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侯府被围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如果是以前,金老爷子绝对不会告诉玄参。

    可是现在,除了玄参他根本就没有可用的人。

    而且他的子孙都已经死了个干净,现在只剩下玄参跟小皇子那个外孙。

    他年龄大了,没有生孩子的能力可就此无后这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

    小皇子身为皇子他不敢多想,所以将来能讲玄参养在身边也是可以的毕竟玄参也有他的血缘。

    于是并没有隐藏金钥匙的秘密:“三个金钥匙可以打开一座宝藏。”

    玄参听到这话,简直不可思议。

    “外祖您说什么,那三把钥匙可以打开宝藏?

    什么宝藏?”

    “当年异性王富可敌国所以遭到先帝的忌惮,最后异性王谋反被株连九族,可王府的所有财产统统不见,皇上命人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时间久了就此作罢。”

    玄参听到这里,诧异道:“那外祖父是如何知道的?”

    “当年外祖父也参与了异性王谋反的案件,其实异性王府少了两个人,那两个人正是异性王的妹妹跟刚刚出生的女儿。”

    听到这里,玄参仿佛联想到了什么:“外祖您的意思是祖母她……”没等玄参说完,金老爷子就点点头道:“当年我查了很久最后才查出你祖母就是那异性王的嫡亲妹妹,月霜是异性王的女儿。”

    “那个女人跟父亲其实是表兄妹?”

    金老爷子点点头:“让你母亲嫁给你父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得到那三把金钥匙。”

    玄参突然明白了什么,同时心里多了一个筹码。

    他若是拿着这个筹码威胁半夏那个小贱人,半夏还不乖乖的听话。

    她母亲跟祖母都是罪臣家属,被接发出来可是会被诛杀的。

    看着玄参那充满算计的眼神,金老爷子瞬间黑脸。

    “告诉你,拿不到金钥匙绝对不能轻举妄动,更加不能揭发她们,不能打草惊蛇。”

    听着金老爷子的话,玄参赶紧点点头道:“外祖,孙儿心里有数。”

    金老爷子这才点点头道:“这金钥匙不光可以打开宝藏,还可以召唤异姓王的旧部。”

    听到这话玄参的眼睛亮了亮:“外祖您的意思是?”

    “哼!臭小子不要问那么多,你的任务就是拿到那三把金钥匙,以后外祖去了留下来的一切都是你的。”

    一句话直接挑明了金老爷子的目的,玄参心里可以说是惊喜万分。

    外祖想要那至高无上的权利,那么将来那位置岂不是就是他的。

    听到脚步声,金老爷子赶紧将食盒递给玄参道:“我先走了,你记住外祖的话。”

    牢头走过来,金老爷子就已经走了过来。

    牢头面色露出不悦:“送完食盒不赶紧出来墨迹什么呢?”

    金老头赶紧赔笑道:“老爷让奴才给少爷带几句话。”

    “行了行了,赶紧滚。”

    牢头十分不耐烦。

    金老头赶紧匆匆离开,只是在暗处阴狠的目光看了一眼那牢头。

    哼!等他成了九五至尊首先就要将这个牢头全家株连九族。

    以前他并没有这种想法,可是皇帝竟然不顾情面灭了他金家满门,这个仇他必须报。

    反正现在就他孤家寡人一个土埋大半截的老头子,什么都能豁得出去了。

    “……”侯府门口,一辆辆马车,一顶顶轿子将整个侯府都堵得水泄不通。

    疾雨第一时间禀报:“老爷,外面秦夫人求见五小姐。”

    “老爷,外面丁夫人求见五小姐。”

    “老爷,外面潘夫人求见五小姐……”药侯爷听到这些人只觉得头大:“就说五小姐不在让她们都回去。”

    “老爷,她们说了不等到五小姐是不会走的。”

    “这……”依琳公主见公爹为难,立刻站起来道:“我去。”

    半夏担心:“嫂子外面人多。”

    “人再多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凡事要讲个理字你就别管了。”

    说着,依琳公主已经走出前厅。

    直接来到大门口,看着那些贵夫人道:“我家小姑子不在家,诸位还是回去吧!”

    秦夫人立刻上前道:“二娘子,这五小姐在家我们可都是知道的,她若执意不见我们,那我们就等到她出来为止。”

    “就是,就是,我们就等到她出来为止。”

    其她几位夫人同时站出来,反正那架势是不见到半夏决不罢休。

    依琳公主瞬间就被气到了:“你们还讲不讲理,我家小姑子又不欠你们什么,你们凭什么堵在我家门口。”

    凉姜跟苍术两人得到消息匆匆从工地回来,就看到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挤进来,就看到这些人根本就是来逼迫的,哪里是来求人的?

    苍术那个暴脾气,当时就跳起来吼道:“都说了我妹妹不在家,你们还要堵着不走什么意思?”

    丁夫人上前:“我们都已经打听清楚了,半夏小姐明明在家,今天不见到半夏我们是不会走的。”

    苍术气的跳起来吼道:“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我说我妹妹不在就不在,来人将这些人都给小爷我轰走。”

    瞬间从侯府中跑出十几个拿着棍棒的家丁,一个个都等着少爷命令。

    秦夫人看着围过来的人,心生一计当时就跪了下来。

    拿着帕子掩面而泣:“二娘子,半夏小姐明明在家何必要诓骗我们她不在呢,我们只是想请半夏小姐救命而已呜呜呜……”其她几位夫人反应过来,也统统跪在地上,求道:“二娘子,平常我们几家也经常走动,总不能遇到事情就对我们避之不及,这样太伤感情了。”

    依琳公主简直被这几个女人给气死了,平常谁跟他们走动多了,都是心术不正的,巴不得离她们远点才是。

    此刻,围观百姓瞬间就对这几个下跪的妇人同情起来。

    既然以前关系不错经常走动,那朋友有难就该施以援手。

    可这侯府遇到朋友有难不到不帮,反而避而远之简直就没有道义。

    看着那些妇人哭的可怜,有同情心泛滥的当时就站出来道:“既然是朋友就没有将人拒之门外的道理,你们侯府如此行事以后谁还敢交?”

    “人家都说了,人家又难侯府小姐能够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