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箱操作?

作品:《我!震惊全世界

    【来自沈跳跳的震惊点+100点】

    这个名叫沈跳跳的工作人员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了,每天都会颁出去一两个大奖。短暂的震惊后很快恢复原状。

    “请您稍等,一等奖需要经理亲自确认。”沈跳跳说罢急匆匆地去去找经理了。

    王晓和沈跳跳简单的交流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被猪八戒给听了个一清二楚。

    【来自马华德的震惊点+60】

    “好啊,原来是你!”马华德一听王晓就是一千注一等奖的得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大家伙快来,我找到那家伙了。”猪八戒马华德立刻大喊一声。

    【来自张丽的震惊点+30】

    【来自王芳的震惊点+40】

    【来自庄亚楠的震惊点+80】

    【来自丰狂仁的震惊点+50】

    【来自...】

    “什么情况?”

    王晓听到马华德的喊叫一愣,还没等他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闻讯而来的人给包围住了。

    “就是你中了一千注一等奖?”

    几十人合中两注一等奖的代表人花白头发的丰狂仁不失风度的问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王晓如实回答。

    “问题大了!”

    得到确认后,马华德立刻按耐不住了。

    “说!你是不是彩票公司的内部人员?这一切是不是你们暗箱操作的!”

    “对,一千注一等奖,这也太扯淡了,肯定是你们在暗箱操作。”

    几十号人顿时七嘴八舌地吵了起来。一时间,彩票公司有了菜市场既视感。

    王晓明白是啥情况了。合着这些家伙以为自己是彩票公司内部人员,前来要说法了啊。

    不过想想也是,一千注一等奖确实有点难以置信。换他他也觉得是暗箱操作。

    王晓有心想解释一下,可奈何一人一张嘴,喋喋不休。他想解释也插不上嘴啊。

    “说不定这家彩票公司就是洗钱公司,这一千注一等奖就是冲着洗钱去的。”

    忽然有人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对啊!洗钱公司!绝对是洗钱公司!”群众纷纷附议。

    听到洗钱公司这四个字,王芳和张丽可就不淡定了。这可是有关公司名誉的问题,可不能让他们继续说下去。

    “各位请安静。”

    “各位,请安静一下。请听我们说。”

    王芳和张丽提高嗓门把其他人的声音压了下去,众人把目光都聚焦在王芳和张丽身上。

    王芳和张丽感受着众人如狼般的目光,不禁感觉头皮发麻。那目光,好像在说:“我听你解释,可你要解释的不合理,看我们不把你给吃了。”

    “各位,我可以用自己的人格担保,这位票友绝对不是我们公司的内门成员。”王芳郑重其事道。

    “噗嗤!”

    王晓听到这句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是疯了吧,拿你的人格担保。你这样担保,别说他们了,我自己都不信啊。

    果然,众人听到这样的说辞,立刻不满意起来。

    “以你的人格做担保?你的人格才值几个钱啊?那可是八亿八千万啊。”

    “可不是咋地,你看这家伙都笑了。你们这些演的也太不像了。”

    “我们要维权,维权!”

    王芳的脸顿时布满了尴尬,合着她的话不禁没平复群众们的心情,反而让他们更加群情激奋了?

    “芳姐,你这还不如不说呢。”张丽低声道。

    “那要不你来?”

    “那还是算了。”

    “记者小姐,你可要帮我们维权啊!这家伙看面相就不像什么好人。毛脸雷公嘴的。我们买彩票的钱可都是血汗钱啊,好不容易中了一次,还整个这事儿。与理不公啊!”

    马华德一脸哭腔的看向庄亚楠,其他人也纷纷看向了庄亚楠。

    王晓嘴角抽了抽,不就是戴个孙悟空的面具,怎么自己就成毛脸雷公嘴了?怎么就不像好人了。

    庄亚楠更是无语,心道:你丫可真是会把握舆论风口啊。

    无奈之下,庄亚楠只能带着职业微笑,对王晓礼貌地说:“这位先生,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您要不证明一下您自个儿的身份?”

