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与小王谈条件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元至公公放下茶杯冲着半夏点点头,然后跟着半夏出去了。

    外面无人,半夏道:“公公,虽然小女曾经救过天机楼的贵人,可毕竟求人办事也不是白求的,臣女将弟弟弄出来可是花了大价钱。”

    元至公公诧异,天机楼的人竟然也敢收黑钱?

    见元至公公脸上的表情不太对,半夏赶紧做出噤声动作。

    低声道:“这件事只有我跟当事人知道,不宜传出去。”

    那元至公公明白了,哪有不贪婪的人,只是看有没有遇到对的搭桥人。

    半夏救过天机楼的老楼主,所以出银子救人那些办事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收了好处又全了老楼主还这个人情简直有益而无一害。

    于是赶紧道:“花银子能够解决的事情那就不是事情。”

    “可是一下子救那么多人怕……”见半夏犹豫,那元至公公赶紧又提醒道:“救一个人也是顺水人情多救一些也是一样,他们暗地里捞了银子又帮老楼主还了人情,又这个人情在回去也好交差。”

    半夏就知道这元至公公聪明,想事情想的透彻。

    于是故意装出一副纠结的模样道:“那臣女只能尽最大的努力试试成与不成臣女也不敢保证。”

    “半夏小姐只尽力就成,皇上知道小姐聪慧明白这件事该怎么办。”

    送走元至公公,侯爷就将半夏叫到大厅。

    玄参看到半夏进来,立刻给半夏跪下道:“多谢姐姐从中周旋救了弟弟一命。”

    半夏低眸就看到玄参虽然是感谢自己,可眸中的算计十分明显。

    她就知道他虚伪的让人恶心,不过面上依旧带着亲和的笑容。

    “弟弟,都是一家人不用说那两家话。”

    说话之间,半夏就将人给扶了起来。

    侯爷对女儿十分满意,女儿真的是能干让他骄傲。

    “夏丫头,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

    侯爷坐下,看向半夏的眸子满是关心。

    半夏坐在父亲身边道:“女儿已经跟公公说清楚了,这件事会尽力而为办成自然是好,若是办不成那也不能怪我。”

    侯爷点点头,赞同女儿说的话:“女儿说的对,这件事办的成最好,真办不成也不能让人怪你。”

    玄参站在侯爷身边,面上非常听话安静。

    心里却在猜测半夏的话中几分真假,她又能从这件事中捞到什么好处。

    只是这个半夏心思缜密,即使跟父亲说话都滴水不漏,他听了半天什么信息都没有听到。

    半夏让侯爷歇着,自己直接回到忘忧小院去了。

    “回来了回来了。”

    丁岩琨看到自己女神的那摸倩影,就赶紧提醒还在发愁的哥俩。

    月染眯起眸子去看冲着他们走过来的半夏,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半夏直接来到亭子这边,悠然的在月染的对面坐下。

    依琳公主见小姑子回来,立刻亲昵的挽住半夏的手道:“小姑子……”“嫂子你心疼哥哥我知道,可是今天他们若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我是不会管的。”

    依琳公主瞬间将自己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心疼的看着凉姜。

    丁岩琨都急了:“你们兄弟赶紧想阿怎么就那么笨现在都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凉姜跟苍术两人同时给了丁岩琨一个白眼,特么的罪魁祸首就是丁岩琨,他小子还敢在这里叨叨。

    半夏挑眉看向两个哥哥:“想出来了么?”

    苍术直接给半夏一个白眼:“别说话,让我再想想。”

    半夏在心里直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提醒道:“生意之道离不开一个利字,钱有钱股房有房股人有人股……”话点到为止,自己都将话说的这么明白了,若是这哥俩还不明白,那就真的是没救了。

    月染轻笑:“就知道夏妹妹冰雪聪明,想在你手低下讨便宜简直难如登天。”

    半夏听到那个夏妹妹就感觉恶寒,不过面上依旧挂着友好的微笑。

    凉姜看了一眼月染又看看自家宝贝妹妹,想到妹妹的话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立刻道:“药膳方子可以用入股的方式来投入。”

    月染丝毫不露任何情绪,只是轻轻拿起一杯清茶放在鼻端只是闻了闻。

    半夏也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月染。

    苍术本来就急看着他们这闲得蛋疼的模样就吵吵道:“用方子入股行不行,你们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月染这才放下茶杯转动了一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道:“若是本王不同意呢?”

    苍术跟凉姜两人都傻眼了,好不容易给妹妹说服了,这小王爷还拿上了。

    “没关系,那就当你们之前的投资打了水漂。”

    半夏这么一说,凉姜跟苍术两人更加着急了。

    “夏妹妹,这点损失不算什么,本王赔的起。”

    半夏也一副满不在乎的口气道:“只是损失一些钱财罢了,也刚好趁着这个机会让哥哥长长记性。”

    “妹妹。”

    苍术着急。

    半夏看向他道:“哥,远光放长远这才赔多少,别忘记北城西郊的商业街。”

    苍术跟凉姜两人瞬间醒悟,虽然还是很心疼可是跟商业街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于是兄弟俩淡定了,苍术十分自豪道:“赔就赔呗,我们有一个能耐的妹妹赔这点能识清人也极好。”

    说完兄弟俩的眼睛同时不屑的看向丁岩琨,以前跟丁岩琨不太熟甚至可以说不对付。

    可自从打架事件过去后,这丁岩琨就跟狗皮膏药一般黏了过来。

    接触久了觉得这小子还行,是个可以交的朋友。

    可没有想到他竟然帮着小王爷算计妹妹的药膳方子,这就让他们兄弟无法忍了。

    丁岩琨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赶紧道:“小王爷别呀,这里里外外投资不少,就算您不缺这点银子可您可是保证过让老王爷一天三顿都吃上药膳的。”

    殊不知,月染就等着丁岩琨这个台阶呢!他不过是想要试试半夏究竟几斤几两,现在可知这丫头,能屈能伸拿捏有度甚至有些很多男人都做不到的魄力。

    若是换个人,宁愿亏一些也不想银子全打水漂。

    可是半夏这丫头,宁可用银子打水漂来逼迫自己就范,可惜她没生成男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