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京墨难为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月北翼微微蹙眉,骤风第一时间上前阻止桃枝靠近。

    桃枝心里清楚太子殿下是不允许人靠近他三步远的,所以保持的距离刚好。

    “走。”

    月北翼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桃枝,直接离开。

    桃枝心急又叫了一声:“太子殿下。”

    月北翼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已经跟骤风走远。

    “殿下。”

    骤风开口。

    “嗯。”

    “刚刚那个丫头有些面熟。”

    月北翼没有吭声,骤风仔细想了想道:“好像是之前救出金家无辜人之一。”

    “她若安分守己就算了,不然杀。”

    “属下遵命。”

    “去通知天机公子三日内必须到。”

    听到这个骤风嘴角狠狠抽了无数下,三日内到殿下您认真的?

    从天机楼到大月国日夜兼行,也要半月之久,这盘日内到达似乎有些困难。

    好吧,太子殿下宠妻无下限,只能可怜他们这些下属了。

    桃枝心里失望,回头就看到半夏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她赶紧道:“五小姐奴婢受伤了,请五小姐赐药。”

    半夏眼眸微冷,为了太子不惜伤害自己,这个女人还真是狠。

    “赐药。”

    半夏丢下两字,直接往房间而去。

    “……”鄢州府,京墨看着半夏的信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

    半年的时间,妹妹就已经将金家铲平这中间一定有人相助那个人应该是太子殿下。

    想到太子殿下京墨的眉头微不可查的蹙起,太子妃这个位置在风口浪尖上,妹妹不知道能不能应付。

    他一定要做出好的业绩赶紧被掉回都京,如此才能与妹妹一同分担。

    “大公子,有点小麻烦。”

    无一走进来禀报。

    京墨放下手中的信,看向无一:“什么?”

    “运河旁筑堤坝的工人闹起来了。”

    京墨皱眉,将手中书信收了起来道:“走去看看。”

    子晴郡主看到京墨出去,第一时间凑了上去:“你去哪?

    我也去。”

    京墨黑脸:“处理公务,你好好在府衙里呆着。”

    “不行,我又不是你的犯人,我也要去可以适当的保护你。”

    京墨:“……”无一:“……”看着这俩人的神情,子晴郡主瞬间就不高兴了。

    “你不相信我的身手,无一师父可是说我对付几个小毛贼不成问题了。”

    子晴郡主说话之间还做出一副她很强壮的模样,本来就清秀的模样做出这幅样子显得十分滑稽。

    无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觉这个徒弟有点傻。

    京墨依旧黑脸:“我去巡查又不是去打架。”

    “可万一有人打你怎么办?

    没有我的保护你会被揍的爹娘都不认识你你信不信?”

    京墨:“……”“咳咳咳……”无一都觉得被小徒弟尴尬到了,咳嗽两声对京墨道:“要不就让她跟着吧,有属下在定会无事。”

    京墨看着子晴郡主那渴望的小表情,只能点头道:“不许离开我视线范围内。”

    依琳公主立刻点点头:“你放心我保证听话。”

    京墨无奈只能带着依琳公主与无一一起往运河堤坝而去。

    运河本来只是一条河,百年来也没有出过事,可是自从新的知府来了就让人在这里建造一个堤坝。

    即使百姓们心里不情不愿,可还是答应每家每户出一个壮丁。

    一群人都坐在地上休息,谁也不打算干活。

    有人道:“知府大人来了,知府大人来了。”

    有人轻哼:“他来了我们也不干,天天这样做白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监工的头头看到京墨,赶紧凑上前来讨好道:“大人,这些个刁民又闹着罢工,三天两头如此工程都被延误了。”

    京墨神色不太好看走上前去问道:“是谁带头闹事。”

    那些工人看着京墨身后并没有带官差衙役胆子也就大了一些。

    其中一个汉子站起来道:“大人,您让我们修建这个什么劳什子的堤坝到底干嘛用的,您说惠利百姓可我们都没有看到。”

    “大人,若这是国家让修建的我们也就认了,可是国家也没有出文书让修建,您却如此这是拿我们这个百姓消遣么?”

    “不是国家让建造的,建造这破堤坝又没什么用,大人是不是觉得我们百姓很闲不用下地干活?

    就算很闲谁不想坐在家里凉快谁愿意来这里遭这个罪?”

    这些人越说越激动,京墨已经解释无数遍,可每一次都会被嘲笑一遍。

    没办法他还是硬着头皮道:“这堤坝是用来防水用的,万一发大水……”“哈哈哈……”不等京墨将话说完,众人就哄笑起来。

    “大人,我们在这鄢州住了几十年从未遇到过发大水,而且祖祖辈辈都没有遇见过,大人您这是不是有点己人忧天了?”

    “大人就算真的发大水你让建造这劳什子的堤坝有用么?

    草民活了那么就都没有听说过堤坝这个东西。”

    “这出力不挣钱的活反正老子是不干了谁爱干谁干,若是因为这件事被抓那我家人就上京告御状。”

    “对对对,我们也不干了我都听说了这根本不是国家派的活计,我们不干也不犯法。”

    “走走走,回家种地去,谁爱在这里耽误时间。”

    那些工人一个个都站起来要离开,根本就没有丝毫留下来的意思。

    京墨看着众人道:“都不许走,修建堤坝可是大事不能耽误。”

    那些工人没有一个停下的,自顾自的往家里走。

    京墨急了,立刻道:“我私人给你们发工钱。”

    这句话一说出口,众人都停了下来看向京墨,心里猜测这句话的真假。

    子晴郡主一听这个顿时就急了,低声道:“你是不是疯了,这本来是为他们好现在你私人拿出工钱给他们你傻不傻。”

    无一也低声道:“公子建造堤坝的石头泥土都是您出钱买的,再发工钱就太亏了。”

    “为百姓眸福利没有亏不亏的这一说。”

    无一也急了,将京墨请到一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小姐运过来百万两白银用来养私兵跟修建堤坝已经所剩不多。”

    他又看了看那么多的工人道:“这工人上万这每日的工钱都是巨大的消耗。”

    子晴郡主也走过来道:“就不该惯着他们,国家不知道堤坝不出银子你自己将筑堤坝的银子拿出来,那些人只是做半年白工而已,半年白工能换来永世安宁他们还闹都是一群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