    “好啊。”王晓爽快的答应了:“各位,我还只是个学生,至今还没有踏入社会,所以绝不可能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众人闻言,心道还真是那么回事。看看王晓身上穿的衣服是带有浓厚年轻气息的运动装,正常上班族可不会这么穿。

    难道这小子真的还是个学生?

    “我信你个鬼!你说你是学生你就是学生?我还说我是天蓬元帅呢!”马华德第一个不同意了。

    “这位朋友说得对啊。你戴着面具,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老夫要是带上面具,也能说自己是学生。”一把年纪的丰狂仁开口说道。

    不过这句话也引来了众人无声的鄙夷。

    得了吧您嘞,就您这身子骨,把头换了都改不了那半截身子入黄土的气质。

    不过马华德和丰狂仁的话也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就是呀,你说你是学生你就是啊。

    “你说你是学生?那你学校在哪?哪个班的?班主任叫什么?数学老师是教什么的?”马华德如炮弹发射般问出一连串问题。

    “嗯?你觉得这些我能说吗?”

    面对这样的问题,王晓也有些不悦。

    开什么玩笑?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抢劫犯盯着彩票领奖局呢,一旦大奖得主身份暴露,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马华德一愣,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多么的愚蠢。这简直是在把人家往火坑里推啊。

    “不过我倒是可以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我的数学老师是教数学的。”王晓冷冷道。

    “呃。”马华德脸上一囧,刚才说的太快了,都没意识到自己问了这么愚蠢的话。

    “那不知道小朋友你能不能摘下面具让我们看看,我们保证,绝对不会有摄像头拍到你的面容。这位记者小姐也不会打开摄像机。记者小姐,你说是不是啊。”丰狂仁笑眯眯道。

    “嗯。”庄亚楠点头道。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们之中有没有绑匪的同伙。”王晓果断拒绝。在这种大事面前,王晓一向十分果断。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内部人员。”

    有人急眼了,他们内心还是希望王晓是内部人员的。这样一来他们揭穿了彩票公司的把戏,就能分到一大笔钱。

    八亿八千万呐!那可不是小数。别说分成几十份,哪怕分成一百份两百份,那也是一笔巨款了。

    “你们要是不信,我也没什么办法。”王晓耸耸肩。

    这种问题确实不好回答,就好比你在大街上走着,突然有人过来指着你的鼻子说你是外国特工。非要让你掏出证据自证清白,那怎么证明?根本就没法子嘛。

    正当众人乱做一锅粥的时候,沈跳跳带着经理过来了。

    王芳和张丽立马挤出人群走到经理跟前,激动道:“救星。哦不,经理你终于来了。我们都招架不住了。”

    经理看到此情此景却是很淡定。显然他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了。换做是谁,一等奖还不如二等奖奖金高都会心生疑虑的。

    看起来十分精干的经理挤进人群,环视一眼便确定王晓是一千注的中奖者。这并不难猜,因为众人的目光都在直勾勾盯着王晓。

    “各位安静。”

    经理显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身上自带高管气势,双手向下虚按,浑厚的男高音高声一呼,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各位。大家的心情我都理解,任谁中了一等奖奖金却比二等奖还低上二十万,心里都会不舒服的。哪怕换成我,恐怕和大家的表现是一样的。”

    “可大家仔细想想,我们红火彩票公司已经创办多少年了?”

    “九年了!为什么我们双色球彩票公司至今屹立不倒,还成为我国第一彩票公司?”

    “就是因为信誉二字!大家可以去问问查查,双色球公司自建立以来有过欺骗彩民们的例子吗?没有!一例都没有!”

    “大家仔细想想,对双色球彩票这么大的公司,八亿八千万多吗?不多!”

