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震惊(五千字大章)

作品:《带着手机到异世

    天渐黑,刘洋刚从藏经阁回来便被人请到大伯父刘洲的住所。

    他刚推开门,便看见数道年迈苍老的人影,正是刘章等数位嫡系族老。

    “洋少爷。”

    看见他进来,数位族老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刘洋注意到他们脸色十分阴沉,坐在旁边的大伯父刘洲神色倒是颇显镇定。他才出去没多久,难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大伯父,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厅里面气氛十分紧张,刘洋忍不住开口询问。

    “得到消息,刘霸天他们明天动手。”

    “那么快?”

    闻言,刘洋眉头微皱。按照消息来看,刘霸天并不急于对嫡系族人下手,突然改变心意打算明天动手,恐怕是刘玄光等人推波助澜的结果。

    “洋少爷,明日肯定会有一战大战。到时候,你们找机会刘府,只要咱们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时候,刘章轻声开口。他须发洁白,目光落到刘洋身上十分慈祥。

    “刘洲明天你便领着他们离开,我们数人会率领着黑甲侍卫和他们一战,无论结果如何总算是对得起列位祖先了。”

    另外一名族老开口,语气里同样带着深深的沉重。他们数人并不清楚刘洲已经恢复的事情,所以自然认为嫡系一脉没有任何的胜算。

    “章老,上次您能唤醒催动神王鼎。明日若是发生大战,是否还能再次唤醒?”

    旁边,一名族老有些不甘心问道。他们都是嫡系里面的族老,掌握着刘家大部分的权势,等到明日若是败掉不仅要失去权势更会失去生命,任何人都会有些不甘心。

    而且,按照目前情况来看。他们取胜把握太低,对方人多势众,特别是高手强者数量力压他们数倍不止。如果刘章还能唤醒神王鼎,便有可能再次力挽狂澜。

    “上次唤醒神王鼎已经消耗太多元气,明日就算唤醒神王鼎我恐怕也难以打出一击了。”刘章摇了摇头,脸上密布的皱纹看起来变得更加苍老。

    “刘洋,你办的事情如何?”刘洲没有打算提前告知数位族老自身的情况,他眼神落到刘洋身上,抱着一抹期待的神色。

    “全部办妥了,若是刘霸天确实在明天谋反,咱们便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洋少爷,你该不会在说胡话吧?”

    “刘霸天深不可测,现在刘玄光更是第七境绝顶修行者,还有十多位旁系族老,咱们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听见刘洋的话语,数位族老都目瞪口呆。

    “如此甚好。”

    点点头,刘洲冷峻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笑容。他转过头,看着数位惊疑不定的数位族老,这才开口道:“数位长辈,你们不用担心。这些时日我和侄儿并非没有准备,如果明日刘霸天不识好歹胆敢谋逆,那么旁系族人将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什么?”

    “刘洲,你们到底准备了什么后手?”

    刘章有些狐疑打量着刘洲,现在是刘府危机关头,能够想到的办法他都已经去想过甚至去尝试过,连资历达到他这般的人物都没有办法,现在体魄残废的刘洲和还未成长起来的刘洋,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除非是刘昌出现,否则还有谁能够阻止这一切。

    “族老们,你们不用担心。明日便会知晓,到时候刘霸天不知好歹,咱们就将旁系族人清理一遍。”

    刘洋徐徐说道,语气里有着一抹冰冷的寒意。他虽然是来自科技世界的人物,但是接连遭受旁系族人的打压,如今更是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

    听到刘洲和刘洋的话,数位族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浓浓的惊讶。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太好了。”半晌,刘章开口。语气里有着一抹喜色,身为嫡系族老没有谁比他愿意能够平定这次的叛乱。

    “不过即使你们有所准备还需要小心,上次家主闭关突然遭遇莫名强者袭击下落不明,我更担心的是刘霸天等人会勾结外部势力。”刘章旁边一人开口,他叫刘靖也是嫡系里面一位资深的族老。

