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骂

作品:《锦华谋

    程芝是个实诚人,知道程锦是有意抬举她,她是不得宠的姨娘所出,说是主子,在府里连个体面的下人都不如,程夫人要料理一府中馈,无暇多关照她们,若不是这些年有大姐程钤照拂着,她们的日子怕是要更难过,所以程芝一向能认清自己的地位,对程锦的抬举她自然是心领的,却也没有脸大到觉得自己有资格教程锦读书。

    “阿锦,我的学问不好,在学堂里常被先生责罚,让我来教你,怕是会误了你,还是让大姐教你吧。”程芝红着脸,无比羞愧道,程夫人抬举她,让她进了族学读书,可她在读书上并无天分,一直都学得浑浑噩噩的。

    她在府里是最不起眼的存在,相貌算不得出众,性情内向懦弱,在才学上更是平平,哪怕她再用功学习,也比别人学得慢一些,为这事儿胡姨娘没少责罚她,这几年瞅她大了,对她的学业倒也没那么上心了,只是每天抓着她苦练针线女红,为着今后嫁人做准备,她便更没有时间读书了,连原本仅有的勤奋这个优点都没了,她的书读得一塌糊涂,族学里的先生对她更加不待见了。

    而程锦的亲姐姐程钤则是最得先生们看重的得意门生,有程钤在,哪里轮得上她来教程锦。

    话音刚落,程芝的肚子竟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她没用饭就直接到了程锦这儿,腹内空空,饶是她能忍住饿骗程锦自己吃过了,也控制不住肚子里的叫声。

    程锦只觉得意外,程芝却一脸羞愤,脸红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四姐,我也有些饿了,我们让厨房送碗银丝面来吧?”程锦脸色都未曾变一下,更不曾多问什么。

    “不用,我不用……”程芝不知该怎么说,只是不住地摇头。

    “就当陪我吃吧,我虽食量大,但一个人用饭也是无趣,你陪我随便吃几口也好。”

    程锦朝青萍使了个眼色,青萍立刻走了出去打发小丫头去厨房端面。

    若是府里其他人要吃,少不得等上一会儿,程锦要的东西却是没多久就断了上来。

    这银丝面汤清淡爽口,面条细滑筋道,上头撒上被切得细细的葱花,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程锦本就是个能吃的,哪怕刚吃完饭,用完点心,看到这样的清爽朴实的一碗面又有了胃口,也不多和程芝谦让,自埋头大吃。

    程芝犹豫了一下,见程锦似乎真没有看她,自己又的确饿得慌,便也低头吃了起来。

    虽是春日,可天气还冷得很,一碗热乎乎的面条下肚,程芝只觉得从头暖到脚,整个人又像活过来了似的。

    程锦吃东西极快,程芝还没吃饭,她就捧着一杯山楂茶坐在那儿了,见程芝又不自在起来,她连忙道,“四姐,你继续吃吧,我吃得快,正好再吃一会儿点心。”

    程芝自不敢让她等,三两下把面汤喝尽,也捧了杯茶和程锦相对而坐。

    “大姐一向忙得很,我也不能总缠着她,四姐,我们是一房的姐妹,除了大姐,我最亲近的便是你了。今后每日你来我这儿,咱们一块儿读书一块儿玩好不好?”程锦的眼睛亮得如黑水晶一般,干净清澈,不带一丝心机,让程芝呆了好几息才回过神来。

    她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程锦的话,能日日跟在程夫人嫡出的姑娘身后读书玩耍,这是胡姨娘一直以来的希望,但程钤早早就帮着程夫人当家理事了,毕竟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虽然有意照拂她,却不会如对程锦那般上心,更没有功夫陪她读书玩耍了,若程锦能带着她,哪怕是允许她跟在她的身后,她在姨娘面前也好交代了。

    程芝面带感激,“好,多谢阿锦。”

    “你我姐妹之间,何须如此生分?你能来陪我,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哪里当得你这一声谢?”程锦笑了起来,程家是后起勋贵,虽不如那些老牌世家那么多规矩,但也没那么多勾心斗角的龌龊事儿,嫡庶兄弟姐妹之间尚算和睦。

    程芝虽然感激,但她内向寡言,和程锦还真没有太多话可说,两人聊了些课业上的事儿,就干坐着再也无话可聊了。

    程锦吃饱喝足,坐了一会儿便困意上涌,程芝立刻善解人意地说,“阿锦,你自去睡罢,不必管我。”

    程锦捂着嘴打了个呵欠,也不和她客套,“那我先去歇一会儿,四姐,你坐一会儿再回去。”

    程芝点了点头,却暗暗松了一口气,太早回去姨娘可是又要唠叨的。

    “对了,四姐,你针线好,明日带些针线过来教教我。”程锦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还不忘扭头说道。

    程芝一愣,旋即高兴地说,“好,我晓得了!”

    在这里干坐着难堪又无聊,如果可以坐针线,姨娘那里便更好交代了。

    程锦自去内室歇晌了,屋子里安安静静的,程芝早已经习惯了,过去她也是这样不顾一屋子嬷嬷丫鬟的眼光,一个人在屋子里坐满一个时辰,才敢回自己的院子去,如今有了程锦的吩咐,她自觉底气足了一些,不似平常那么难堪了。

    红绡自外头回来,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同程芝行了礼后,便欲言又止地看着内室,一副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

    程芝觉得奇怪,红绡是程锦身边得力的大丫鬟,照理不该是这副模样,便轻声道,“阿锦正在歇晌,你有什么事还是待会儿再说吧,莫吵着她了。”

    红绡应了一声,朝她客气的笑了笑,那笑容有说不出的勉强。

    程芝知道红绡一向看不上她,便闭口不言,继续低头喝茶,喝够了一个时辰,才回自己的院子里去。

    程锦在歇晌,小丫鬟们闲来无事,就在廊下蹦蹦跳跳追蝴蝶逗鸟的,若是平时红绡向来是不大管的,今天心里存了事儿,被她们一闹,火气就蹭蹭往上蹿,叉着腰在廊下骂开了,“你们这些小贱蹄子,大中午的吵什么吵?吵醒了主子,你们担得起吗?到时候一个个发卖出去,看有什么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