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庶女

作品:《锦华谋

    赵嬷嬷的声音渐渐远了,一屋子的大小丫鬟都噤若寒蝉,程锦却若无其事地接连吃了好几个点心果子,见厨房里的婆子正巧送饭过来,便吩咐道,“让人摆饭吧,我饿了。”

    程锦天生神力,饭量也大,青萍早已习惯了,利落地撤了点心,将刚大厨房送来的饭菜摆了满满一桌。

    府里是程夫人当家,自然不会亏待自己的儿女,程锦他们几个的饭菜都是府里最好的,便是同老夫人相比,也不差到哪里去,尤其是程锦这儿,虽算不得多精细,但鱼肉管够,口味也十分合她心意。

    她是真的容易饿,吃得极快,如往常一样,一桌子的菜很快就进了她的肚子,只是吃相上不再像当初那个傻子,速度虽快,但多了一丝矜贵。

    青萍递上粗茶,服侍她漱了口,又送上了一盏消食的清茶。

    她抚了抚自己的小腹,明明吃了一桌子饭菜,竟然还平坦如初,也不知道自己方才吃进去的东西去了哪儿,难道都长在这一身力气上么。

    慢慢喝完一盏茶,她只觉困意上涌,正准备歇晌,没等来红绡,倒是等来了她的四姐程芝。

    程芝的生母胡姨娘是程夫人的陪嫁丫鬟,后来抬了通房,怀了程芝后,又被抬为姨娘,不过因为胡姨娘相貌平常,又只生了个女儿,程平待她始终只是平平,有了柳姨娘后,更是不曾踏入她的院子半步。

    胡姨娘自觉在程平那里下功夫无望,便一门心思和程芝巴着程夫人过日子,处处小意奉承着程夫人,别说是程钤他们几个了,就连程锦傻的时候都不曾怠慢。

    程芝一早便去了族学读书,听闻程锦突然好了,连饭都来不及吃,就被胡姨娘打发过来看程锦。

    “四姐可曾用过饭了?”程锦倒是不意外,平时程芝也是常来她这里坐的,虽然两人没什么话说,但相对着发呆也是能够呆上半天的。

    程芝虽长她两岁,却是一脸带着局促的讨好,小心翼翼地朝她笑了笑,明明对她好奇得很,却努力抑制住,不敢流露分毫,“已经用过了。”

    “那便吃些点心果子吧,”程锦将放在一旁的果子盒推到她面前,顺手又拿了一块花生糖放进嘴里。

    “刚用过午饭就吃这些点心怕不克化。”程芝下意识地拒绝,看着程锦嘴里塞着糖,手又去拿了一块,这才反应过来,“阿锦,我不是说你……”

    看着程芝那几乎要咬掉自己舌头的懊恼模样,程锦笑了起来,“我知道的,我力气大,吃得多,是我考虑不周了,青萍,给四姐上一盏消食的菊花普洱。”

    “不必麻烦青萍姐姐了,”程芝连忙摆手,她自卑惯了,别说是对程夫人和程锦他们了,便是对伺候他们的心腹奴婢都十分恭敬,来程锦这里最多喝喝茶,吃她一块点心都觉得不安。

    青萍手脚利落地奉上茶,又端了一小碟点心上来。

    “四姐,这些山楂糕都是消食的,你尝尝。”

    程芝朝她局促地笑了笑,她学了一早上,早已腹中空空,哪里敢吃山楂糕,便是菊花普洱茶也只是接过润润唇。

    偏偏现在的程锦热情周到,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还是原先那个痴痴傻傻的程锦更好相处,至少她只需要在她这里呆坐上一个时辰,哪怕一句话不说,便可回去同姨娘交差了。

    程芝放下茶盏,一脸尴尬地拿出一个荷包并一双鞋袜,照本宣科似地说道,“你如今大好了,这是天大的喜事,我也没什么可送你的,就这个亲手做的荷包,你千万别嫌弃,这鞋袜是我姨娘做的,她托我交给你,让你试试可还合适。”

    “四姐和胡姨娘的针线向来都极好,不必试便知道定是合适的,每个月都烦胡姨娘给我们做鞋袜,真是过意不去。”程锦笑眯眯地道谢,“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不过就是些茶叶零嘴,你带一些回去给胡姨娘尝尝。”

    青萍得了她的授意,利落地收拾好食盒,包了半斤茶叶交给程芝的贴身丫鬟。

    “使不得,使不得……”程芝受宠若惊地连连推拒,她本就是被她姨娘逼过来的,能在院子里坐上一两个时辰也算是交差了,若是她从程锦这里带东西回去,岂不是成了打秋风的,平时她姨娘要是知道她吃了程锦这儿的点心都得说上一通,真要带东西回去,说不得又要挨上一顿揍了。

    程锦看着她那着急的样子,有意逗她道,“大姐过去也常让你带些零嘴针线回去,也不见你推拒,怎么到了我这儿就客气起来,可是同我见外了?”

    “不,不,不……”程芝嘴笨,也不知该怎么和她说,急得直摆手。

    “四姐,你莫慌,胡姨娘不会怪你的。”看着程芝那发白的小脸,程锦大概明白她的处境,胡姨娘不得宠,只能卯足了劲巴结讨好程夫人,而程芝便是她讨好他们几个嫡出子女的工具,程芝又是这样懦弱寡言的性子,怕是没少受她那亲娘的磋磨。

    明明是亲生母女,胡姨娘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程芝,可伤害程芝最深的也是她。

    “青萍,你待会儿把东西直接送到四姐的院子里去,替我向胡姨娘问个好,道个谢,就说这些是我给她的谢礼,这些年多谢她和四姐关照我了。”

    青萍是程锦的贴身大丫鬟,由她亲自把东西送过去,便可见程锦待程芝亲厚,程锦领了她们母女的情,自然会在程夫人面前为她们美言几句,胡姨娘指派程芝过来的目的达到了,想必回头也不会多为难于她。

    程芝也想到了这一节,脸色微微放缓,感激地看了程锦一眼,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

    “我如今既然好了,便想着同大家一块儿去族学里读书,我的底子浅薄,四姐可愿意每日来教教我?”看着单薄瘦弱的程芝,程锦想到前世的小师弟,也总是这样怯生生的,不由得心生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