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不要脸怪别人?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见天机公子不再搭理她们,众夫人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之前还以为带来女儿,万一得到这位公子的青眼,可是有青黛在前作死后面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半夏见众人都看过来,然后看向天机公子身边的婢女道:“还请这位姐姐收下。”

    半夏说明,那些夫人瞬间明白一个个将银票统统交给那婢女。

    婢女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见这位公子也不说话应该是没有意见,如此才放心。

    结束后,那婢女将银票收起来然后送众人出去。

    一切都显得很自然,出了神女阁各位夫人都送了一口气。

    一个个都跟半夏打了招呼然后就先离开,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落下心情愉悦不少。

    半夏目送他们离开,青黛突然出现黑夜中看不清楚她的脸,可是她的声音非常明显。

    “为什么这样对我?”

    半夏有些无语,那婢女看向半夏半夏对那婢女道:“你先回去。”

    那婢女点头然后回到后院将门关上,半夏这才看向青黛。

    “姐姐,这是何意?”

    半夏以为她的走了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在这里等自己。

    青黛上前,接着月光才勉强看清楚。

    她手指着神女阁后院内,质问:“刚刚在里面看见我难堪你很高兴是不是?”

    半夏无语了,合着她被人羞辱这是怪上自己了。

    她脸上瞬间冷然:“姐姐,是我让你下跪的?

    是我让你当牛做马的?”

    青黛面色一僵愤恨道:“可你明明可以帮助我说话的,可是你没有。”

    半夏冷眸微沉声音都带着不悦:“你自己做的孽打算让谁帮你圆场?

    若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起那不该有的心思又怎会被人羞辱?”

    “你……”青黛一时语塞好一会才道:“我没有。”

    半夏冷笑:“有没有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么?

    虽然四月的天已经很暖可是夜里还是会凉姐姐穿那么少就不怕冷?

    还有姐姐你的领口本来就松还压的那么低让人一览无余姐姐你现在可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青黛被半夏奚落整个人都不好了,身手就要去打半夏。

    半夏接住青黛打过来的手:“姐姐这样就受不了装不下去了?

    姐姐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难为我对你处处防备可你却蠢笨如猪不配做我的对手。”

    “为什么?

    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我充满敌意以前的你明明不是这样的。”

    青黛不服气,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姐姐,你觉得人被害多了还会傻到当她是好人?”

    即使是黑夜勉强看清楚,青黛此刻被半夏盯着都有一种被打落地狱的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

    “八岁,第一次在乡下见你,你给我的糕点有毒我吃了差点被毒死你哭的很伤心说你拿错了我信了。”

    “九岁,你再一次来看我,我们出去玩回来时明明有进路你不走非要绕偏远的路,半路下雨在一处破房子躲雨你要出去让我等你一会房子却塌了。”

    “十岁,你来时给我带来一条狮犬你说它很乖很听话,可是你刚走那狮犬扭头就来咬我,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么?”

    “十一岁……十二岁……十五岁我快要及笄那日我如何掉入池塘姐姐可还记得。”

    “姐姐每次都会用眼泪诉说你的冤枉,我每次都像个傻子一样相信,姐姐你真的冤枉么?”

    青黛被半夏句句属实的话语吓的后退两步,手都在颤抖。

    是啊,对于半夏的迫害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可是她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她嫉妒,她讨厌,她恨,凭什么这个小贱人的运气那么好。

    天命凤女是她,绝色之美依然是她,父亲最疼最宠还是她。

    “我不甘心,我只是不甘心凭什么你的命比我的命好。”

    半夏冷哼一声,直接越过她离开。

    前世的自己对青黛是无条件的信任,只因为她是自己的姐姐。

    直到大婚的那天,轿子抬到不知名的地方,她被人虐待青黛狰狞的面孔让她看清楚事实的真相。

    从此她再也不是那个傻傻的感觉天下的都是美好的女子,从此她变成了一个只要报仇的厉鬼,即使死也要拖她们下地狱。

    青黛蹲在地上抱着大腿哭:“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老天爷你为什么那么不公平呜呜呜……”暗中将一切都捕捉到眼里的月北影看着蹲在那里哭的青黛,眉头紧紧皱着。

    之前她说过半夏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可是现在听他们姐妹俩的谈话似乎跟青黛描述的不太一样。

    他还是没忍住走出来,身手看向青黛。

    青黛含泪的眸子抬起头,可是因为是黑夜看的不是太清楚。

    “起来。”

    月北影开口。

    因为这段时间的学习,声音模仿的已经跟月北翼差不多了。

    当时青黛就诧异的看着月北影:“太,太子殿下。”

    月北影直接将她拽了起来,没有再说话那双漆黑的眸子打探着青黛的反应。

    青黛想到刚才自己跟半夏的对话一定被太子殿下都听到了,所以太子殿下应该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害半夏的。

    想到这里她立刻露出慌乱的神色,道:“不,我没有,那些都是巧合不是我做的。”

    青黛见月北影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自己,于是又道:“我只是不甘心,父亲祖母偏疼偏宠半夏,可是我却不被他们看中,太子殿下我……”月北影听到这句话,内心的某处仿佛被撞击一般。

    他何尝不是被人丢弃的,所有的宠爱都在哥哥身上,而自己却要忍受那非人的折磨与痛苦,只能不见天日的活着。

    青黛见月北影不说,想到之前太子殿下对半夏那小贱人的维护,顿时心慌。

    月北影上前一步,青黛立刻吓的退后数步道:“太子殿下不要,不要。”

    然后转身快速的离开,跑的飞快,生怕下一秒就被太子殿下碾碎。

    月北影皱眉,她说不要就是不让自己靠近,一个不为权势低头的女人是会算计害人的恶毒小人么?

    马车里,一阵风吹过车厢里突然多了一个身影。

    “你怎么来了?”

    半夏看着月北翼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