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殇

作品:《九爷绝宠:公子本红妆

    “老臣,来迟了!“只见一身黑色铠甲,浑身浴血带着满身煞气走入大殿的震宇将军,看着已经深受重伤的北墨皇,极为震惊。

    老将军看了眼站在那里的曳止,突然想到这整个计划都是曳止正布置,这其中,怕是有着惊天大秘密。

    可此时的曳止没有去看老将军,而是看着面目狰狞的即墨黎。

    如今殿外的侍卫都已经被老将军所带的士兵绞杀,一个不留!殿内的侍卫还在顽强抵抗,但也不过是瞬息之间就可以被覆灭的事。

    “即墨黎,自杀,还是等我来亲自解决你!“曳止轻轻的擦拭着长刀,他做事就是要斩草除根,即墨黎是一个祸害,今日必须除去。

    也是在此时,一些冷静下来的大臣才隐隐发现不对劲,为何九爷明明知道五王爷叛乱,却到此时才派兵,为何九爷一开始不保护皇上,又为何九爷要杀一个王爷,却私自做主。哪怕五王爷罪大恶极,但也是由皇上下令。

    大臣们心里隐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此时没人敢提,连神色都不敢露出异样来。今日,他们遭受的一次次打击已经够了,再也不想经历任何波折。

    即墨黎双目已经赤红,他的心在遭受一次次让他要崩溃的打击。明明那张龙椅就在那里,明明自己距离那张龙椅只有一步之遥,可偏偏,就是这一步之遥,让他在即将得到的时候,再次失去。

    “即墨曳止,你生来,就是我的敌人!“即墨黎说着,拿着长剑就朝着曳止杀去。

    曳止跳下台阶,这个时候,没有人去帮忙,因为这是属于他们都战斗,就是陌决也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长刀和长剑相撞,一瞬间,即墨黎的瞳孔一缩,那白色的寒光在他面前从左向右闪过,迅速地划过他的颈动脉,手法精湛,让他想到眼前天空中看到的一道银蛇电舞,那光芒犹如此时在他面前掠过的刀,冰冷却又带着绚烂的美感,只是他这一刻已经来不及欣赏,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曳止握着长刀站在那里,看着即墨黎想要伸出手捂住颈脖喷薄的鲜血,可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那鲜血奔流不止。

    即墨黎瞪着眼睛看着曳止,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下。

    看着即墨黎都死在曳止的长刀之下,那些追随于即墨黎的侍卫更是吓到连忙丢弃武器,就这样跪下,被士兵给立刻控制起来。

    一场宫变来势汹汹,却在如此快的速度中,被曳止用如此暴虐的手段镇压。虽然也死了不少人,但大臣和重要官员,都活下来大半。

    曳止有条不紊的吩咐下面的人压走叛徒,找来御医为伤者上药,吩咐宫人打扫宫殿,一个个命令下来,一切都在正常的进行。

    老将军扶着北墨皇连忙去了另外的宫殿,招来御医。

    “曳止,你...“御医正在给北墨皇医治,老将军看着站在那里的曳止,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询问,但看着曳止毫无畏惧的目光,老将军又什么都问不出来。事情已经发生,老将军无力回天,更何况,今日若不是曳止,怕是真的要让即墨黎得逞。

    老将军已经将很多事情都想清楚了,不知什么时候,他以为横冲直撞的孩子,竟然变的如此有心机,而他却不能说曳止是错的。

    “今日辛苦外公了,殿外的将士还需外公来安排!“曳止开口,也是在赶人。其实,这次也是多亏有着老将军,才可以如此快速的调动军队。

    老将军看了眼宫殿里还在医治的情况,沉吟了片刻,伸出带着老茧子的手拍了下曳止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长大了,有些事情定是有着自己的分寸,我只希望,留他一命!“

    能让老将军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可想而知他做了多么大的让步,也体现了曳止在老将军的心里,的确特别重要。

    曳止轻轻的松了口气,若是可以,他当然不愿和外公反目。

    “外公请放心,我知道分寸,必定不会伤及那人性命!“曳止给了老将军一个肯定的答复,也让老将军放下心来,必定老将军明白,既然曳止这样说就定会做到。

    在离去之前,老将军看了眼一直站在曳止身边的陌决,目光极为复杂。

    而陌决则是对老将军点点头,目光坦然毫无畏惧,但也没有过多的狂傲,这是对曳止亲人的尊重。

    “走!陪我进去!“曳止拉着陌决走入宫殿,此时的北墨皇已经清醒了过来,身上包扎着伤口,脸色带着几分苍白和疲累。

    “九爷!“御医十分恭敬的朝着曳止行礼,然后不等北墨皇下令就拎着药箱离开。

    北墨皇看着这些人的作态,微微冷笑一声,大喇喇的坐在那里“朕的好儿子,是来送朕最后一程的吗?“

    曳止不理会北墨皇讽刺的态度,坐在北墨皇面前“原本,我的确准备杀了你,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想要伤害陌儿!“

