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图谋(五千字大章)

作品:《带着手机到异世

    刘洋站在原地,二十多道流光如游鱼般环绕,仿佛一尊远古走来的剑仙般。

    他神色平淡,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眼眸清澈且深邃,落到刘浩天眼里宛若剑锋般刺骨。

    “第四境,很强吗?”

    督了一眼,刘洋淡淡开口。

    “我很讨厌你这个模样,你会为此付出代价。”刘浩天深吸一口气,体内窍位发光,无穷无尽的真元喷涌而出。

    这一刻,他的气息开始节节攀升。地面开裂,院墙倒塌,这股气息充满狂暴,围观的众人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纷纷倒退而开。

    “这就是第四境的力量吗?”刘巧儿黛眉紧锁,这股气息宛若不受控制的风暴,余波便能造成这样声势,刘浩天显然不在保留,打算全力出手了。

    “老姐,堂哥能行吗?不然,我们赶紧叫族老们过来吧。”捏着拳头,刘宇着急道。

    刚才的战斗,刘洋虽然有些优势,但是谁也不知道第四境修为到底多强大。刘浩天现在这个模样,展现出来的能力简直超乎想象,若是继续和他争斗下去,他有些担心刘洋这位堂哥。

    “还是先看看再说。”不知道为什么,刘巧儿对刘洋十分有信心,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股自信源于什么。

    但就是从心底相信自己这位堂弟,能够打败刘浩天。从刚才刘洋现身时候,她就突然有这个念头。

    刘洋离开刘府的事情,她和父亲自然是知晓,不然也不会听闻刘昊然等人要过来找麻烦,便急匆匆赶着过来阻止。现在二叔刘昌不在,无论是自己还是父亲都要照顾好这位堂弟。

    听见刘巧儿的话,刘宇面露惊疑之色。但是,从小到大对老姐盲目信任,所以也没有其他动作。

    此时,刘浩天浑身上下起了某些变化。血肉鼓胀,原本宽松的白袍被撑碎些许,露出的身材伟岸,肤色古铜。

    他原本生的俊俏,此刻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站在原地。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刘洋,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蛮体决!”话音刚落,刘浩天脚掌一跺,宛若炮弹炸响,化成一道残影射了过来。

    刚才在他起变化时,刘洋便已经催动了灵眼。他神色依旧平淡,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掌,如游鱼般的流光涌来形成一把剑。长三尺,宽两寸五,晶莹如玉,通体生辉。

    电光火石间,刘洋提剑横劈而下。随着他的剑锋落下,整个天空突然一暗,接着又变得明亮。这一剑,平淡无奇,却又惊天动地!

    风止云停,刘浩天满身是血。他已经听不见弟弟昊然的呼喊,空白的脑海里只剩下刘洋挥剑的场景。

    他竭力抬起头,眼神里有些迷茫。动了动喉咙,只能发出“咕噜”得声响。

    “境界再高,不代表你就比我强。”留下这句话,刘洋转身便走进了院子里。这个时候,只要他愿意便能轻松杀死这个家伙,但是他没有这样做。

    除非真正和旁系族人开战,否则就算刘昊然两兄弟再怎么招惹,自己能够教训,却不能轻易杀死对方。

    看来自己不在府内的日子里,刘府局势变得更加严峻了,否则这两兄弟不敢轻易前来找自己麻烦。

    “大哥!”

    刘昊然满脸骇然,难以置信的看着浑身是血的刘浩天。他手掌握紧,大声怒吼道:“刘洋,我一定要杀了你!”

    “滚!”

    刘洋没有转身,像是赶苍蝇般挥了挥手。

    刘昊然咬牙切齿,但是知晓这个时候不能耽误下去。他让人带起重伤流血的刘浩天,有些慌忙的离开了这里。

    来时意气风发,却没想到离开时这般狼狈。刘昊然怨毒的看着刘洋一眼,已经下定决心回去后一定请求父亲或者爷爷出手,直接将刘洋击毙!

    “少爷!”

    小蝶出现在刘洋面前,她俏脸满是高兴,若不是碍于在场得众人,恐怕直接会想小鸟般扑入自己怀里。

    “辛苦你了。”刘洋露出一抹笑容,宠溺般揉了揉小丫头脑袋。

    “少爷你真是讨厌死了。”小丫头脸颊微微有些发红,触电般逃回了小玲旁边。

    “堂弟想不到你实力已经强到这种地步,若是二叔知晓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十分欣慰。”

    刘巧儿脸上带着一抹笑意,她尽管相信刘洋的实力,但是前者仅用一剑就打败了第四境修为的刘浩天,这种能力绝对让人瞠目结舌。

    “堂哥,了不起。以后你可要罩着我!”刘宇还有些震惊,看向刘洋的目光满是崇拜。以前他就觉得这位堂哥强大且深藏不露,直到今天才知道绝对小瞧了。

    今日战绩若是传扬出去,刘洋名气绝对足以比肩各大妖孽。以第三境后期,一剑击败第四境强者,这样的战绩数十年来都难以找出数个人。

    “你要是潜心修炼,日后说不定比我还强。”笑着摇摇头,刘洋对着两人问道:“大伯父还好吗?”

