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字一千万

作品:《我!震惊全世界

    “???”

    众人听到老者的话纷纷露出一个问号脸,像极了2018年红极网络的黑人问号脸。

    “什么玩意儿啊?怎么吃个席还成歪瓜裂枣了?”

    在场的各位都是嘴角一阵抽搐。

    尤其是在场的赛车手更是一阵无语。

    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可都是拥有一大票迷妹的男神级人物啊。突然被人说成了歪瓜裂枣,偏偏那个人还是大佬级人物惹不起,他们也只能表示相当无奈啊。

    王晓可没其他人那么多顾忌。

    摸了摸自己还算俊朗的面孔,王晓淡笑道:“老爷子说话也不用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吧。我不就是个例外吗?”

    王晓的话让其他人脸上的问号变得更大了。

    难道除了你,我们真的全都是歪瓜裂枣了?

    众人心中绯腹,但却没人说出口,大家都带着戏谑的眼神看着王晓,内心替王晓默哀着。

    作为紫荆花赛车俱乐部的成员,他们自然知道,老爷子训话的时候不能顶嘴,一旦顶嘴,老爷子就会训到你服为止。

    果不其然,老者听到王晓的话时,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带着不太和善的笑容笑眯眯道:“紫衣啊,什么时候你的俱乐部开始招收绣花枕头了?你这会长当得可不太称职啊。”

    “绣花枕头?”王晓乐了,心中暗道:要不给你试试降龙十八掌爽爽?

    “爷爷!这是我们俱乐部特邀来的赛车手,可不是什么绣花枕头。”

    姬紫衣可是见过王晓前些天和别他车那人互怼的场面,知道王晓是个不吃亏的人,于是赶紧开口维护王晓,免得老爷子真的和王晓吵起来。

    “你呀!我这个老头子真是弄不明白你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天天跟一群赛车手厮混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道赛车手没有几个有出息的吗?”

    老者语重心长的说道。

    “别看他们这几年跑赛车舒爽的很,过几年状态一下滑就得退役。到时候他们连吃饭都是问题,这种人,怎么配得上你呢?难道你能受得了一个男人胃不好?”

    在场的赛车手们听到老者前半句话顿时不悦起来,但听完老者后半句话,便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

    老爷子说的没错,赛车手是吃年轻饭的啊!

    一个正常的赛车手能保持巅峰状态直到三十岁,到了三十岁状态就会下滑,过了四十岁还不退役的屈指可数。

    如果服役的时候拿过几个大奖还好,退役后还能当个教练拿一份不错的薪酬。

    如果没有拿过大奖,那么不好意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建议您可以出门右拐去洗浴中心搓搓背弄啥的。

    当然,如果家里有矿那就另当别论了。完全可以拿钱补身体,让身体一直处于良好的状态。

    就像老爷子一样,一把年纪还生龙活虎,除了每天规律作息健康锻炼之外,与昂贵的保养品脱不了关系啊。

    “爷爷,你搞错了。这位小兄弟不是职业选手,他还是个高中生呢。”姬紫衣再次解释道。

    “不是职业赛车手?那还...什么?!高中生?!紫衣,你是认真的吗?爷爷给你挑选了那么多好伴侣你都不考虑一下吗?真的要和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在一起?!”

    老者十分震惊。

    王晓算是明白了,这老爷子神经也太大条了。都是人越老越精明,看样子,这老爷子年轻时傻得可以啊。

    “爷爷,你想哪去了?人家只是我请的外援。”姬紫衣翻了白眼,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老爷子给雷到了。

    “外援?紫衣你当你爷爷我老糊涂了吗?他一个高中生会开赛车吗?就算会开赛车又能有多厉害?既然被爷爷发现了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谁还不喜欢吃嫩草呢。”

    老者对姬紫衣表示了认同。

    “嫩草?爷爷你...”姬紫衣似乎抓到什么重点。

    老者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包含的信息量有点大。

    “咳咳。小子,你告诉我你有什么本事能让紫衣邀请你来当外援?”老者急忙转移话题,对着王晓质疑道。

    “我会惯性漂移。”王晓淡淡道。

    “惯性漂移算个...”老者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一句话,但最后那么‘屁’还没说出口就被他生生憋了回去。

    “惯性漂移?!”