    他有些担心,继续提醒道:“我一直怀疑上次在闭关地出手的人物不是刘玄光,家主这种级别的人物寻常七境强者绝对难以偷袭得手,除非……”

    他没有说下去,但是大厅里面众人都感觉到一股压力。以前刘昌的实力绝对是现在刘府里面第一强者,放眼整个帝国都是有数的绝顶强者,能够偷袭他导致后者现在下落不明,可以想象当初出手的人物究竟有多么恐怖。甚至,很有可能便是和刘昌同级别的人物。若真是如此,明日他们面对的便不仅仅只是刘霸天等人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真是有外部势力插手,那也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二弟现在生死不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说道这,刘洲满头发丝飞扬,眼眸里闪烁着摄人的光芒。

    第二日,天微微亮,刘府大门便轰然大开。守卫门口的数个侍卫看着台阶下密密麻麻的人影,顿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你们是谁!居然敢擅闯刘府。”

    一个侍卫上前,体型高大,声音如惊雷般炸响。他浑身被黑色盔甲包裹,冰冷的面具下射出两道眸光,台阶下方是整齐划一的紫金色卫士。每一个卫士都十分高大,穿着厚重的铠甲,握着一丈长的长矛,矛锋寒芒闪亮。

    一眼看去,宛若紫金色潮水般,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将整个刘府大门口都包围得水泄不通。

    “你们让开,这些都是我的卫兵。”一道人影上前,他身穿着华丽长袍,头戴贵冠,面容有些苍老,但是一双眼眸却透着幽寒。

    “刘清,你领着私兵闯入刘府是什么意思?”这名高大的黑甲卫士没有退却,大声呵斥道。他是刘章的手下,虽然大半个刘府都被旁系族人掌握,但是关键地方还是控制在嫡系族人的手上。像是出入的大门还有兵器库等等……

    “噗!”

    一道血光溅射,黑甲侍卫的头领染血落地。

    “抵抗者,杀无赦!”刘清声音冷冽,他是旁系族老之一。为了应对今日谋划,便将外面培养的私兵领来,这样一来就算嫡系族人还有什么手段也难以翻出个什么大浪。

    随着他的命令,披着重铠的卫士蜂拥而上,数个黑甲侍卫来不及抵抗被当场屠戮。

    扫了一眼,刘清踩着带血的地板跨入了刘府的大门,身后就是整齐划一的重甲卫队。

    沿途而来,凡是反抗的黑甲侍卫全部被击杀,短短片刻,就有数十名黑甲侍卫死亡,而这只卫队仅仅只损伤了十多人而已。因为此前旁系便掌握了一半以上的黑甲军,所以里应外合下让对方损失惨重。

    刘清带着卫队一路而来,没有任何人再敢抵挡。他走到一处大殿,门口正站着十多道气息迫人的人影!

    为首一人,拄着龙头拐杖,不是刘霸天还能是何人。

    “这一天终于来了!”刘霸天摇头叹息,并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有些惆怅。

    “父亲,部分黑甲军和咱们的卫队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刘府,现在只剩下刘洲哪里住所的地方。”

    刘玄光目光闪烁一丝冰冷,坚定道:“父亲,现在都这样了。咱们必须要将他们全部灭杀这种府内,以免日后再出什么事端。”

    “走吧!”