    北墨皇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简直可笑至极,而北墨皇也真的笑出声音来,一双眼睛看着曳止“朕的儿子啊,竟然还是一个痴情种!你以为公子陌是一个平庸之人吗?你如此不设防,终有一日她会将你的权利都夺去!“

    北墨皇可以接受曳止夺位杀了自己,毕竟,在那个位置上,日日都要提防,提防枕边人,提防血脉亲人,提防大臣,北墨皇也曾想过自己有一日会被人赶下龙椅,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北墨毁于一旦。

    北墨皇的威胁甚至是警告在曳止听来是那么的可笑,他看着身边的陌决“只要她要,我必定双手呈上,别说一个北墨,就是她想要天下,我也举刀为她夺来!“

    陌决目光里都是晶莹,不是因为天下权利多么的诱人,而是有一个男子,做了那么多,为的竟然只是自己,他的所有都是自己。天下男子重权,可是这个人,重的只有自己,仅此而已。

    “你!你简直...“北墨皇已经找不到骂人的话语了,他觉得曳止简直就是头脑有问题,是这世上最可笑的傻子。

    曳止不想听北墨皇说什么,他对陌决的感情也不需要旁人去议论什么。

    “父皇,吃了它,这北墨的皇位还是父皇的,儿臣也还是父皇的儿臣!“曳止说着,就掏出一个黑色的药丸。

    北墨皇原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曳止这突如其来的做法让北墨皇搞不清楚曳止究竟想要如何。

    可,如今吃了这总好过于死,北墨皇接过那药丸吞了下去。

    “你究竟想要如何?“北墨皇很清楚自己吃下了毒药,但曳止为何要喂自己毒药,而不是就这样要了自己的性命,一了百了。

    “这北墨依旧以你为皇,但是你也该知道,今后你只是明面上的皇,该做的不该做的,我想父皇你比我更清楚!“曳止说完,拉着陌决转身离开。

    北墨皇不解的看着这个儿子“为何?“为何在龙椅唾手可得的情况下,竟然放弃这样大的权利,哪怕今后曳止是北墨暗地里的皇,但那只是暗地,明面上他只是一个王爷,仅此而已。

    “因为,我要留很多很多时间陪着陌儿!“曳止说完,就走出殿外。对于旁人来说巨大的权利,在曳止看来还不如多陪陪陌决。若是因为皇位束缚了自己,让他整日里连陪伴陌决的时间都没有,他宁愿不要这个权利。

    殿外阳光高照,陌决看着身边的男子,笑着问道“不后悔?“

    “不后悔!“曳止一把拉过陌决,轻轻的在陌决的脸颊落下一个轻吻,声音带着蛊惑“这天下,都不及你的一根头发丝!“

    陌决露出笑意来,不得不说,曳止的话语真的愉悦到了陌决。这个男子啊,不说情话也就罢了,但说起情话来,当真让人逃脱不得。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走在北墨还带着几分匆忙的皇宫内,有宫人见到两人,吓的立刻就低下脑袋行礼。

    “在北墨呆一段时间吗?“曳止询问,陌决此次能来北墨在曳止的预料之外,却也让曳止极为惊喜,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努力的靠近,终于,如今的陌决也开始向自己走来。

    陌决看着曳止的侧颜,她明白虽然曳止如今已经完全掌控北墨,但若是处理好北墨的事情,还需要些时日,她也相信,若是她想要离开,曳止必定陪伴,但她又怎么舍得让曳止如此劳累。

    “嗯,呆上一段日子!“陌决极为轻松的开口。如今南羌事事都安排好,自己只要在外掌控大局就好,朝中都有自己安插的人,翻不了什么浪花。

    两人回到九爷府的时候,青姨早早的就等候在府邸门口,见着了陌决更是露出笑颜来“九爷回来了,公子您可来了!“

    “青姨!“陌决点点头。

    入了府邸,看着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的九爷府邸,陌决没有任何的生疏,两人如今都一身血迹,神色也带着几分狼狈。

    陌决还是住在曳止的院落里,吕宁打了热水为陌决沐浴,热气熏陶下,陌决妖娆的身体若隐若现,极为诱人。

    “今日可真是危险,还好九爷早有防备,不然可要出乱子了!“吕宁庆幸的说道,原本只是陪公子来消灭桃花的,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权谋。

    陌决点点头,看着水中自己的身体,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对着吕宁吩咐“去给我找女装过来!“

    吕宁为陌决擦身体的手微微一顿,然后摇摆不定的看着陌决“公子,你这是准备将一切都告诉九爷吗?“

    陌决这决定来的太突然,就是吕宁都被吓了一跳。

    陌决点点头,一直以来,她都准备告诉曳止自己的身份,可惜每次都没有勇气,但今日,陌决想让曳止知道一切。

    “我明白了,我马上去办!“吕宁说道,毕竟没有准备女装,且陌决既然要穿,吕宁当然要准备好的。

    深深吸了口气,陌决露出绝美的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