一觉睡得十分舒坦,一直睡到晚饭时分,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愣怔。

    她的魂魄五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承受扒皮拆骨之痛,忍受着无穷无尽的折磨,无一时能得到安宁,全靠她凭借远超常人的意志始终保持着意识的清明,如今陡然轻松起来,反倒有些不适应了,梦中恍惚有梦到了一些前世的旧事,一觉醒来还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想起那五十年的遭遇,她不由得蹙起眉头,虽然她于术数一道研究浅薄,但她的父亲赵齐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人,不仅是大儒,更于阴阳术数上造诣深厚,作为他的独女和首徒,哪怕不曾精修钻研,于此道也大概略知一二。

    当初困住她的阵法极其阴狠毒辣,与其说是为了助大梁国运,不如说是专为折磨她的魂魄而设,萧晟利欲熏心,根本不曾想过是否真会有助国运的阵法,更不曾考虑过囚人魂魄的阴毒阵法原就是歪门邪道,哪里有可能助国运。

    因果一饮一啄,乃是天定,在思华殿设下阵法,囚的是她的魂魄,损的是萧氏子孙的福德,也难怪萧晟的后人子息不旺,怕是不要百年,萧氏一脉就要断绝了。

    设计此事之人也不知同她,同萧氏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程锦闭着眼琢磨着当年的情形,本想着左右无事,也懒得起身,却不料腹中饥饿发出几声低鸣。

    她正哭笑不得,如今的自己还真是饿不得,就连想赖个床都不成。

    青萍听见动静,在帐外低声道,“姑娘,可要起来用晚膳了?”

    “起吧。”她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青萍和红绡低眉敛目地进来给她穿衣绾发,梳妆打扮。

    “不用这么麻烦了,用完晚膳,又要梳洗睡觉了。”她打了个呵欠,觉得如今这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倒也不坏,这般万事不操心,迟早要被养成一只小猪。

    “姑娘,奴婢有事要禀报。”红绡见她心情似乎还算好,大着胆子跪伏在地。

    程锦看了她一眼,晾了她几息才道,“起来吧,我饿了,先用膳。”

    红绡愣了一下,没敢多说什么,连忙起身带着几个小丫鬟把从大厨房取回来的菜摆满了一桌子,红烧蹄筋,葱爆海参,酱卤牛肉,白切鸡,蒜香排骨,蹄膀花生汤……

    一室肉香让人食指大动,程锦也是真的饿了,不用丫鬟们伺候布菜,一言不发地埋头苦吃,红绡侍立在侧又心神不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