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对食又何妨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此刻,堤坝边上的工人都打算离开了,一个个的脸上都挂着失望之色。

    那二狗子大声道:“当初就说过让你们不要轻易相信你们就是不听,现在看看都白做了吧?”

    众人都唉声叹气,对这个新来的知府不再信任。

    让他们白白做这没有任何用处的白工不说,还言而无信。

    就在众人集结准备离开之时,一个工人眼睛一亮道:“快看那是不是知府大人,他身后还有一口口的大箱子。”

    众人瞬间亮了眼睛,一个个都看了过去。

    果然就见京墨快步走过来,神色拘谨严肃,看样子非常重视这件事情。

    一口口装着银子的大箱子抬到道路一边,无一让人在箱子旁边准备了一张桌子。

    府衙的师爷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然后准备好文案。

    看向无一道:“开始吧!”

    无一立刻冲着围过来的众人道:“发放工钱,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乱者不拒不发放。”

    这句话一出,吵吵嚷嚷的人群很快就排成两条长长的队伍。

    接着工头就在师爷的吩咐下,将自己记工的小本子拿过来。

    “你叫什么?”

    师爷看着排在队伍里的第一个人问道。

    “王,王大勇。”

    那男子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想着马上就能拿到几个月来的工钱,脸上的笑容都喜不自收。

    那工头赶紧在小本子上找寻王大勇的名字,然后画勾道:“十两二钱。”

    师爷拿出十两二钱递给那王大勇,还说了一句:“好好干,以后少不了工钱。”

    那王大勇赶紧点头哈腰,开心的冲着师爷点头哈腰的感谢。

    接着后面的人以此类推,每一个人都领到了自己所应得的工钱。

    有些工钱拿的少的人顿时就埋怨二狗子,如果不是二狗子团伙,让他们罢工了那么天他们也不会少那么多天的工钱。

    二狗子低着头,罢工的事儿鼓捣不成,那他就得不到那贵人赏的二百两银子真是太气人了。

    不过,那个人说府衙里已经没多少钱了,怎么突然就冒出那么多银子。

    他不敢多想,低着头赶紧领了自己的那份工钱,然后就悄悄离开这里。

    回到家,果然那个贵人正在自己的家里等他。

    二狗子因为从小偷鸡摸狗不正干,所以到现在连个媳妇儿都没有,家里只有他自己一人。

    见到贵人,二狗子立刻将堤坝工地上的事情通通说了出来。

    那人带着大沿草帽,将自己大半的脸都给遮住。

    听到二狗子的声音,他没有立刻说话。

    二狗子有些着急,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既然无法罢工,那就推毁了堤坝。”

    听到贵人说推毁堤坝,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赶紧道:“那堤坝固若金汤,我一人之力根本无法破坏啊!”

    那人将五百两的银票拍在桌上道:“一个人不行,那就多找一些人,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

    二狗子看着桌子上那五百两银票,眼睛直冒金光,心里高兴的不行。

    那人直接起身片刻不留就离开,二狗的这才赶紧喜滋滋的将银票收起来。

    心里盘算着有了这么多的银票,他可以建议做大宅子,还可以娶几房媳妇儿过这农村里的富贵日子。

    “……”端王从云幽回来,就听到半夏跟月北翼已经订婚的消息。

    听到这件事他当时就愤怒不已,直接大闯太子府。

    端王这段时间以来伪装的温润再绷不住,狂躁的性格再次暴露。

    手中的长鞭将太子府里看门的小厮给打了个办死,可小厮坚守职责就是不准端王入内。

    管家看着端王如同疯了一般的暴怒模样,吓的额头冷汗连连。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第几次禀报了,看着骤风充满了祈求。

    “骤风金卫,若是太子殿下再不制止那小子就要被端王给打死了。”

    就在骤风要说话时,书房内月北翼的声音响起:“让他进来。”

    管家这才一副如释重负一般,赶紧跑去大门口道:“端王殿下,太子殿下请您进去?”

    端王气冲冲的拿着鞭子直接冲到月北翼的书房,二话不说就要往月北翼的书房里闯。

    只是他还没走两步就直接被骤风给拦下:“太子殿下的书房重地,没有太子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去。”

    “滚开。”

    端王怒喝,此刻他可没有什么好心情跟谁纠缠。

    骤风丝毫没有让开,依旧挡在愤怒端王的面前。

    “找死。”

    端王气的直接拿着鞭子冲着骤风给挥了过去,骤风身手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甩过来的倒刺软鞭。

    端王皱眉,这是第二次跟骤风交手,他内力极高并没有用几成力就能接住自己的鞭子。

    如此异于常人真的只是大月国的普通人?

    他真想真真正正的跟骤风比试一下,如此来试探他真正的武力跟内力。

    可是平常人的他,即使厉害只是跟大月国的武功高手差不多。

    除非他动用鬼门内力,但是如此自己就会暴露,所以他现在即使不甘也只能忍着。

    就在这是,书房的门被打开,月北翼黑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对于月北翼的冰山脸众人已经习以为常,他若是笑了才是最不正常了。

    端王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就想着跟月北翼拼个你死我活,可等了这么久,愤怒揍人发泄已经将怒火冲刷掉很多恢复些许理智。

    他收起自己的鞭子,看向月北翼质问道:“你是故意的?”

    月北翼看了一眼四周,周围的人包括暗卫在内的人都瞬间消失。

    “故意什么?”

    “故意在我离开的这段期间里哄着那傻丫头跟你定下亲事。”

    “哼!夏夏有婚姻自主的权利,她心悦本殿才会同意。”

    月北翼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反正夏夏就是喜欢他必须喜欢她。

    端王怒不可竭,当时就吼道:“她单纯善良所以才会上你的当,你已经不能人道为什么还要去害人家一个清白的姑娘。”

    “她只要爱我,我们对食又何妨。”

    月北翼懒得解释,不过只要能够让端王相信夏夏爱他,他简直是不遗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