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思

作品:《锦华谋

    “是,”红绡抿了抿嘴,试图从程锦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便大着胆子往下说,“奴婢就是觉得咱们也不差那几个钱,何必……”

    程锦毕竟是侯府的嫡小姐,哪里出不起那几个买书钱,偏要找程明期这个庶子借书,这般小家子气,就算她现在不傻了,到了学堂里,怕是也要被人笑话的。

    “能省则省,省下买书钱,等十五的时候去大觉寺的集市上买酥饼吃,不好么?”程锦似乎没听出红绡话中的不以为然,依旧笑意温和。

    难道堂堂侯府小姐还差买酥饼的钱?红绡不以为然,只觉得现在的程锦比从前傻的时候更难伺候,她摸不清程锦如今的性情,多嘴试探几句,却一拳砸到软棉花上。

    青萍自程明期那儿取了书,一刻都不敢耽搁,立刻将书呈到了还在花园里赏花的程锦面前——

    《千字文》《千家诗》《百家姓》,还有一本族学里的先生们自编的《程氏选文》。

    “瞧着有些眼熟,大姐好像都给我读过。”程锦随意地翻着四本用了有些时日,却被悉心保管得完好无损的书册,见字如见人,光看程明期这一手严谨认真的字迹,就知道他的性情。

    “大姑娘只要得了空,就会给您读这些书,您还记得她给您做的字卡?”青萍笑道。

    程锦点点头,“那时候我总记不住,幸亏大姐脾气好。”

    程钤如今在护国公府的庄子上没有回来,她还真有些想她了。

    红绡抿了抿嘴,大姑娘哪里脾气好,只不过是对程锦特别有耐心罢了。

    “红绡,你把这本书读给我听。”程锦顺手将手里的《千字文》递给红绡。

    红绡愣了一下,看了青萍一眼,见她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不得已咬牙读了起来。

    红绡和青萍一样,都是程锦身边的大丫鬟,青萍原是程钤的贴身丫鬟,红绡也是经过程夫人和程钤有意调教的,既识文断字又能识数料理家事。

    侯府底蕴不深,似她们这样的大丫鬟在其他勋贵府里常见,在承恩侯府里却是屈指可数,若是伺候府里的其他姑娘,定能陪着嫁去好人家,做高人一等的管事娘子,甚至有可能得了主子的宠爱,做了姨娘一步登天。

    红绡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被指给程锦这样的傻子,程锦明摆着是要终老在程家的,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如今是程夫人当家,自然会多看顾一些,今后公子们娶了媳妇,掌了家,程锦就是个无人问津的老姑婆,那日子可别提有多难过了。

    红绡不比青萍那个实心眼的傻子,她年纪虽然不大,想得却深远,一门心思想为自己谋个好前程,这些年对程锦的伺候虽挑不出错,却也算不得上心,一直在默默寻找机会。

    若不是之前程锦房里的大丫鬟动了类似的心思,却被程夫人整治得太惨,她早就攀高枝去了。

    想起那个大丫鬟,红绡打了个寒颤,那位姐姐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毕竟没什么人心甘情愿伺候一个傻子,便三番四次在程二太太面前卖好,后来程二太太出面向程夫人讨要她,程夫人表面上是答应,当晚就说她盗窃主家财物,打了十个板子后,命人抬出去发卖了,后来听说还是被卖到了那种腌臜的地方。

    这样的手段简直可以称得上狠毒了,程夫人平日里待府里的下人们虽说并不宽和,却也不曾如此恶毒,只是在对和程锦相关的事情上,特别不留情面。

    程二太太和程夫人一向不和,可这不过是一个下人,挤兑了程夫人几天后,也就把这事儿抛到脑后去了,而伺候程锦的下人们,慑于程夫人的雷霆手段,在面上是再也不敢生二心了。

    红绡这些年一直在找时机,但不曾明明白白地显露自己的心思,却没想到程锦的痴病竟突然好了……

    “你想什么呢?瞧你平素也能识文断字,今日怎么念得不顺口?”程锦懒洋洋地看了一眼红绡,虽然带着笑,却无端给人带来压迫感,“青萍,你来念。”

    红绡悔得险些把舌头给咬断了,如今的程锦可不是容易糊弄的傻子,她怎么在她面前走了神,磕磕绊绊地出了好几回错。

    她红着脸,平日自诩聪明伶俐,看不上死心眼的青萍,却在程锦大好之后,接连出了几处错,程锦虽没表现得太过明显,但她能够感觉到她的不满,再这么下去,她不仅要被青萍压过一头,说不定还会被程锦逐出去。

    青萍一字一句地读得极为认真,听得程锦眯起眼,随着她的节奏连连点头,红绡此时方显出自己的机灵,让小丫鬟回院子里将之前温着的热茶送来,亲自捧了送给程锦和青萍。

    青萍将将把书读完,正觉得口干舌燥,她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接到红绡递过来的茶,下意识地看了程锦一眼。

    “喝点茶润润嗓子。”程锦笑了笑,“红绡,你接着念这本。”

    红绡大喜,不敢再去思量程锦为什么要在这里让她们轮流读书,捧着书本埋头苦读。

    青萍和红绡都是十二三岁的少女,正是豆蔻年华,声音清脆动听,如潺潺流水,又如莺啼婉转,听得程锦身心舒坦,直到两人的声音都有些嘶哑,她才摆了摆手,“今日就先读到这里吧,红绡,你去把这几本书还给阿期。”

    两个大丫鬟都愣住了,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姑娘,您不多看几日吗?”

    “不必了,这几本我已经记下来了,”程锦摆摆手,“这本《程氏选文》你们这几日读给我听,读完之后便也还了吧。”

    无论是青萍,还是红绡都一脸骇然,她们家姑娘这是“过耳不忘”?

    服侍的主子一夜之间,从个傻子变成了天纵英才,任是谁都接受不了,所以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青萍想起方才程锦同程明远和程明期说过,程钤过去教她的,她能够模模糊糊地记了个大概,心里便信了七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