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刘府来人

作品:《带着手机到异世

    黑夜里,原本漆黑如墨的苍穹像是被神魔的大手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天地轰鸣灵气动荡,整个帝都好似成为海浪里的大船居然开始微微有些摇晃起来。

    宫灵儿站在望江楼顶,晚风吹起了秀发露出她光洁的额头。精致好看的脸蛋被凌乱的发丝半遮半掩更添三分妩媚。她乌黑的眼睛如蓝宝石般明亮,清澈如水的目光落在天幕上这道巨大的裂缝上。

    半晌,她嘴角划出一抹满意的弧度。转身才对众人说道:“将那些人带上来。”

    不到片刻,今夜参加望江楼的所有权贵子弟都被五花大绑的扛了上来,其中包括了张雅和刘巧儿姐弟。

    他们已经从昏迷中醒来,看着周围杀气森然的西域舞女和陌生冰冷的其他人影顿感恐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这般场景来看对方显然是提前算计他们等人。

    “你们到底有什么图谋?”周欣也在其中,她虽然被绑着手脚但因为和宫灵儿等人动手过,知晓对方身份。

    “图谋?”

    闻言,宫灵儿笑了笑。她眼珠转了一圈,目光停留在前者身上,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人。”

    虽然不知道她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却让不少人原本紧张的心思稍微淡了些。

    宫灵儿督了一眼众人,十分满意他们的表现。顿了顿,继续说道:“待会我们会和乾帝做个交易而你们就是货品。”

    “货品?”

    “她疯了吗?用我们和乾帝做交易?”

    ……

    不少人有些惊慌,虽然他们身份尊贵但是和乾帝那种大人物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在帝国乾帝是高高在上如神明般的人物,别说和他做交易寻常人就是见都不曾见上一眼。

    “闭嘴。”

    眼看众人七嘴八舌小声嘀咕,旁边高大的人影骂骂咧咧着就要拔出长刀。瞧见他这般粗鲁的模样,顿时让众人沉静了下来。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想法,但警告你们的就是待会谁如果还有其他小心要反抗或者逃跑,你们就会成为连货物都不是的死人。”

    宫灵儿嫣然一笑,但是这笑容在众人眼里却显得有些冷冽。

    如此巨大的动静,早已经让整个帝都的强者都为瞩目。而且,望江楼外从天空出现裂缝瞬间,周围足足出现了十多道气若长虹般的人影。他们像是凭空而现,又像是原本就融入在这方天地间,看着让人望而生畏。

    白首赵玄统领的赵家实力是八大世家最为强盛的家族,其他势力赶来的强者见到他在场间也不敢托大纷纷打起招呼示意,前者虽然高傲却也不是不懂礼数,一一点头回应。

    刘洋站在赵元旁边,他打量着周围不断出现的人影,越是打量越是心惊。这些人样貌奇异高矮胖瘦都有,按照他的眼光却也能认出些人物来。

    其中数人如果他没有认错都是八大世家孙家,王家,张家还有韩家等人家族的高层人物。

    这些人是真正的权势强者人物,不仅修为境界强悍而去掌控着顶尖世家的巨大能量,换做任何一个人跺跺脚都是足以让帝都震上一震的大人物,想不到今天却同时出现在这里。

    刘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魔教人闹出的动静这般大。他看着望江楼的方向眼神更加担心,他并不是那些大人物能够察觉到魔教人的意图,此刻就关心刘巧儿姐弟还有张雅他们数人的安全。

    “少爷”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听见声音,刘洋回头就看见老管家的人影。他拉着一辆马车缓缓而来,“老管家。”刘洋喜出望外,这时候刘府终于人有来了。他虽然两世为人但是经历这般场面却还是手足无措,看见熟悉的老管家前来心里才稍稍安定。

    他上前数步,突然瞧见车厢内一个高大的人影僵住身影,片刻后才靠近弯腰行礼,恭敬说道:“刘洋见过大伯父。”

    “洋儿你没事吧?”

    车厢内的人影脊背挺直,他目光如同两道闪电落在刘洋身上。看见前者浑身是血,语气柔和说道:“管家,上药。”

    “是。”

    老管家点头,从怀里取出两颗丹药示意刘洋服下。

    刘洋没有拒绝,虽然服用过赵信提供的丹药好上一点点但是肺腑遭受的创伤十分难受,急忙服下这两颗丹药瞬间就感觉一股巨大的药效游走四肢百骸,体内淤积的气血顿感畅通许多。

    他眼神看着车厢内,再次行躬身行礼道:“多谢大伯父。”

    “你父亲闭关多日,出了事情我就前来。”

    车厢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巧儿姐弟俩的亲生父亲刘洲。车厢没有用帘子掩住,刘洋一眼能看见这位大伯父的身影。

    他看起来体型十分高大,脸如刀削般刚毅,特别是一双眼神十分深邃分明。他穿着一身青袍,颇有些儒雅气质,但是奈何下半身却似无力不能动弹,只能盘着双腿坐在车厢里面。

    “大伯父,堂姐和堂弟他们都困在望江楼,咱们该如何解救。”沉吟片刻,刘洋还是忍不住开口。这次虽然是他陪着数人前来参加聚会,如今自己一人幸运脱身但是刘巧儿姐弟他们却生死不知,心里也愧疚难当。

    “不必担心,事情我都已经了解。”刘洲眼神十分深邃,像是穿越了天幕看见裂缝深处的东西。他沉吟片刻才说道:“这是传送阵,魔教花费这么大代价开启肯定是唤来魔主那个老家伙。待会我们先观望吧,看看这群叛逆们有什么打算。”

    虽然自己亲生儿女被困在望江楼内但是刘洲显然十分沉稳,他反而看着刘洋说道:“今夜十分风险,不然先让人送你回府。”

    “不,我要在这里。”刘洋摇头,如果他就这样灰溜溜先回府去,那么以后如何面对刘巧儿他们。况且,他更打算瞧瞧待会会闹出多大的动静,好见识见识这些站在顶尖的强者们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刘府的人?”

    “刘府果然没落了,居然只让刘洲前来。”

    或是认出了刘洲的身份,暗中有人不断冷笑。

    “恩?”

    刘洲蹙眉,旁边的老管家会意。

    他缓缓伸出一掌,站在黑暗里的一个人影突然像是被炮弹轰中,整个人冲碎房屋弹飞出几十丈划出深深的沟壑,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老管家出手间这般可怕,暴怒间就要反击但突然一股冰冷的气息笼罩而来,让他打了激灵。

    隔着很远,刘洲深邃的眼神落到他身上,缓缓说道:“刘府威严不容冒犯,再言杀无赦!”

    他的声音如平地起惊雷,震的整个虚空都嗡嗡作响。其他不少大势力的人物都察觉到什么,督了眼过来却始终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你还是和以前那样干脆。”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满头白发飞扬,不是赵玄还是谁。

    “你都成为赵家的家主,岂不是比我更干脆。”刘洲扫了一眼他,语气颇为平淡。两人几十年前就熟识,说话间自然没有过多客气。

    “今夜,你如何看?”

    赵玄突然问道,让刘洋有些吃惊。他想不通这样一位绝顶高手居然会询问自己大伯父的看法,难道大伯父以前修为不比他差吗?

    “数年前乾帝将魔教一人镇压在寒江下,魔教这是来要人了。”刘洲冷哼一声,说道:“皇族倒是越来越轻视魔教,居然让他们这般轻易潜入帝都。”

    “希望不是老魔头过来,否则不好收场。”赵玄摇摇头,神色颇有些无奈。他似乎十分认可刘洲的想法,却也有些莫名的情绪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