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漏网之鱼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屏风被打开,瞬间一位模样俊美的男子露了出来。

    只见他慵懒的半躺在太贵妃塌上,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仿佛能摄人魂魄一般让人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半夏故意上前问道:“大哥,您看这忙?”

    天机公子没有立即回答半夏,而是目光扫向半夏身后的莺莺燕燕。

    那些夫人见贵人公子看过来,纷纷将自己的女儿给露出来。

    那些闺中小姐知道这位公子是天机楼的,一个个都起了巴结的心思。

    这中间的贵女,除了半夏以外唯有青黛与秦月华最为出色。

    果然看了一圈过后天机公子将眼眸定格在秦月华跟青黛的身上,秦月华心心念念月北翼所以对天机公子并不感冒。

    只是因为母亲说让她过来,若是得了眼缘跟天机楼扯上关系,那太子自然会高看她一眼,如此才跟着来的。

    青黛应着天机公子的眼神,心里暗暗发喜,现在刚好是表现的最好机会。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下,青黛突然上前一步直接跪在天机公子的面前。

    就在众人还没有弄清楚情况之时,青黛那如黄鹂鸟般好听的声音响起。

    “公子,妹妹说能够将弟弟流出来全是公子的功劳,公子您救了小女的弟弟一命,小女即使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说话之时,青黛的脸色微微泛红,特意压低身子露出她那若隐若现的深沟。

    这些个夫人哪个不是个人精,这当着她们的面就赤(裸)(裸)的勾引岂能看不出来。

    众夫人心中鄙夷,不过同样暗恨自己的闺女没有这份心机。

    丁霜却是一脸的感动,低声道:“青黛就是太善良了,为了弟弟能够付出那么多。”

    丁夫人听到女儿这话,恨不得在脑袋上狠狠敲打,将这个蠢货给敲醒。

    天机公子这才低眸看向跪在自己脚边的青黛,她故意压低领口让天机公子眉头微皱。

    这么明显的勾引让他心里一阵恶心,他喜欢那种干干净净纯粹若半夏那样的女子。

    向这种带着某种动机目的如同青黛这样的女人,只能让他心生嫌恶。

    不过他很快就隐下心里的那些恶心,恶趣味的说道:“做牛做马倒是不必,不过本公子身边还少一个倒夜壶的婢女你就卖身过来吧!”

    这句话一出,众人在心里暗暗发笑。

    这青黛想要以色惑人,不过人家公子根本就看不上她。

    青黛的脸色瞬间变成青色,言语的屈辱瞬间凝聚于心。

    只是现在被这么多人看着,青黛顿时下不来台。

    让她给人当婢女已然是屈辱,现在让她给这个男人当倒夜壶的婢女更是对她的侮辱。

    就在这时丁夫人冷哼一声:“刚刚可是有人说要给人家公子当牛做马来着,现在牛马不让做只是当婢女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这句话明显就在打青黛的脸,若是青黛不同意那就坐实了她刚刚虚情假意的模样。

    青黛赶紧去看半夏求救,现在只有半夏能够给自己解围。

    半夏仿佛没有看到青黛投过来的求救眼神一般,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天机公子的身边。

    丁霜心里不舒服,母亲这样说自己的好姐妹,顿时没有忍住:“母亲,您怎么能这样?”

    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丁霜一眼,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肯定不让女儿难看。

    现在她为了让女儿看清楚,也为了讨好半夏只能拿青黛开刀。

    于是她笑道:“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刚刚是青黛自己说的当牛做马的报答人家公子,而且众人也都听到了母亲只是实话实说哪里不对了?”

    丁霜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点点头看向青黛。

    秦月华站在秦夫人身边一直都没有说话,不过从这一点可以看的出,这位公子如此从某方面来想也许是在为半夏出气。

    “怎么?

    不愿意?”

    天机公子挑眉不耐烦的问道?

    青黛都快哭了,她愿意才怪。

    就算是里面里子都不要她也不会愿意,毕竟即使在天机楼可奴婢就是下人,这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她才不会当下人,死也不会。

    于是笑的有些勉强道:“公子的大恩小女铭记在心,只是家中还有父亲祖母需要孝顺,所以公子的恩德小女子只有下辈子来报答。”

    “哼!”

    天机公子冷哼一声,对青黛不屑一顾:“虚伪。”

    “今世的恩你来事报亏你说的出来,有没有来世暂且不说,就说你既然知道家中还有祖母父亲要侍奉就不该轻易许下承诺,这是不孝,既然许下承诺又做不到这是不义,你这种不孝不义的东西就不该做人。”

    天机公子的话清楚明白,又句句将道理抛析明白不用动手都羞的青黛抬不起头。

    众人的目光鄙夷不屑甚至还有轻蔑全部都聚焦在青黛的身上,以前的青黛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狼狈。

    青黛心里的屈辱简直让她恨的不行,一定是半夏那个小贱人跟这位公子说了什么,所以这位公子才会如此针对自己。

    即使是脸皮再厚,青黛也呆不下去当时就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半夏揉了揉发疼的眉心,真不明白青黛的脑回路究竟是如何构造的,回回都能被自己作死。

    天机公子又看了一眼众夫人不耐烦道:“我只是天机楼一个看大门的,为了这件事也是跟上头说尽了好话才办成,放下该留的就走吧!”

    半夏无语,这张口闭口看大门的,您还能不能再装的低调点?

    天机公子说完眼睛就停留在秦月华的身上:“小爷我记得那个叫秦月华的好像是漏网之鱼。”

    听到这话青黛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可以说是非常害怕万一被抓那该怎么办?

    秦夫人心里也是发毛,早知道就不该带女儿来的,现在是不是要惹上麻烦了?

    谁知道天机公子停顿片刻话锋一转又道:“既然这件事小爷我已经疏通关系你也不必再去受那牢狱之苦,不过该上交的那一份绝不能少。”

    听到他这样说,秦母女俩总算放下心来。

    秦夫人赶紧赔笑道:“那是自然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