    老者不是业内人士,但当初为了关心了解自己的乖孙女可没少在赛车知识上下功夫,他自然知道惯性漂移意味着什么。

    “紫衣,他说的是真的吗?”老者问道。

    “是真的。”姬紫衣点点头。

    得到确认,老者看向王晓的眼神瞬间变了,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

    “哈哈,刚才老头子我说的都是玩笑话。自打我进屋第一眼就看出来小朋友你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啊。你在那里站着,明显和其他歪瓜裂枣根本不入嘛。”

    老者毫不害臊的哈哈大笑,让众人一阵汗颜。

    得,人家从绣花枕头一转眼变成了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他们这些人还是难逃歪瓜裂枣的命运。

    虽说隔行如隔山,但老者心里却清楚,惯性漂移是多么罕见。

    整个华夏赛车手界都凑不出来五个!

    每个掌握惯性漂移的赛车手,都将成为赛车界的泰斗级人物,也意味着能够锦衣玉食荣华一生了。

    老者不差钱,甚至他还很有钱,如果非要形容他多有钱的话...

    把他所有的家产都换做一百元面值的现金在华夏大地上下钞票雨,能足足下一个小时。

    老者的心境早就到达了可以坦然说出一句:我不爱钱,我都没有碰过钱。

    到了老者这个境界,想再让家族更进一步已经难如登天了。同时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孙女卷入金钱的战争。

    所以老者一直特别赞成姬紫衣向往自由不在意门第的爱情观,甚至暗中观察一些品行端正的小鲜肉介绍给姬紫衣。

    他要的,就是姬紫衣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

    不过现在,好像不用他操心了。他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孙女好像找到了意中人?

    “紫衣,你放心。爷爷不是老腐朽,爷爷开放的很。你开心就好,不要在意世俗的目光。”老子鼓励姬紫衣道。

    王晓闻言,汗颜不已。这神经大条的老头还真把他当成姬紫衣的小男友了?

    正当王晓要解释的时候,老者眼睛忽然睁大,仿佛看到了稀世珍宝一样。

    老者快步走到王晓方才题字的纸卷前,细细观察着‘王晓’二字。

    惊讶,赞叹,疑惑,审视。

    多种表情在老者脸上飞快变幻。

    【来自姬天正的震惊点+100】

    最终,老者表情夸张的赞叹道:“妙哉,妙哉!这字浑然天成,苍劲有力,每一道笔画看似歪扭无章,但几笔勾勒成一字却有了神韵。真是鬼斧神工,鬼斧神工啊!”

    “这字是谁写的?”老者问道。

    “就是这位小兄弟。”马啸指了指王晓。

    “什么?!这不可能!你别想骗我老头子。我还没糊涂呢!你说他这么年轻就会惯性漂移我信,但你要说他是写出此字的书法大家,我是半点不信!”老者陡然厉声道。

    众人看着情绪变化颇大的老者,又看看字的作者,不禁来了兴趣。

    他们不懂书法,只知道这字看上去十分俊秀挺拔,不同凡响。居然被老爷子这样赞美,难道还有其他什么门道?

    “哦?老爷子何出此言?”王晓饶有兴致问道。

    “哼,既然你问,我就讲给你听听!”

    “世人分不清什么是写字,什么是书法。甚至有人将两者混为一谈,然而这两者却天差地别!写字要求工整美观,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而书法更注重内在美,讲究个人风度与内涵。

    以人为喻,好字是帅哥美女,只要好看就达标;好书法却还要求品行高尚,学识超众,外貌不佳无伤大雅,品貌兼优更好,譬如王羲之的书法。

    有些风格的书法作品,不符合常规的审美习惯,外形显得很丑,但格调很高,充满內美。

    如魏碑中的龙门二十品、石门铭和魏晋残纸等,虽然外貌丑拙,但格调高古,比馆阁体显得自然而有味道。

    你们看我眼前这字,起笔看似使力不足,收笔随心而为,字的大小间隔与寻常写法大不相同,本不应写出如此好字。但偏偏这些笔画在作者手中以巧妙的方式交错在一起,勾勒成如此绝妙好字。”

