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皇上训子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端王被月北翼的话给气到了,他手指都颤抖着冲着月北翼吼道:“你厚颜无耻。”

    即使被端王当场骂,月北翼依旧一副坦然的模样。

    月北翼越是如此,端王就越发的气愤。

    “我不会放弃,我告诉你我会让夏夏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月北翼站在哪里纹丝不动,端王越是暴跳如雷就越显得他风轻云淡。

    高下立见,月北翼无论站在哪里都有一种端倪天下之气势让人自惭形愧。

    好一会端王才反应过来,再看向风华霁月的月北翼自己此刻完全像个跳梁小丑。

    他吐出一口浊气,最后露出虚伪的笑容道:“是弟弟我唐突了,还请二哥原谅。”

    月北翼挑眉,他能这么快反应过来也是很不错了。

    见月北翼不说话,端王已经习以为常。

    他冲着月北翼抱拳道:“二哥,弟弟还有公务在身就先离开了。”

    说完端王就转身直接离开太子府,他是傻了才会来找月北翼拼命。

    现在的他应该找的人是半夏才对,只要夏夏爱上自己那就可以退婚。

    想到这里他直接往侯府而去,可刚到侯府就被告知半夏前去鄢州府看望大哥京墨去了。

    端王从侯府出来,第一时间让人备马要去鄢州府前去找半夏。

    只是还未出城门就被人给拦了下来,那侍卫上前恭敬道:“端王殿下,皇上召您进宫。”

    端王的面色瞬间黑沉下来,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太子给自己使绊子。

    该死。

    他咒骂一句,不过还是调转马头前去皇宫而去。

    只是迎面就看到太子府的马车走来,明显是出城去。

    他停下马问了一句:“不知太子皇兄这个时间出城所为何事。”

    “去陪本殿的小未婚妻,对了父皇叫你别太晚了。”

    月北翼的生意不急不缓的从豪华的马车厢里传出来,得意的格外气人。

    赶着马车的骤风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脸已经黑成一片的端王,自家主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幼稚了。

    马车走远,端王才气的扬起马鞭直接往皇宫而去。

    宫里戒备森严,无论是谁只要走进去都会有一种压抑感。

    御书房内,端王进去规规矩矩的跪拜皇上。

    “儿臣参见父皇。”

    皇上放下手中的奏折抬了抬眼皮,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端王。

    “你去你太子皇兄的府邸去闹了?”

    端王心里憋气,怪不得那么容易就让自己离开了,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

    “父皇,儿臣,儿臣就只是找皇兄理论。”

    听到理论二字,皇上冷哼一声叹口气冷声训斥:“你皇兄定亲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凭什么找他理论?”

    端王知道自己没理,可当时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管如果直接去要跟他拼命。

    现在醒悟过来才知道自己错了,不过虽然错了他也不后悔。

    端王一张邪气又帅的脸露出不甘的神色,梗着脖子看向皇上道:“父皇明明知道二哥有隐疾还任由他去哄骗人家侯府五小姐,父皇这样不地道。”

    皇上听到端王的话,气的直接将桌面上的奏折丢出去甩在端王的脸上。

    简直气的要命:“你这个没有出息的东西,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么你眼里就盯着半夏那丫头看非要跟你哥抢是不是?”

    端王即使被打也不服气,黑着脸道:“父皇,明明是太子皇兄跟我抢。”

    皇上现在简直不能看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不耐烦道:“你……你要气死朕是不是,当初将侯府五小姐许配给你,你自己是怎么做的?

    难道你忘了?”

    端王低着头不吭声,这件事的确是他不对,现在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本来夏夏就该是他的,可自己当初将鱼目当珍珠,错过了他的那摸阳光。

    皇上从龙椅上站起来,走过来气急败坏的指着端王数落。

    “你当众对未婚妻的姐姐示好,多次羞辱未婚妻,最后还为了那个叫青黛的打了人家半夏丫头。”

    “人家一个娇滴滴的丫头经得住你的鞭子?

    你一鞭子下去打的人家姑娘皮开肉绽,弄的群臣都在弹劾你。”

    “侯府的老夫人,不顾那么大的岁数去敲登闻鼓即使死也要让朕取消你跟那丫头的婚约,这些事没过多久难道你都忘了?”

    皇上一字一句都敲打在端王的心里,他感觉难受极了。

    曾经自己那么伤害过半夏,他恨不能时光倒流这样那样的错误就不会再发生。

    他悔,他难受,可事情已经发生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

    所以他一定会用余生来好好保护半夏,他一定会让她知道在他心里她很重要。

    皇上见端王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他听进去了,于是道:“无论如何都是你自己作的,你现在能怪谁?”

    孩子大了而且很有本事,所以也不好太多苛责。

    端王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可也跟天机楼有些交情跟关系,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太过。

    最后叹口气道:“起来吧,闭门思过半月,这半月你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端王听到闭门思过半月,那岂不是又给月北翼跟夏夏相处半月的时间。

    想到这里他立刻磕头道:“父皇,儿臣大闹太子府是儿臣的错,还请父皇棍棒责罚。”

    皇上听到这句话差点吐血,闭门思过是最轻的处罚,这小子脑子是不是被自己给骂傻了。

    “那棍子打在你身上不疼么?

    就闭门思过就行了。”

    端王一听,知道父皇是不打算打他。

    于是道:“父皇,儿子犯下大错理应该打。”

    皇上看着端王坚定的模样,真是无语极了。

    “念在你初犯,这次就闭门思过若是再犯绝不轻恕。”

    端王真是怀疑父皇是不是故意的,什么时候禁他足不行非要现在。

    没办法最后他只能硬着头皮道:“父皇,您打了儿臣儿臣可就出去,若禁足儿臣就只能呆在家里。”

    皇上不解:“你不是刚从外面回来么?

    又出去干嘛?”

    端王不说话,一副倔犟的模样让人头疼。

    皇上想了想之前二儿子跟自己说的话,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当时就黑下脸来,合着他说了这么半天都白说了。

    这小子还想去鄢州府去给太子捣乱,真是气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