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中心广场

作品:《带着手机到异世

    木子元和刘洋等人商谈半个时辰后,便领着三人向着拍卖会举办的大殿而去。

    无忧宗向来低调神秘,若非这次举办拍卖会,否则就算其他大势力都难以跨进山门里面一步。

    沿途而来,山峦层叠,高峰如剑,高耸入云。不仅天地灵气充足,而且各种奇珍药草,甚至珍奇异兽,随处可见。

    “前面便是这次举办大会得中心广场,三位随着我进去就行。但是其中有些规矩,得先提醒一下。”

    “客随主便,木先生但说无妨。”

    进入山门后,刘洋便能感受到无忧宗里面的森严戒备,数丈距离就有弟子看守,显然因为拍卖会让整个宗门变得十分紧张。显然,这次拍卖会并非想象中那般简单。

    “三位清楚,我无忧宗一向很少和外面接触。这次举办拍卖会也是因为城主大力所托,为防止贼人破坏所以广场内设置有强大阵法禁制,修炼者进入其中都会被压制体内真元暂时不能动用。”

    微微一笑,木子元轻声介绍道。似乎怕刘洋等人误会,继续道:“这次拍卖会上有数件重宝现世,所以宗内才会有如此的准备。”

    “木子元,这次拍卖会到底有什么不同。以往都是城主府举办,现在你们无忧宗摆出这么大架势,倒像是预防着某些人捣乱。”齐炎微微皱眉,从到了无忧城打听拍卖会的事情后,他就觉得这次事情总有些异常。现在听闻中心广场里面还设置了如此强大禁制,显然是无忧宗在提防着什么。

    “齐兄多虑了。”对于他的话,木子元目光闪过一道精芒,笑了笑却没有多作解释。

    刘洋和齐炎对视一眼,同时默契没有追问。

    “木小子,想不到在这里碰见你。”

    突然,一个老者笑眯眯出现在刘洋等人面前。木子元看清前者面容,脸上露出个苦笑。

    “沈前辈,您也来了。”

    “怎么,难道你不希望老夫来吗?”这名老者头发花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打量着刘洋等人,问道:“这些是你的朋友?”

    “这三位是我以前认识的朋友,这次前来见见场面,所以我就带他们来参加拍卖会了。”木子元转过头,对着刘洋三人介绍道:“这位沈浩前辈,是无忧城内打铁铺的长老。”

    “打铁铺?”

    闻言,刘洋瞳孔微缩。无忧城里面除了隐世不出的无忧宗,还有便是容易让人忽略得势力便是城西打铁铺。三十年前,定天宗叛乱席卷整个帝国,无忧城更是发生了残酷的战争,数万联军围城其中更有不少强大修行者,无忧宗保持中立不出,城内势力损失惨重,关键时候打铁铺走出三人,一日时间而已便灭杀了上万联军,让处于水深火热的无忧城安然无恙。

    城西打铁铺,并不属于是宗门势力,里面更是只有数位精通打铁的人物,但是每一个都是难以预测的恐怖强者。

    长老这个称呼便是门派里面高层人物的尊称,打铁铺虽然不是宗门,但是其他势力为了表示尊重都会称呼他们其中人物为长老。以往,打铁铺宛若真正的铁匠铺,不问宗门事务,而且没有人随意敢招惹他们。想不到,今日拍卖会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见过沈长老。”

    刘洋对着老者拱手,这人体内气机不显,难以感受出任何深浅,显然是一位真正的强者,由不得他心生敬畏。

    “既然是木小子的朋友,那么都是我沈浩的朋友。”老者哈哈一笑,倒是平易近人。他打量刘洋三人一眼,对着木子元问道:“你们这是打算去参加拍卖会了?”

    看见木子元点头,沈浩嘿嘿一笑,说道:“既然这样,老夫便和你们一同前往,不会打扰道你们吧?”

    “前辈哪里话,自然不会。”木子元笑了笑,不以为意。他和沈浩接触不少,知晓这位前辈高人性格喜欢热闹,但是待人却十分随和,倒是没有介怀。

    加上沈浩,一共五人,向着无忧宗内广场而去。不少弟子,看见沈浩脸色颇为古怪,让刘洋三人有些好奇。

    “沈前辈,您是不是又去找第五峰三长老打架了。”沉吟片刻,木子元轻声问道。

    “哪有的事情。我像是这么暴力的人吗?”闻言,沈浩声音有些发虚,嘴硬说道:“我就是昨日和他出手,没有控制好力道差点毁掉他一座药园,他今日便不让我参加拍卖会,所以我就找到你这个小子,带我一同进去。”

    “差点毁掉一座药园子?”闻言,木子元忍不住苦笑摇头。无忧宗里面分为五峰,其中只有一座药园,里面种植灵药无数,是无忧宗里面最为珍贵的财富。

    还好没有毁掉药园子,否则今日便不是周围弟子脸色古怪看着沈浩,而是共同出手将他拿下了。

    木子元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晓这位前辈和第五峰师叔交情颇深,反正没有大事,自己带他进入中心广场也没有什么不妥。

    无忧宗主峰,巨大的雕像高耸入云。这里便是中心广场,以雕像为中心,早已经安排了数百个位置,上方虚空有着符文若隐若现,形成一道天幕,将整个广场全部笼罩。

    “见过木师兄。”

    刚来到这里,便看见无忧宗许多弟子。不少人看着沈浩,目光里有着一丝复杂。其中便有一名弟子上前,对着和木子元道:“木师兄你们可以进去,但是沈前辈……”

    “沈前辈是我们无忧宗里面的贵客,他自然也要进去。有什么事情,到时候我和师叔再交代。”木子元扫了一眼沈浩,对着这名弟子开口道。

    “这……”

