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相似

作品:《锦华谋

    红绡心眼多,自然是不相信的,只觉得程锦是在说大话,不过程锦是主子,她自不会给她没脸,便笑着应下了,还不着痕迹地奉承了几句才去还书,青萍则收拾了东西陪着程锦一路慢悠悠地往回走。

    程锦一路上走走停停,仿佛怎么也看不够眼前的春景一般,连飞过来的小鸟,刚刚绽芽的柳梢都能让她感兴趣地看上好一阵。

    “落尽繁花春事了,长亭迷远道,犹记文郎初见,不堪记归期……”

    不远处传来缥缈的乐声夹杂着少女的娇笑声,她停下来仔细听了听,“这是咱们府里的那几个女伶在排新戏?”

    “是现下最时兴的《盼春归》,唱的是太祖皇帝年间的文丞相的风流情事,最是哀怨动人,咱们府里这几个女伶唱的很是不错。”

    初春时节,听到这样哀婉动人的曲子,饶是青萍这几日听了许多回,也不由自主地动了伤心。

    “啊?”程锦愣了一下,下意识道,“文丞相?可是文定年?”

    “正是。”青萍点点头。

    老夫人爱听戏,府里豢养的这个戏班子,日日给她唱戏听,但是程锦痴傻,哪里坐得住听戏,老夫人也不喜她捣乱,她便很少到老夫人跟前听戏,自是不知道这出刚出来不久的《盼春归》。

    但文相助太祖皇帝平天下,安万民,以文官之身出任武将,在北地以身殉国,是千古流芳的一代名臣,他的大名老幼妇孺无一不知,就算程锦是个傻子也听过。

    程锦面色古怪,“他有何风流情事?我听说文相终身未娶,也不曾有自己的子息,如何会同女子有瓜葛?”

    “文相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美名流传至今,他终身未娶,未必就和女子没有过情事。”青萍一本正经地说,平素惟主子命是从的实心眼丫鬟,第一次为了自己的偶像顶撞程锦,文相那般俊逸风流的人物,如何能够孤苦终老?

    程锦感兴趣地点点头,“那你倒是同我说说,这文相都和哪些女子有过纠葛?”

    程锦的态度温和,青萍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出言无状,竟然顶撞了自家姑娘,连忙就要跪下请罪,却被程锦一把拉住。

    “你慌什么?我之前稀里糊涂的,自然不知道文相的情事,你既同我说了,便细细说来。”

    青萍咬着唇,确认程锦的脸上只有好奇,没有愠怒,这才细声道,“奴婢也只看过两三个话本子,听过几出戏,说的都不尽相同,指腹为婚,却早早夭亡的未婚妻,青梅竹马的邻家姑娘,从小服侍文相的小丫鬟,还有被他搭救的小寡妇,还有《盼春归》里的青楼名花……哦,听说现在外头最时兴的话本子说的是他同北蛮公主的事儿。”

    青萍话还没说完,程锦在一旁已经捧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小寡妇和北蛮公主都有?这文定年该有多不挑嘴啊?”

    “姑娘!”文相可是万千少女的深闺梦中人,哪里容得程锦这般排揎,忠心小丫鬟这便恼了。

    “文相都作古五十年了,你们又没见过他,怎知他就如话本子里写的那样俊?说不定他和朝中那些老大人一般,蓄着一把胡子,成日板着脸呢。”程锦觉得很好奇,为什么这些女子会如此迷恋一个几十年前的古人,文定年的骨头恐怕都化成灰了,哪里还有什么皮相,她们这般心心念念的,究竟有何意义。

    “因为状元郎啊,”一向沉稳的青萍,面皮难得染上了绯红,“人家都说文家的这位状元郎是文相第二,不仅学问一样好,长得也很相似,都俊得很呢!”

    程锦隐约想起来,去年文家的这位这位状元郎游街的时候,他们一家还去茶楼看过他,只不过她当时在忙着吃花生,没有多留心他的长相,“为何两人会相似?莫非这位文状元是文相的子孙么?不是说文相不曾有子息么?”

    “文相故去后,他的弟弟将自己的幼子过到了文相名下,算是为他传承香火,状元郎便是那个孩子之孙,算起来是文相的曾孙了,见过他们俩的老人都说,文状元生得酷似文相。”

    程锦微微摇头,并不如何相信,“隔了房的曾孙,能像到哪里去,我看是你们觉得状元郎长得俊,便把他的容貌安到文相身上去了吧?”

    前朝尚未覆亡之时,文定年就被称为“大燕第一公子”,如明月清风俊逸清朗,如珠如玉温润夺目,便是赵华这个见多了美男子的师姐,也不得不说文定年的确是她生平所见生得最好的男子。

    这等人物千百年能出一个便是难得了,文家那位后辈怕是借先人的光给自己添彩了,程锦毕竟不是普通的怀春少女,非但没对文家那位公子起什么好奇心,反倒先添了几分不屑。

    “奴婢也不知道,不过看着那些话本子的时候,心里想的的确是文公子。”一向稳重的青萍在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脸红得都快滴血了。

    程锦觉得好笑,却不知京城少女们提起那位状元郎大抵也都是这种痴痴的模样。

    “你去书坊把这些话本子都买回来,也读给我听听,书坊里卖的好的话本子,都捎一本回来。”程锦兴致勃勃地说。

    书坊里卖的最好的便是话本子,莫说是她们这些小姑娘爱看,便是老夫人也喜欢的,听说宫里的两位公主也常偷偷让人到书坊寻这些话本子呢。

    “我的好姑娘哎,你怎么才回来?”程锦还没踏进院门,赵嬷嬷就咋咋呼呼地迎了上来,“老奴还担心你在府里迷了路,正准备寻你去!青萍!你是怎么当差的!不是早同你说过了,给老夫人请了安后便领着姑娘回来么?怎么耽搁这么久?”

    “嬷嬷急着让我回来,可是有什么急事么?”程锦抬了抬眼皮,声音有些冷。

    “老奴这不是担心姑娘迷路吗?”赵嬷嬷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个傻子在她面前摆出这副做派,虽已经极力收敛,却还是难免流露出几分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