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耳熟

作品:《带着手机到异世

    初春气候十分宜人,院落里草木抽出嫩枝而花香弥漫。一道人影站在院里,手里提着一把剑有着寒芒吞吐,气势十分惊人。这人正是刘洋。

    如今距离魔主大闹帝都那夜已经过去半个多月。这段时间,刘洋潜心修炼或许得以根基厚实所以机缘巧合下已经突破成第二境后期的程度。而且,这段时间他苦心修习青元剑法也大有收获,已经突破到第三层,距离第四层也是仅差一步而已。

    经历过洗髓丹还有强息丹各自丹药的改变,他如今的修炼根基十分厚实,就算领悟能力平平但是修炼速度却已经成为同境人当中最为顶尖。

    虽然潜修收获颇大但是刘洋知道现在这种实力别说是对上妖孽级别,就算和刘浩天还是差着一段距离。

    有时想起那天晚上的惊险,他心里就有股迫切感。只有将自身真正强大无敌的那种地步,才可以无惧任何的威胁。比如,向魔主那般!

    那夜,魔主的无敌风采如同烙印般深深刻在脑海里。刘洋无时不刻不想成为这般强大的修行者。

    “少爷,你要的东西带回来了。”突然,刘四沉稳的声音响起。

    闻言,刘洋脸上终于浮现一抹喜色。这段时间,他动用刘府内巨大的力量打听异能手机三个任务需要的东西,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刘四全部带了回来。

    他转身,却看见刘四浑身带血站在院口,而手上拿着数个锦盒。

    “这是怎么回事?”

    刘洋脸色微沉,刘四是他手下而且是刘府的侍卫,还有谁能轻易伤他?

    “路上出了点意外。”刘四没有多解释,这半个月以来他按照刘洋的交代寻找拥有上古血脉的物品和五行灵石还有探听七阶兵器的消息。今日花费大代价得到五行灵石和蕴含上古血脉的一个珍贵兽骨,但是在路上却被人出手劫掠这才让自己受了不小的伤势。

    “看来,帝都确实有些乱了。”虽然他没有细说,但是刘洋却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情。这半个月整座帝都暗流汹涌,城内甚至时有发生打架斗殴,各大门派和势力摩擦不断,甚至数日前有可怕强者出手哪怕深处刘府里面的人都能察觉到巨大的动静。

    “上次魔主大闹帝都,传闻乾帝被击伤这才让不少人蠢蠢欲动。”刘洋目光微凝,他这些日子虽然身据刘府但是对外界的事情特别关心。从那夜起,就敏锐察觉到帝都内十分不平静。而且,宫灵儿等人能够私自潜入帝都本身就有些离奇,如果没有城内的内应说出去都不会信。

    因此,帝宫的禁军一直在追查这件事情。不少互相敌对的势力都想要趁此机会覆灭对方,所以构造证据刻意诬陷,让原本还算祥和的帝都掀起了一阵波澜。

    刘府虽然看似还算平静,但是指不定哪天也会被人诬陷证据引起争端。

    刘洋没有继续想下去,现在他的实力还算低微,只有尽管提升自身才是王道。

    接过两个锦盒,刘洋回到房间里。

    五星灵石和含有上古血脉的兽骨都十分珍贵,这次刘洋也是付出极大代价才能得到。

    唤醒异能手机,刘洋马上得到了两千异能点,如今还差一个任务就能聚集三千异能点得到灵眼的异能。如果上次和魔教高手交战有这门强大的异能在,他甚至有信心能和对方周旋到底。毕竟看穿真元流动后对方如何出手基本在自己提前预判下,自然能做到先声夺人的程度。

    刘洋坐在房间里面,眉头紧锁,七阶兵器这段日子让刘四不断打听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看来必须换个地方入手了。毕竟,这种恐怖兵器普通拍卖行上百年都不曾出现过一次。

    思索片刻,他决定去找一个人来帮忙。

    今天聚宝斋的生意特别好,仅仅半日商品就卖出去大半让钱功明十分高兴。他虽然是掌管着这么大一家的店铺但却没有多少成就感,商人最为重要的自然是利,最近数日店铺获利良多才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聚宝斋本就是贩卖丹药为主,近些日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帝都内打架都殴的事情屡屡发生,他们疗伤的丹药自然也就十分火热。普通人是想着要些当做堤防,而富贵子弟更是给自家属下准备,不然哪来听话咬人的狗腿。

    “掌柜,今日比前些日子还要好,咱们明天是不是再多进些货?”年轻的小斯见钱功明出来,小跑着过来询问。

    “进货?”闻言,钱功明笑了笑,说道:“明天不进任何轻伤的丹药,全部换成重伤的高价丹药。”

    “不进轻伤丹药?”

    这个小斯虽然跟了钱功明数年但是此刻却搞不懂这位大掌柜的意图。他愣了愣,忍不住问道:“这是为什么?”

    按照他的猜想,如今轻伤丹药需求更大应该多进些货物然后提高价格售卖,这样才能给店里赚取更大的利益。

    “小五,你跟我多久?”

    钱功明没有回答他,反而这样问道。

    叫小五的小斯又是愣了会,半晌,他才说道:“我跟了大掌柜已经有五年时间。”

    “怪不得五年时间你还是个下人。”见他有些发呆,钱功明顿感好笑,轻声说道:“我来你,店里面一颗普通轻伤丹药卖多少钱?”

    “自然是一颗一枚银币。”小五如实回道。这样的价格在普通人眼里已经不菲,但是对于寻常权贵来说却不值一提。

    “我再问你,一颗普通保命的重伤丹药卖多少钱?”

    “一颗是一枚金币。”

    看着他点头,钱功明又笑了起来,说道:“那不就对了吗?我们要赚钱,自然要赚多些。”

    闻言,小五陷入思考中。他既然能跟钱功明数年自然不算愚笨之人,稍微一想就醒悟过来。

    “掌柜的意思是将普通轻伤的丹药换成保命丹药,让这些需要的人购买。”

    “他们这些人既然想要伤药,那么我们就给他们重伤类保命丹药。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咱们的轻伤丹药已经卖完了。”

    看着说着头头是道的钱功明,小五忍不住更加钦佩起来。现在,大部分人对疗伤类的丹药需求极大,尤其是一些修炼者。受轻伤也能用重伤丹药,受重伤自然也要用重伤丹药。掌柜这般做法,无法是让一些人用更好的丹药医治轻伤,但是他们店铺的盈利却足足翻上许多。

    而且这段时间根本不用担心没有人购买,提到丹药类的东西,聚宝斋的名声才帝都内大名鼎鼎。

    “大掌柜,你真是越来越精明了。”

    闻言,钱功明忍不住给他额头弹了一下,痛的后者龇牙咧嘴。他缓缓说道:“这不叫精明,这叫为客人好。”

    顿了顿,他再次提醒说道:“我们既然开店做生意,自然希望给客人们用上更好的东西,而不是让他们因为价格用些便宜的东西导致作用不明显。”

    “我知道了。下次你能不能不弹我额头,真的很痛。”

    “知道疼就好,快去干活。”

    “知道了。”

    看着他走开的背影,钱功明无奈摇头,他对手下人十分厚爱,小五是跟他时间最久的人但是头脑却最不灵活,自己数次想要提拔他却也思考后放弃了。

    一个人的能力如果和职位不相匹配,那么对于做生意的店铺来讲是一种巨大的损害。

    端起茶杯,钱功明慢慢喝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的太久,总感觉这茶水稍微有些凉。他刚起身,准备去里屋去换些热水就听见外面传来动静。

    “钱老哥在不在?”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钱功明身子一僵,听起来有些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