    “父亲这些日子都不错,若是你没其他事便和我们过去一趟,府内局势有些变化。”

    “好。”

    点点头,刘洋便跟着姐弟二人离开。

    阁楼里面,大伯父刘洲气色比此前好上太多。他穿着青色长衫,原本有些发白的头发变着乌黑茂密,一双眼神不仅明亮而且有力。

    “恩?”

    看见刘洋,刘洲突然眸光大亮。片刻,他露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你个小子,修为见长不少。”

    “什么都瞒不住大伯父。”刘洋微微一笑,也没有解释什么。得到强化异能后,他气机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体内血肉还是窍位里面的剑元都得到不少的升华,所以在修炼强者眼中的表现似乎修为增强不少般。

    “这次回来后,短时间内你暂时别出府。”

    “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大伯父的神色,刘洋察觉到前者眉眼里的阴霾。现在刘洲躯体已经恢复,只要恢复好修为就有把握掌握刘府,现在来看这件事还没有那么简单。

    “得到消息,旁系有人按耐不住想动手了。”说到这,刘洲神色微沉。沉吟片刻,他接着道:“你们只要呆在府内,到时候动起手来,我也可以照看道你们,否则现在府内外都安插了旁系人眼线,难免他们找机会率先除掉你们。”

    “他们就那么着急想得到刘府的大权吗!”

    “刘霸天对于权力的渴望,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当初你父亲还在时候,旁系族人已经开始勾结,如果不是担心刘家衰弱早在当初就该拔除他们。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刘洲长叹一声,接着道:“上次你在城外遭人行刺,现在来看十有八九就是旁系族人暗中下的手。”

    “父亲,刘章族老上次不是震慑住刘霸天他们了吗?他们要夺权,不应该要等到下个族老议事会吗?”旁边,刘巧儿忍不住询问。

    “根据刘章族老们的眼线,刘霸天确实是想等到下个月族老议事会再夺权,但是刘玄光他们恐怕早已经按耐不住了。”刘洲目光落到刘洋身上,轻声道:“我知道今日刘浩天两兄弟他们找你麻烦去了,恐怕就是刘玄光指使他们逼你让出继承人身份。若是我没有猜测错误,这两日他们就会直接动手,直接对我们嫡系族人下时杀手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闻言,刘巧儿和刘宇都是脸色微变。早在此前,他们便知晓会和旁系族人发生一战,但是这一刻快要来临时,换做是谁都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若战就战!当初他们派人刺杀我,现在又谋算我父亲,这笔账便好好和他们清算。”刘洋深吸一口气,眼神里流出一抹坚定。旁系族人动作不断,而且三番五次针对他,事到如今无论如何都要彻底解决这些祸患。

    “刘洋说得没错。”闻言,刘洲脸上露出一抹欣赏的神色。他淡淡笑道:“现在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们若是贼心不死便趁着这次直接清理这些祸患,哪怕因此让刘家跌落八大家族势力也没关系。”

    他语气十分平淡,但无论是刘洋还是刘巧儿姐弟都从里面听出一股杀气。大伯父刘洲三十年以来一直修身养性,但是让人忽略掉以前他便是刘府最为血性的激进派,这阵子旁系族人咄咄逼人,换做是任何一个嫡系族人都忍受不了,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个人物。

    “大伯父,这次若是我们想要取胜,恐怕需要一个人的帮忙。”突然,刘洋脑海里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物。

    “谁?”

    “看守藏经阁的老人,大伯父可认识?”

    闻言,刘洲目光里出现一抹异彩,但是似乎想起什么却又黯淡下去。沉吟片刻,他摇摇头道:“这位前辈不会插手刘家里面的事务,你爷爷在位时他便已经镇守藏经阁,平日里不出半步,更是有言在先无论府内如争端都不会涉入其中。”

    “藏经阁的老者?他有这么强吗?”刘巧儿听出父亲和刘洋都极为推崇,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她以前去过藏经阁数日,镇守在哪里的老人虽然修为不错,可给人的感觉却平平庸庸而已。到了刘洋和父亲嘴里,俨然是一位高人。

    “堂姐不知,我修炼的强大剑道便是这位高人亲自传授。他平日低调,但确实是一位极强的修行者,具体境界恐怕大伯父都比我清楚。”刘洋开口解释道。

    “他叫刘秀,乃是和你们爷爷同个时代的人物。当年便是我刘家成名在外的高手,后来像是惹出什么祸事让族老们联手定罪,罚他永远镇守藏经阁。”

    提到这个事情,刘洲眼神一阵惊疑。今日若不是刘洋提起,他甚至将这个老人都忘记了。

    “大伯父,我想去试试。若是有他出手再加上你,就算刘霸天等人人多势众,咱们这次肯定能取胜。”思索片刻,刘洋开口道。

    藏经阁老人刘秀深不可测,当初他愿意传授自己青元剑道,显然是对于刘家后辈十分关注,肯定也希望刘府能够重现辉煌,而不想看着其越来越没落。如果自己开口请求,说不定他还或许会愿意出手。