    闻言,刘霸天握着龙头拐杖率先迈步,身后十多道气息迫人的人影紧随其后。

    阁楼外面,厮杀声和兵器交击的声音响成一片,数位族老护在刘洲和刘洋周围,看着密密麻麻的紫金色卫队,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这些卫队不比黑甲军弱多少,他们圈养了私兵,早就等待着今天了。”刘章脸色铁青,看着黑甲侍卫一个接一个倒下,心里有些在滴血。如果不是刘霸天等人策反了两个黑甲军头领,他自信就是这些卫队人数再多也难以攻破刘府大门,在敌对黑甲侍卫和这些重铠卫队的夹击下,上百人的黑甲军如今只剩下八十多人,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半个时辰肯定全部都要死光。

    这些都是他亲自培养出来的卫士,虽然各个强大无比,但是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也难以招架多久。

    “让他们退回来。”

    眼见伤亡太大,刘洲对着刘章提醒道。

    闻言,刘章马上让剩余的黑甲军靠拢过来。周围敌对卫队瞬间包围收紧,他们人数众多,密密麻麻占领了整个角落。

    “刘洲,想不到你们有今天!”

    冷笑声响起,前方人群里分开,出现刘霸天等人的身影。

    “老东西,你莫非是想死不成!居然率领私兵围困我们,以下犯上按照刘府家法要五马分尸!”刘章的声音像是沉雷一样滚动着。

    “五马分尸?”

    刘霸天摇摇头,淡淡道:“如果你喜欢这个刑法,晚点我可以让你尝试一遍。”

    “刘霸天我奉劝你马上收手,家主日后出现知晓今天的事情,你们没有一个能或者。”

    身为嫡系族老,刘靖也是上前一步,开口间语气十分冷冽。

    “收手,你信吗?”不屑扫了他一眼,刘霸天龙头拐杖重重一敲,眼神落到坐在众人中间的刘洲,轻哼道:“刘洲若是你让他们投降,今日说不定我心情好可以放过你们一马,你觉得如何?”

    听到他的话,刘洲抬起下巴,露出一张刚毅冷峻的面容,沉声道:“不如何!”

    “哦?看来你们真是打算全部找死了?”刘玄光上前一步,笑吟吟道:“既然这样,今天我便将你们嫡系屠杀殆尽。尤其是这个刘昌的小畜生。”

    他恶毒的眼神落到刘洋身上,森然道:“昨日打伤我的儿子,今日我便将你扒皮挫骨,让你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

    “你便是刘玄光?”刘洋皱眉,感受到从对方体内传来若隐若无的气机,像是深渊里面泄露的气息,让人有种匍匐在地的冲动。

    “当年不过是我父亲的手下败将,苟延残喘这么多年恐怕日子不好过吧。”

    “小畜生,你找死!”

    闻言,刘玄光脸色冰冷,一股惊人的杀意锁定了前者。若非碍于父亲和众人,他现在便想马上动手!

    “刘霸天,你确定今日要撕破脸皮吗?”刘洲坐在椅子上,平静的目光落到刘霸天身上。

    “早一日晚一日,你们投降自废修为,我考虑饶你们不死。”刘霸天语气淡漠,事到如今他便没有任何顾虑,开弓没有回头箭。

    “投降?自废修为?”

    “你们别痴心妄想了!”

    “今日老夫便要将你们这一群贼子杀个痛快!”

    数位年迈的族老呵斥,不管对方如何人多势众,他们身为嫡系族老就算是面对死亡都不能失掉风骨。

    “既然这样,没有什么好说。”刘霸天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大声道:“启阵!”

    话音落下,地面突然剧烈摇晃起来。肉眼可见,数道粗大的光柱从刘府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贯穿天际。

    不等刘洋等人反应,四道光柱陡然明亮数倍,一层厚重的光幕直接将广阔的刘家全部封锁在内。

    “这难道是封魔大阵?”看着厚重沉稳的光幕,刘章突然惊呼出声。认出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阵法,凡是被阵法笼罩的空间隔绝外面一切,包括天地灵气还有气机波动。

    简而言之,刘府今日就算被夷为平地,帝城里面的人物甚至都感受不到里面的动静。显然,刘霸天等人是担心这次谋反会引起其他势力干预,所以做足了准备。

    “这个大阵就是你们的坟墓。而且,这下子也难以唤醒神王鼎了!”刘霸天微眯着眼睛,眸光里有着淡淡的冷然。封魔大阵威力恐怖无边,这次他虽然只布置下一角,但是用来隔绝神王鼎绝对足以,而且刘章现在元气大损,根本难以穿透阵法力量和神王鼎接触。

