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震惊

作品:《锦华谋

    程三太太毕竟刚进门不久,见程老夫人对程二太太如此忤逆的话装聋作哑,也有些意外,只得强笑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几个姐儿又不去考科举,何必同哥儿日日去族学读书,倒不如在家里学些女红理事,今后也好在后宅操持家务。”

    “到底是庶女出身,就这点儿眼界。”程二太太嗤笑一声,“如今有点儿头脸的人家谁不让家中姑娘进学?女子又如何?当年庄敬皇后也是一介女流,不是照样才名流传天下,咱们家的太后娘娘当年也是和兄弟一块儿读书进学的,女子的眼光可不能只限于后宅。”

    饶是程三太太忍功了得,此刻也被程二太太羞辱得变了脸色,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程夫人就带着程锦过来了。

    程锦一进门就听到程二太太提及庄敬皇后,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众人住了话头,看着那双如天上皎月,又如清清潭水的双眼,一时全都怔住了。

    这小姑娘是谁?

    程老夫人不是那种重规矩的人,早就免了媳妇、孙女的晨昏定省,除了程三太太每日带着程菱在她面前晃,其他的媳妇孙女都不常来,更别提是痴傻的程锦了。

    虽是住在一个府里的祖孙,程锦同她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打过照面了,她甚至都记不清程锦长得什么样儿了。

    程锦今日被程夫人刻意打扮过,即不过分素净,又不过分张扬,衣着首饰看上去是最妥当中庸不过了,但被她那容貌一衬,竟让人眼前一亮,别看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却生了一副多一分则俗艳,少一分则寡淡的好相貌。

    “这,这是锦姐儿?”程二太太第一个惊呼出声。

    程锦过去痴傻的时候,眼神呆滞,五官不谐,一看就是个傻模样,就算长得再美,在众人眼里也就是个傻子样,没人去注意她究竟生得如何,如今好了,竟没想到倒是个美人胚子,尤其是那双眼,实在生得太好了些,清凌凌的双眼望着人的时候,能把人给勾过去。

    亏得她年纪还小,这要是再长几岁还了得?

    一屋子人的目光都落在程锦身上,她倒也不怯场,只是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随母亲向众人见礼。

    程家并不缺美人,除了宫里那位美貌的程太后,程家从程老夫人到几位老爷,一直到下头的几位公子姑娘个个都生得姿容不俗,众人对程锦的美貌并不算特别震惊,最让她们震惊的是程锦的气质和仪态。

    她行的是家礼,虽是简简单单,但却如行云流水,透着一股雍容的气势,别说是她这个从来没学会过行礼的傻子了,就是家里这些只受了几年好教养的太太姑娘们都做不到,毕竟他们是新贵,骨子里还是小门小户出身的泥腿子,哪来的这副世家姑娘的做派?

    别说程二太太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就连程老夫人也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锦姐儿这是真好了?”

    “回母亲的话,阿锦已经大好了。”程夫人一脸得意地说,她今日一早就来向程老夫人禀报了,结果老夫人并不如何相信,随便敷衍了几句就把自己打发走了,程二太太更是毫不掩饰地在一旁嘲笑,她心里早就憋了一股气,见她们这副模样,程夫人心中不知道有多快意。

    “祖母恕罪,孙女贪懒,没能一早到祖母跟前请安,让祖母担心了。”程锦款款拜了下去,十分爽快地承认自己睡了懒觉。

    程老夫人点点头,还沉浸在震惊之中,但无论如何,自家孙女从傻子变成了个美人,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我都听你阿娘说了,你昨夜折腾了一晚上,今日迟些起身也没什么,我这儿没什么紧要的,也没那么多规矩,身子不爽利就回去歇着,你身子要紧,不必总往我这老婆子跟前凑。”

    程老夫人性子直,待人从来不迂回,程锦不推诿找借口的直率做派,还真投了她的脾性,待她说话不似方才对程菱那么不客气。

    刚才一直默默生闷气的程菱突然抬头看了程锦一眼,眼中满是怨恨,傻子就是傻子,被雷劈了,还是傻子。

    “这是真好了?”程二太太发出一声惊呼,“怎么可能?找了那么多大夫,连宫里的太医都看了,也没见好,怎么说好就好了?”

    程二太太同程老夫人性情有些相似,也是个口无遮拦的,说出的话很不中听,不过心胸人品可比老夫人差得多。

    “圆明大师之前也说了,我们锦姐儿不是天生痴傻,而是小时候糊里糊涂丢了魂魄,机缘一到,魂魄回来了,就也大好了。”程夫人瞪了程二太太一眼,“我们家锦姐儿就是天生有大造化的。”

    程老夫人却由衷道,“圆明大师真不愧是得道高僧,他当年说这话的时候,我也没当一回事,谁能料到还真被他给说中了,这可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啊。”

    程二太太嗤笑一声,依旧一脸不信,一个傻子就算是好了,还能有什么大造化?正想开口嘲笑,却对上程锦那乌黑清凌的双眼,顿时浑身不自在了。

    她这一不自在,说出的话可就更不中听了,“还大造化呢,谁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娘家嫂子的侄媳妇家也有个傻弟弟,有一日也是突然大好了,神神叨叨地说什么能通晓未来,带去庙里让高僧一看,才知道是被精怪附了身。”

    程二太太看着程锦,一脸怀疑挑剔,好像她就是那个精怪一样。

    “你瞎说什么!”程夫人哪里听得这种话,恼怒地大喝一声打断她的话。

    “后来呢?”老夫人对程二太太说的故事很感兴趣,也不理会程夫人在一旁气得七窍生烟,急急地追问道。

    “后来自然是请了法师、方丈驱邪,精怪被收了,那孩子又成了傻子。”程二太太理所当然地说,“所以说傻子就是傻子,什么造化……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