    “就算我们想暗箱操作,也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

    “至于各位让这位先生自证身份这点,实在有欠妥当啊。这可是关系着这位先生的生命财产安全问题啊。”

    经理一口气说出了让人无法反驳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王晓不得不给经理默默点个赞。

    众人闻言后不禁暗叹一口气。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现在的社会比起以前安定了不知多少。这么大的彩票公司怎么会搞这种飞机。

    只是一等奖才八十八万,这实在让他们接受不了。于是才抱着侥幸心理搞一搞节奏。

    现在人家经理出面说的很清楚了,他们也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了。继续闹下去,万一人家经理告他们个诽谤,到时候可连八十八万都拿不到啊。

    “这位先生,咱们这就去办理手续吧。”经理礼貌地说道。

    “嗯。”王晓点点头。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去彩票领奖窗口去领奖了。

    来到领奖窗口,经理亲自操办手续。

    彩票和身份证都在沈跳跳的手里。不知道为什么,沈跳跳总感觉这张彩票有股不同寻常的味道,放在鼻前轻轻闻一闻,这股味道还挺特殊。

    沈跳跳又闻了两下,似乎还有些陶醉。心想,难道说一千注一等奖的彩票这么不凡?还自带香气?

    王晓看着沈跳跳拿着彩票闻来闻去,便捉摸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沈跳跳。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

    万一被沈跳跳知道这彩票上的味道是王晓放在内裤兜里时沾上的味道,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彩票和身份证给我。”

    经理看到沈跳跳这幅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头,领奖的顾客这么不注意形象吗?看来对她的升职情况要再考虑下了。

    “嗯,给。”沈跳跳把彩票和身份证递给经理,她要是知道自己刚才闻彩票让经理对她的工作态度产生了质疑的话,恐怕一口血都喷出来了。

    领奖的手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麻烦,五分钟后,经理便将身份证还给了王晓。

    “一等奖一注奖金八十八万一千六百三十五块八分。一千注奖金总计八亿八千一百六十三万五千八百元。

    缴纳个人所得税百分之二十后剩余奖金总计:七亿五百三十万零八千六百四十元。”【来自丰狂仁的震惊点+90】

    【来自马华德的震惊点+77】

    【来自...】

    一旁的丰狂仁和马华德听到数字如同心头被插了一剑一样心痛。他们中的奖金乘个一百倍都还没人家交的税多。

    也许这就是命吧。

    两人仰面长叹。

    经理把一张支票递给了王晓。王晓仔细检查确认无误之后便将支票收了起来。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王晓问道。

    “是这样的先生,您作为本期双色球的一等奖获得者,不知我们是否能邀请您帮我们宣传一下我们彩票公司?想来先生中了这么大的奖应该心情十分激动吧,何不把这份激动喜悦之情分享给大家呢?”经理十分有礼貌地说道。

    “分享?好啊。那就让我把这份幸运分享给大家吧。”

    王晓立刻应了下来。不就是宣传一下嘛,举手之劳而已。

    而且...

    我国可是足足有十三亿人啊!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人看到,得到的震惊点也是不可想象的多啊。

    一旁的马华德和丰狂仁也听到了经理的话,眼睛顿时来了精神,脸上扯着笑容道:“我们也是一等奖获得者,是不是也应该帮你们宣传一下。”

    虽然奖金少得可怜,但要是能上电视露露脸,也算不虚此行了。

    “呃,这个。”经理嘴角抽了抽,但还是露出礼貌的笑容:“不好意思两位,让这位先生帮我们宣传是公司高层商议的结果。所以...”

    马华德和丰狂仁脸上拉起黑线,心中一阵绯腹:说白了就是嫌我们得的奖少丢人呗。但这还不是你们搞的...

    他俩也算明白了,人家这是不打算让他们参与宣传啊。也是,毕竟他俩才八十八万奖金。放到平常时候,别说二等奖的位置了。八十八万连十等奖都排不上!

    彩票公司要是让两个八十八万的人来宣传,可就不是宣传了,那可就是纯粹想打击彩民的积极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