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暗中观察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妹妹的话,彻底将苍术打入谷底。

    他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是那样的人,即使并非一个母亲可至少是他血亲的弟弟。

    也许他以前就可能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他从内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

    半夏知道一下子让哥哥接受那是不可能的,于是道:“哥哥,你什么都不要说就静静看着就成。”

    留下这句话,半夏离开前厅此刻的哥哥需要冷静。

    月北翼赶过来时,大门口干干净净人都已经走光了。

    他直接进入侯府,直奔忘忧小院走去。

    半夏跟芍药正说着什么,见太子殿下走过来就对芍药说:“你先去吧!”

    芍药感激的点点头:“小姐,奴婢这几天不在您要好好照顾自己。”

    半夏依旧点头:“嗯,记住多陪老人说说话有益她的心情。”

    “小姐,奴婢明白了。”

    “有困难就回来找我。”

    “小姐奴婢记下了。”

    芍药说完就给走进来的太子殿下行礼,然后离开。

    半夏挑眉:“你怎么来了?”

    小女人如此疏离的态度让月北翼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走进半夏低声道:“你不欢迎本殿。”

    半夏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欢不欢迎你都来了不是么?”

    月北翼真是拿这个小女人没有办法:“小没良心的,本殿知道侯府被人为难特意来帮你解围,最后却被你如此不冷不热的对待。”

    “事实上,太子殿下白来了一趟不是么?”

    前世的自己太过于依赖月北翼,所以最后像个傻子一样落得那么一个悲惨的下场。

    所以今生,无论是什么自己都要亲力亲为,有困难只有自己解决才会更加坚韧利于成长。

    月北翼叹口气,心里知道小女人会妥善处理,可是他还是担心忍不住过来看一看。

    想到了什么,半夏立刻道:“天机楼查冒充天机学院骗金案是让谁来的?”

    月北翼不知道小女人为什么问这个,于是道:“你想救谁一句话的事。”

    “全救呢?”

    半夏试探性的问。

    “你一句话的事。”

    呃……这会不会太随便了,您身为楼主不应该以身作则敕令严惩么?

    “这件事你管么?”

    “这点小事本殿不会插手。”

    半夏想了想觉得也是,人家是堂堂天机楼的楼主自然不会管这种小事。

    “那来人会是天机楼的长老或者使者么?”

    “这等小事,长老使者同样不会插手。”

    呃……这根本就是没有办法愉快的聊天了,怎么想套路一些消息出来这么难。

    没办法,半夏只能直白道:“那前来查这案子的人认识我么?”

    月北翼直接道:“不认识。”

    曾经接触过小女人的人也就是顶层的那几个亲信,天机楼之大九国无法比,每个部门都有专门的管理者。

    看小女人面色带着失望,月北翼道:“是天机学院真正的院长。”

    半夏听到这话,心里暗暗盘算着如何去跟那个院长套近乎。

    看着小女人一副发愁的模样,甚至不愿意跟自己开口,心中苦涩一笑十分无奈。

    他多希望小女人可以唤自己,无论她要做什么只需要跟自己说一句,他赴汤蹈火都会去做。

    他猜透了半夏的心思,身手摸摸半夏的小脑袋道:“天机公子会前来协助。”

    听到这话,半夏瞬间露出惊喜的神情:“真的?”

    月北翼点头:“嗯,真的。”

    一边的骤风十分不理解,天机公子在军事那边忙碌,哪有功夫来处理这等小事?

    看到小女人的笑,月北翼就觉得心里有些极大的满足,既然不能明着帮她那就按着来吧!暗处,一个身影紧紧盯着月北翼看,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的神情口气。

    平日里他觉得月北翼很冷,冷的仿佛根本就不像个人,冷的就如同行走的冰块。

    可是现在,他竟然对一个女人如此温柔如水,那眼神仿佛能够将人溺毙。

    只是那个女人被月北翼高大的身躯挡着,他根本就看不到那女子的模样。

    不过不用看见也该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定是月北翼的未婚妻半夏。

    皇后口中心机深重的女子,还有青黛口中的恶毒妹妹。

    想到青黛,暗中的月背影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这里好像就是那个爱哭鬼的府邸。

    月北翼悄悄消失在暗处,则是暗中差点侯府所有的院子。

    “小姐,听说太子殿下来了。”

    桃枝心急如焚想要过去可是根本就没有借口只能来挑唆青黛。

    青黛听到月北翼来了,心中嫉妒的紧。

    半夏能够跟月北翼订婚,那将来的真龙一定就是月北翼。

    以前觉得端王是好的,可是端王那般残忍不要也罢!太子殿下将来的真龙,又是大月国的真龙。

    想到这里,青黛心里更是不甘心,半夏那个小贱人凭什么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睐,她不甘心就是不甘心。

    “小姐,太子殿下此刻就在忘忧小院。”

    桃枝心里都快急死了,心里暗骂青黛就是个不中用的。

    青黛心里自然是想去的,可是想想太子殿下对自己的态度,而且现在她不能得罪半夏于是只能压下心中悸动。

    她瞪了桃枝一眼冷哼一声:“他来就来与我何干?”

    扔下这句话就直接转身往小玉楼方向走,此刻什么逛街的心情都没有了。

    桃枝看到青黛离开,心里急的要命,同时更加觉得青黛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

    想了想,她撩开自己的袖子一咬牙马上地上的石头故意将自己的胳膊给划破,然后往忘忧小院而去。

    月背影刚好将这一幕看了个清楚,轻蔑冷然的看了一眼那婢女。

    随后又看向青黛离开的方向,面对权贵青黛都不屑一顾还真是个好姑娘。

    当然月北影被青黛没有前去巴结月北翼而给取悦了,觉得青黛是个好姑娘。

    他身形一闪跟着青黛来到小玉楼,只见青黛站在窗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在暗处悄悄观察着青黛,她的确很美,美的让他想要触碰,可是现在自己还不能。

    那边月北翼刚要离开,桃枝就匆匆过来。

    “奴婢,奴婢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