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癔症

作品:《锦华谋

    “上回说到庄敬皇后当年生得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前朝大燕太子欲以黄金万两为聘迎娶,北蛮王更是特遣使者入中原求亲,欲以三城之地求娶庄敬皇后和亲,赵氏为燕朝望族,鸿山先生只得庄敬皇后这一个独女,哪里舍得远嫁。当年还只是一介小军校的太祖皇帝上鸿山向鸿山先生求教,初见庄敬皇后便一见倾心,矢志不忘,志愿拜入鸿山门下,然鸿山先生观太祖面相,见其英伟不凡,便知其必为人中龙凤,不仅将庄敬皇后嫁与太祖皇帝,更是率鸿山门人追随太祖左右,为大梁立下赫赫战功……”

    “庄敬皇后故去数日,文相在草原击退八万北蛮铁骑,却因夙夜劳累,吐血三升,气息奄奄,此时有一位隐士奇人寻到文相帐下,言能为文相逆天续命。文相却凛然怒斥,将奇人逐出帐外,不想当天夜里文相便身陨荒原……”

    “当年鸿山先生门下只有三位弟子,却皆为不世出之奇才,文相与庄敬皇后相继故去后,夫子孤身回到鸿山,闭门十年,潜心学业,方才开山门收弟子……”

    说书先生手执一把折扇,说得唾沫横飞。

    大梁民风自由,与前朝大不相同,民间茶馆的说书先生,书坊里的话本子,戏班子里的剧目……编排什么的都有,别说是太祖年间的旧事,便是当朝重臣也常常被人编排,听说就连宫中的太后公主都喜欢看,被编排到的便是再气恼,也无可奈何。

    “你这老儿,日日说些陈词滥调,有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说些新鲜的。”

    “就是,这等老话本都听了几十年了,你说着不嫌腻,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还是说那个夙世缘吧,文相和那个北蛮公主的事儿……”

    茶楼里的茶客纷纷起哄,说书先生涨红了一张脸,“什么夙世缘,净是胡扯,文相堂堂中原俊杰,如何会与一个北蛮公主有首尾?”

    “人家话本子里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文相前世就是个书生,救了一只小白虎,那只小白虎转世成了北蛮公主,是来报恩的……”

    “荒唐,北蛮人皆是五大三粗,未开化之人,说不定骨子里还流着妖蛮的血,莫拿蛮人玷污文相清名!”

    说书先生的义正言辞却换来台下嘘声一片。

    “你觉着夙世缘不好,倒是换个更好的说啊!”

    “说也奇怪,传说文相丰神秀逸,又才高八斗,为何终身不娶?怕是真有隐情吧?”

    “无风不起浪,我看说不准这夙世缘还是真事呢。”

    “一派胡言,文相为国为民,连家都无心成,却被你等如此编派……”说书先生手执折扇,大声怒斥。

    “你不会说,还站在这儿叽叽歪歪,倒不如家去……”

    众人齐齐将说书先生轰下台去,惹得说书先生羞怒不已。

    就在此时。

    “轰——”

    白光闪过,春雷阵阵,一时间狂风大作。

    “下暴雨了!”

    “今年的春雷,来得倒是早!”

    “好大的雨!说下就下了!”

    大梁没有宵禁,入夜之后,道边路上依旧是旗帜招展,灯火通明,处处人声笑语不绝于耳。

    尤其是此时,街面上的行人纷纷避入道旁的酒堂饭馆,更添了几分热闹。

    “轰隆隆——”

    一声巨响,震得天地颤抖,刚才还嬉笑的众人白了脸,耳膜震得嗡嗡作响,这雷似乎是冲着宫禁去的啊。

    雷声挟天地之怒劈向华美的宫殿。

    “思华殿走水了!”

    “不是走水!是天雷!天雷劈中了思华殿!”

    “你胡扯什么?不想活了?别这么多废话了,快救火!”

    雷声之中,躺卧在床榻上的少女猛地睁开眼,那双眼幽深得竟有些诡异。

    “姑娘,姑娘……”听见动静,纱帐外立刻传来丫鬟的低唤声。

    如玉一般晶莹的手指突然从内撩开帐子,不管不顾地下床奔向窗前,吓了正在床边伺候的丫鬟好大一跳。

    “姑娘!姑娘!小心地下凉!”动静实在太大,屋里屋外的大小丫鬟都被惊动了。

    少女却置若罔闻,一把推开了被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屋外的狂风暴雨瞬间冲了进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将室内搅得一片狼藉。

    少女却痴望着天空的惊雷,那昂着头的姿态带着一股不同以往的气势,震慑住一干丫鬟。

    正在丫鬟们发怔的当口,屋外抢进来一个嬷嬷,利眼一瞪,尖着嗓子吼道,“姑娘的癔症又犯了,还不去禀报夫人?”

    很快屋外又来了两个婆子同丫鬟们齐心协力,将少女半拉半推扶回床上,若是在平时她们是决计拉不动这个天生神力的少女的,此时少女又犯了失心疯,便也随着她们去了。

    “锦姐儿,大半夜的,你又闹腾个什么劲儿?”嬷嬷一脸不满地朝少女嚷道,“瞧这一身湿的,这不是折腾人吗?你们几个动作快些!不中用的东西,关个窗子都不成!”

    “这,这窗子坏了……”两个小丫鬟都快哭出声来了,她们家姑娘天生神力,方才一使劲儿,竟把整扇窗子给扒下来了,窗子关不上,外头的风啊雨啊都往屋里扑,就连她们说话都听不清了。

    “我的老天爷!”嬷嬷抖着帕子,这样的雨夜显得她的声音格外尖利,“锦姐儿,你瞧瞧你做的好事,窗子都给你扒下来了,这大半夜的,上哪儿找修窗子的人?今晚就睡在这破屋子里吧,真是个搅家精……”

    “赵嬷嬷,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姑娘是金玉一般尊贵的人,待会儿禀报夫人,换间屋子住就是了,何至于就要让她住在这里?就算你是姑娘的乳娘,也不该如此吓她!身为下人辱骂主子,你就不怕我报给夫人知道?”正领着人在浴房给少女换衣裳的大丫鬟青萍忍不住顶了一句。

    “你倒是牙尖嘴利!”赵嬷嬷狠狠地瞪着她,却不敢再多说什么,青萍是大姑娘亲自调教送过来给她们姑娘的,很受夫人和大姑娘看重,便是她这个乳娘也多有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