    “你们倒是准备充分。”刘洲面容刚毅,他嘴角上挂着一抹淡淡笑意丝毫没有半点慌乱。

    “恩?”看着他的模样,刘霸天等数人都觉得有些惊疑。不知道为何对方还能如此从容。

    “装神弄鬼。”刘玄光轻哼一声,对着刘霸天道:“父亲,不用和他们多说废话,直接解决他们。”

    “动……”

    突然,刘霸天僵住声音。他瞳孔收缩,倒映着刘洲从椅子上缓缓起身的模样。

    “怎么可能!”

    “他已经残废三十年,我没看错?”

    旁系族老都是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刘玄光也是浑身一震,终于明白对方从刚才到现在保持平静的模样。三十年前,他和刘昌虽然天赋很强,但还只是家族里面羽翼未丰的少年,当时的刘家是最如日中天的时候。整个刘府有着数位年轻强者,威名响彻整个帝国,其中名声最为响亮的便是刘洲!

    那时候的他,是整个刘家年轻修炼者追逐的背影!虽然天资并非如何出众,但是战力绝对恐怖惊世,当年更是跨域一个大境灭杀定天宗两位长老人物!

    如此惊艳卓绝的人物,残废了三十年,所有人都以为他这辈子没有机会站起身,但是今日他却慢慢站了起来。

    随着他腰背慢慢挺直的时刻,前者气机节节攀升。第五境,第六境,第七境!

    甚至到达第七境后,这股气机还在攀升,很快便是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高度!

    刘洲向前迈出一步,地面根本承受不住这股气力,如蜘蛛网般碎裂,出现丈深的沟壑,蔓延向外延伸。

    “多久了……我记不清多久,没有感受到这股热血沸腾的感觉。”刘洲轻声呢喃,声音很小但是落在众人耳边,宛若惊雷炸响。

    “你们要战便来战!”刘洲站在原地,宛如长枪挺直。他穿着青色长衫,看起来十分瘦削,但是落在众人眼中身影像是充斥天地般。似乎,整个刘府,不,整个帝城都容纳不下他这道躯体!

    “刘洲!”看着面前挺拔的人影,刘章喜极大笑,吼道:“刘霸天,这下子你们就准备等死吧!”

    “太好了!”

    “今日咱们就跟随刘洲,屠尽这群贼子!”

    数位嫡系族老神色激动,苍老的面容涨得有些通红。他们不但没有责怪刘洲隐瞒着自己的事情,反而更多是惊喜。

    “这不可能!”刘霸天有些难以接受,当初刘洲的情况便是请了整个帝国许多神医和顶级炼丹师都不能治愈,怎么到了今天就恢复了?这种心情就像认定明明只是一把普通兵器,到最后却是超越品阶的不朽王器!

    这种落差感,不仅仅让刘霸天难以接受,众多旁系族老情绪更加大。近年,嫡系强者没落而后辈年轻弟子更是人才凋零,所以他们便觉得嫡系一脉早已经凋零,更应该被取代。如今刘昌下落不明,他们以为能够取代时,谁料到又出现一个刘洲!

    某种意义上讲,刘洲绝对比刘昌更加恐怖。并非是修为方面,而是心性上。前者心性杀伐果断,绝对非刘昌那般好说话。

    “怕什么!他只有一个人而已,今日咱们就联手灭了他!颠覆整个刘府!”

    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上前。他神色冷冽,正是刘玄光。

    “你已经当了三十年残废,如今就算能站起来又如何!今日我便灭了你,让你们嫡系一脉再无强者。”

    “是吗?”刘洲嘴角噙着一抹弧度,他毫不犹豫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