    跟着老者的叙述,众人恍然大悟,看向王晓的眼神更加惊讶崇拜。

    【来自姬紫衣的震惊点+50】

    【来自马啸的震惊点+50】

    【来自何青曼的震惊点+50】

    【来自...】

    “告诉这字到底是谁写的,老头子我愿意出两百万收购此字。”老者豪迈道。

    “两百万?!”

    王晓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随手写的名字竟然值两百万。

    两百万,很让人心动啊。但是把自己的名字卖出去让人家裱起来,这感觉怪怪的。

    两秒后,王晓有了主意。

    “这幅字我可不打算卖。不过既然老爷子你对我的字这么感兴趣,我就现场给你题一次字!取笔墨来!”

    老者见状,脸上充满不可置信,心中盘算道:难道这字真的是这小子写的?

    服务员听得王晓的话后立刻展开一张新纸。

    “老爷子你姓甚名谁。”王晓问道。

    “姬天正!”

    “好!看字!”

    王晓提笔蘸墨,挥洒秋毫,几秒之后,‘姬天正’三个大字跃然于纸面上。

    姬天正呆呆地看着王晓所写的他的名字,几秒之后,用力地拍了几下手。

    “好!好!好!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小小年纪不仅是会惯性漂移的高手,还是位书法大家。了不得!了不得啊!”

    “你叫王晓?”姬天正问道。

    王晓点点头。

    “老头子我就欣赏你这种年轻人!你这字,我出价一千万!”姬天正豪迈道。

    “一千万,我滴乖乖!”

    众人听得姬天正豪迈的话语,顿时震惊不已。

    王晓却在此时摇了摇头:“一千万不卖。”

    “不卖?!”

    所有人都在此刻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一千万买你三个字你还不卖?这么吊的吗?!

    “呵呵,小朋友。你可不要告诉我说,这字只送不卖。想结交老夫可用不着这样。放心,一千万我照给,你这朋友我也交了!”

    姬天正仿佛看穿了王晓的小九九一样。

    然而王晓再次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是想说,一千万一个字!三个字总共三千万!”

    此言一出,满桌哗然。

    众人看疯子一样看向王晓,想钱想疯了吗?一千万一个字,你可真敢想啊,你特么怎么不去抢啊?

    就连一旁的姬紫衣和马啸都看不下去了。

    “王晓,你可适可而止啊。”马啸提醒道。

    相比之下,姬天正并没有那么大的反应,只是稍微楞了一下。随即爽朗的笑了几声。

    “哈哈哈,够狂妄!跟我年轻时候一个样。好!一千万一个字就一千万一个字。我买了!不差钱!”

    金钱方面,姬天正从来是挥金如土。对于他来说,钱这东西只是一串数字罢了。毕竟生带不来死带不走的,花了就花了。更何况只是花了九牛一毛。

    看到姬天正这么豪迈,其他人顿时惊了。

    “卧槽,一千万一个字。神豪,神豪。”众人只能惊叹老爷子的豪气。

    得到一手好字,老者此刻心情大好,看王晓越看越顺眼。

    于是挥手招进来一位保镖道:“这位叫王晓的小朋友我看着很顺眼啊。你放话出去,就说我放话了,华夏境内,谁都不要招惹他,否则哼哼。”

    老者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以后王晓就是他罩的了。

    “谢谢老爷子。”

    王晓笑着道谢。尽管王晓自信有系统在身他谁也不怕,但多了一个大鳄当靠山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以后碰见什么事多了一条门路。

    又絮叨了姬紫衣一顿,老者也没了留在这里的意思。

    虽然他很想拉着王晓讨教一番书法心得。但他确实还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吩咐一声姬紫衣记得给王晓付款之后便拿着字画心满意足的走了。

    当然,姬天正还不忘夸奖姬紫衣眼光不错,王晓小朋友的胃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