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两人合作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最后皇上气的咬牙道:“打在儿身痛在父心,你若再争辩就增加禁足的时间。”

    这句话一出口,端王哪里还敢再吭声。

    这父皇的偏心还真是让人心凉,即使自己再努力跟天机楼搭上关系,可在父皇的心里自己始终比不上太子。

    端王大闹太子府被皇上给禁足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端王府一时间成为都京皇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当然,因为当事人的身份摆在那里,谁也不该将这件事拿到明面上说。

    皇宫内,蓉贵妃气的将她最喜欢的雕花花瓶都给摔了个粉碎。

    全嬷嬷看着贵妃娘娘如此,有些心疼。

    贵妃娘娘是自己奶大的,自从进入这皇宫之内一步一个坎,其中的心酸不容易她都看在眼里。

    她上前道:“贵妃娘娘,殿下还小不懂事。”

    贵妃听到这话当时就怒道:“来年就二十了还不懂事?

    我是造了什么孽才生下这个孽障。”

    自从那次端王将那个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婢女送过来之后,蓉贵妃就再也没有私下做过什么动作。

    “娘娘。”

    外面一个伪装成太监的男子走过来。

    蓉贵妃看向他,皱眉道:“有什么新发现?”

    “娘娘,有人要见您。”

    蓉贵妃皱眉,那男子侧开身子一个一副御厨房采买打扮模样的老者走了进来。

    当老者抬起头,露出自己的脸让蓉贵妃吓了一大跳。

    她捂着自己的嘴,不可思议的指着金老爷子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金老爷子上前:“我特来见娘娘一面。”

    蓉贵妃吃惊过后冷哼一声:“你难道不知道全国都在通缉你,还胆子大到跑到皇宫里来?”

    “老夫若不来宫里见贵妃娘娘一面,又如何帮助娘娘成就大业。”

    蓉贵妃皱眉心里再暗暗思所,那金老爷子就直接道:“半夏是天命凤女的身份娘娘您早就知道了吧?”

    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不过语气中透着坚定。

    蓉贵妃想了想,最后冷笑一声:“你已经成了过街老鼠,而且现在的你无权无势你如何帮助我?”

    “娘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分钉,即使我现在无权无势可我手里还有暗中势力,也有那丫头的死穴。”

    蓉贵妃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不过还是有些怀疑道:“我如何能相信你?

    小皇子是你的外孙你会不帮他?”

    金老爷子摇摇头:“小皇子年龄太小那个位置怎么轮也轮不到他,我只想跟贵妃合作端王殿下将来上位给我高官厚禄巩固我金家地位才是实在的。”

    蓉贵妃此刻心里已经将之前的气消的差不多了,她坐下挑眉看向金老爷子。

    “你还算是个能想明白的,说吧你要如何合作?”

    金老爷子见说动了,于是上前将自己的想法低声给说了出来。

    蓉贵妃听到最后脸上尽是笑意,自己动不了手有人帮着自己动手何乐而不为呢!金老爷子将计划跟蓉贵妃敲定,就在带他进来男人的互送下迅速离开皇宫。

    “……”几日过去,那车上的钰儿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

    “姑姑,前面就是鄢州府。”

    半夏点点头,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今天下午应该能到。”

    “嗯,姑姑你累不累?”

    钰儿一张可爱的小脸上,全是对半夏的关心。

    半夏摇摇头:“不累,钰儿累么?”

    钰儿爬到半夏的腿上,一副撒娇的小模样:“姑姑不累钰儿也不累,若是姑姑累了钰儿给姑姑揉揉。”

    半夏宠溺的刮了一下钰儿的小鼻子笑,道:“真是个小人精都懂得心疼人了。”

    香竹看着这小皇帝冲着小姐撒娇的模样,嘴角狠狠抽了好几下。

    平时她跟他说句话这小子都拽上了天,仿佛谁欠他钱似的。

    “要是九皇叔在就好了,就可以看看姑姑说的堤坝到底是什么?”

    提到九皇叔钰儿有些失落,九皇叔离开都几个月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半夏微微蹙眉,摸了摸钰儿的小脑袋:“想你九皇叔了?”

    钰儿认真的点点头:“嗯,钰儿想皇叔了。”

    半夏算了算日子,这九王爷应该是雷厉风行的人,做事应该不会拖泥带水。

    可这都几个月了还没有来,应该处理的事情非常棘手。

    为了安慰钰儿,半夏就道:“应该快回来了,等你九皇叔回来你就能跟他一起回国做你的小皇帝。”

    钰儿听到这话,奶萌的小脸上露出一些挣扎。

    好一会才道:“可我也不想离开姑姑。”

    噗嗤……半夏忍不住笑了:“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所以你要学会割舍。”

    钰儿听到割舍二字就心里不舒服:“其实可以两全其美的。”

    “哦?

    那你说说怎么个两全其美?”

    钰儿想了想然后露出粉嫩的小脸道:“你嫁给我九皇叔就可以天天陪着钰儿了。”

    听到这话半夏只觉得头疼:“可是姑姑不喜欢你的九皇叔啊!”

    听到这话钰儿眼睛再次亮了:“可是姑姑说过喜欢钰儿。”

    半夏忍不住轻轻掐掐他的小脸:“姑姑自然是喜欢小钰儿的。”

    钰儿面色突然严肃起来,好一会才仿佛做了重大的决定一般:“那钰儿长大就娶姑姑,钰儿不会嫌姑姑老的。”

    这句话一说出口,半夏跟香竹同时有点车中凌乱了。

    香竹嘴角忍不住抽搐好几下,然后看向钰儿道:“钰儿,小姐有未婚夫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

    钰儿一听这话就炸毛了,当时就不悦的瞪向香竹:“姑姑的未婚夫有我年轻么?

    等我长大他就老了配不上姑姑。”

    呃……半夏简直被这小子给逗乐了,揉了揉钰儿的脑袋。

    道:“喜欢跟喜欢是不一样的。”

    钰儿有些不明白瑶瑶脑袋:“都是喜欢哪里不一样?”

    半夏突然发现她似乎跟这孩子说不清楚,于是道:“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为什么非要长大才知道?”

    “因为人生很漫长,道理就如同这岁月绵长一般,到了一定的阶段才会懂得那个阶段的道理。”

    钰儿的小眉毛都拧到了一起,感觉姑姑的话非常深奥,即使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