    “怎么?难道还需要我去找许师兄吗?”木子元脸色一板,语气严肃起来。

    “自然不用。”

    “既然如此,木师兄你们请吧。”

    这名弟子没有多作言语,挥手便让拦在前面的数人让开。他们都是无忧宗里面第五峰弟子,若论身份哪里比得上木子元。后者深得宗族青睐,就算是他们大师兄在这里,肯定也不会多说什么。

    “还是你小子靠谱。”沈浩嘿嘿一笑,颇有些得意。

    “沈前辈,今日来了不少人。您看看热闹就行,可不能闹出什么差池。否则,以后想进来无忧宗可就难了。”木子元摇了摇头,语气里带着些许提醒的意思。

    “木小子你放心,今天就是来开开眼界。我保证绝对不惹事生非。”沈浩哈哈大笑,俨然没有前辈高人的风范。

    木子元苦笑一声,领着刘洋等人进入拍卖广场。

    木子元在无忧宗里面身份不低,刚进入广场便有专门的弟子领着数人向着第三排位置而去。不知道是不是那位许师兄提前安排,这里位置靠前而且视野非常好,能够俯视整个拍卖会上的情况。

    “这是许师兄安排的位置吧?”木子元对这次广场里面位置有些清楚,他哈哈一笑,对着这名弟子说道:“替我感谢许师兄,第五峰师兄弟都辛苦了。”

    “不辛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这名弟子十分恭敬,对着木子元轻声说道。

    中心广场里面,一共分为五排,占据前面位置都是身份越高的人物就座。第一排便是众人多大势力的长老高层人物,第二排就是些后辈传人,第三排也是众多大势力核心人物就座位置。

    按照刘洋等人现在穿着打扮,只能落座最后一排,但是显然哪位许师兄看在木子元面子上提前给他们安排了位置。

    “另外,大师兄交代过。如果看见木师兄,让您抽个时间过去找他一趟。”这个弟子恭敬有礼应道,显然是将刘洋他们视为最尊贵的客人。

    “我现在便过去。”闻言,木子元对着刘洋等人说道:“你们三位和沈前辈在这里等我,忙完后我便回来。”

    “木先生请自便。”刘洋点头,前者身份不低,今日更是无忧宗里面的盛会,所以难免事务缠身,对方能够陪着几人来到这里已经实在不容易。如果不是看在齐炎的交情上,恐怕早就告辞而去了。

    “木小子你放心,老夫和你朋友们呆着呢。”看见木子元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沈浩摆摆手说道。

    “这个臭小子,老夫我一向安分守己。还有什么可担心呢!”沈浩手抚着胡须,看着木子元离开的背影,摇着头说道。

    听见他的话,刘洋三人互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笑。差点将无忧宗里面珍贵药园子都毁掉,如果说他还安分守己,恐怕其他人绝对乖孩子了。

    “今日来的人可真是多,幸亏木小子还有你们几个,否则老夫我可是体验不了在今日参与拍卖的感觉。”木子元走后,沈浩打量着刘洋三人,开口问道:“不知道三位如何称呼?”

    刚才一路而来,刘洋等人知晓这位老者是前辈高人,而且性格有些古怪但是为人平易近人。都对他印象倒是不错。刘洋闻言,微微一笑,应道:“我叫洋六,另两位是我的朋友。”

    “原来是洋六和两位兄弟,刚才木小子说你们是他朋友,我看你们面相有些陌生,好像不是无忧城内的人物?”沈浩笑了笑,对着三人说道:“老头子我啥都不咋滴,但是看人眼光倒是有些,如果没有猜错你们应该是外来人吧?”

    “没错,我们都是些亡命修行者。”闻言,刘洋不动声色应道。

    “哈哈。亡命修行者倒是不错,现在这个世道,越来越多修行者偏于安稳,却不知道修炼最初目的就是强大自己,在杀伐中修炼才是最快的提升方式。”

    老者非但没有小瞧刘洋等人,反而语气里颇为赞赏。

    对方如此客气,刘洋倒是觉着有些亲切。便问道:“前辈不愧是打铁铺里面的高人,果然是见识非凡。”

    “什么非凡不非凡,你们别抬举老头子我。”沈浩哈哈一笑,显然对刘洋拍过来马屁十分受用,他含笑道:“看你们修为不错,特别是这个小兄弟底子十分不错啊。”

    打量着刘洋,他目光里有着一抹精芒。

    “前辈赞誉了。我不过是散修出身,稍微有些运气,才有如今点滴修为。”顿了顿,刘洋犹豫片刻,问道:“前辈,您是高人是否知道为何这次拍卖会怎么会选在无忧宗里面举办呢?”

    “诶,你们别见外。相遇就是缘,我看你们蛮对眼,别前辈前辈喊,叫我沈老就行。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拍卖会以往都在城主府举办,为何这次有些不一样?”对于这一点,刘洋十分好奇。本能觉得这次拍卖会有些不一样,而且刚才木子元刻意忽略,越是让他心里有些惊奇。

    “看来木小子没有告诉你们?这个事情我倒是听闻过些。”老者哈哈一笑,便随口说道:“这次拍卖会老夫倒是知道点内幕,听说除了龙珠等数件重宝外还有着帝经残页,传闻里面记录着无上功法,听说引起不少邪教得觊觎,所以城主府就将拍卖会交给无忧宗,不然这次拍卖会怎么会如此热闹。”

    “帝经残页?”闻言,刘洋浑身一震。当初在李家时候,他便参悟其中一篇帝经残页得到聚神术,帮助自己修炼功法上手炼丹术,堪称无上宝术,想不到今日拍卖会上居然还会出现这种逆天之物!若是如此,这次拍卖会如此戒备,就能够说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