    “这位老前辈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若是你想试试便去试试吧。不过以前听人说性格有些古怪,你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犹豫片刻,刘洲开口提醒道。

    “大伯父,我知道了。”点点头,刘洋没有多说什么。

    离开大伯父的住所,刘洋便是来到藏经阁。以往人来人往的藏经阁变得有些冷清,现在刘府局势剑拔弩张,所有人都变得十分紧张,就连藏经阁这种地方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隔着很远,刘洋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他披着宽大的衣袍,懒洋洋坐在太师以上,微眯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着明媚的阳光沐浴。

    “前辈。”

    刘洋上前,恭敬行礼。

    “恩?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刘秀睁开眼皮,露出一双浑浊的老眼。他似乎有些不满被人打扰,语气略显冷淡。问道:“找我什么事情?”

    刘洋没有隐瞒,将刘府上下情况和自己的想法简单说了一遍。自始至终,藏经阁老人脸色十分平淡。

    “这些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况且我当年立下誓言,不会插手府内的事情。”半晌,老人淡淡说道。

    闻言,刘洋也没有介意,他突然笑了笑,反问道:“前辈是否希望青元剑道传承下去?”

    “自然是,否则前阵子怎么会传授给你这个臭小子。”不知道刘洋话里的意思,老人神色如常应道。

    “现在除了我,其他刘府年轻一辈便没有修炼青元剑道的人了吧?”

    刘洋笑着继续问道。

    “你小子拐弯抹角说什么多,有屁快点放。”

    刘洋嘿嘿一笑,说道:“这次旁系想要谋权,我身为继承人就会成为他们第一个除掉的人物,前辈恐怕不会想唯一修炼青元剑道的后辈就这样惨死吧!”

    听到这句话,刘秀苍老的面容再难以保持平静。刘家从古到今,便有三本传承的功法,其他两种功法在三十年前失去了传承。现在能够施展青元剑道的后辈确实只有刘洋,若是他一个陨落……

    想到这里,老者目光微眯起来。他长叹一声,说道:“你这个臭小子,磨磨唧唧半天无非是想要我帮你。”

    “这么说来前辈答应了?”刘洋心思暗喜,就知道这般说辞就会打动前者。

    “臭小子,你别高兴太早。老夫只是会保你,不会出手干预你们两脉争端。”

    斜睨着他,刘秀轻哼一声。

    “既然这样,那就多谢前辈了!”刘洋大喜,老人这样说便是默认同意了。有这位前辈在还有大伯父刘洲,就算旁系族人有什么阴谋,都难以翻出天来。

    同时,昏暗的大殿里。

    浑身是血的刘浩天被人搀扶着,刚服下两颗保命丹药恢复不少。但是刘洋一剑过于恐怖,将他体内肺腑都撕裂了不少,如今不能开口说话更是虚弱到难以行走。

    “先扶他下去休息。”

    “遵命。”

    刘浩天被两个高大的人影搀扶了下去。

    大殿上方,刘霸天的面容隐没在昏暗里,让人难以看清他的脸色。但是众多族老却能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寒意,正从前者身上源源不断散发出来。

    “刘昌下落不明,他儿子却这般过人将浩天伤成这样了。他们嫡系从来都没有将咱们旁系族人看在眼里。父亲,咱们还需要等什么!”刘玄头满头黑发飞扬,他上前一步,冷声道:“我提议明天马上动手,将这些嫡系子弟杀得一干二净!”

    “爷爷!大哥去找刘洋好声好气商量,希望他让出继承人位置。可是没想到他突然动手,这才让大哥受伤如此严重!”刘昊然满脸心痛,继续道:“现在刘昌都已经不在了,咱们现在还要怕他们什么!难道你要放过刘洋吗?”

    “霸天,不管如何确实是刘洋将你孙子伤成这样,既然他们嫡系如此不管不顾,咱们又需要忌惮什么!”

    数位族老开口,都在静静等待刘霸天的决定。

    “敢伤我的孙子,我不会放过他。”刘霸天终于开口,声音里有着一抹冰冷。

    “传我命令,明天动手!”

    目光精芒暴涨,刘霸天终于做出了决定。

    “太好了!”

    “早该这样做了。”

    闻言,大殿里面众多族老纷纷面露喜色。这些日子,他们暗地里已经掌握了刘府内外,只等着刘霸天一声令下便可以取代嫡系掌管刘家。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

    听见自己父亲做出决定,刘玄光冷峻的面容,也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现在身份只能存在暗面,若是旁系早日取代嫡系以前种种罪行自然便可以抹除干净。

    刘霸天成为家主,他摇身一变,就可以成为刘家第二权势人物!等以后刘霸天让位,自己也能顺理成章成为下一任家主,到时候权势滔天,想做什么自然无人掣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