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牢房探望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牢房内阴暗不堪,一进去就能够闻到难闻到想吐的气味。

    今天牢房开放允许探望天机楼学员案子的涉案人员,所以许多官家妇人都纷纷前来。

    侯府,因为没有主母加上侯爷担心,所以就由侯爷亲自前来。

    那衙役带着侯爷跟半夏来到关押玄参的牢房,只是短短几天的功夫玄参这个偏偏少年郎就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他看到父亲跟半夏,第一时间就过来跪了下来。

    “父亲,是儿子不孝是儿子让父亲担心了,父亲儿子知道错了,父亲您责罚儿子吧!”

    半夏微微挑眉,这玄参还真是心机重。

    一般情况下,谁见到父母第一句话说的不是父亲救我。

    然而这玄参一句救我都没有说,反而诉说自己的不好。

    越是如此,越发的让侯爷知道他懂事然而心疼他。

    果然,侯爷听到玄参的话,当时眼睛就红了。

    “参儿,是父亲不好,父亲没有查清楚就任由你胡来,都是父亲的错。”

    “父亲,您也是为了能让儿子成才才会如此,是儿子的错儿子不该听信老师的话,最后落的这般田地。”

    药侯爷心疼的看着儿子,恨不得自己来替儿子坐牢。

    半夏也露出关心心疼的模样,说道:“弟弟,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玄参这才看向半夏,当时就给半夏也跪了下来。

    一副好弟弟的模样道:“姐姐,是弟弟辜负了姐姐的一片期望,姐姐您责骂弟弟吧!”

    半夏赶紧将他给扶起来道:“弟弟,事情既然出了我们就想办法解决,这也不是你希望出事的不是。”

    侯爷点点头,满意女儿说的话:“对对,你姐姐说的对,既然有事我们就想办法解决就是。”

    玄参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仿佛对半夏非常尊敬一般。

    侯爷看向女儿:“你可有办法?”

    半夏故意一副为难的模样道:“半夏自然是有,就是这人情难还。”

    听到这话,侯爷也知道是为难女儿了。

    玄参是真的怕了,听到半夏的话,突然想起半夏救过天机楼的老楼主。

    瞬间他又跪了下来,苦苦哀求道:“姐姐,您就救救弟弟吧,您有恩于天机楼那位贵人只要您出面说和自然会放了我的。”

    半夏依旧一副为难的模样道:“虽然我能去说,可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半夏故意如此,就是为了让父亲知道这件事有多难。

    同样也是告诉父亲,自己这个姐姐为了这弟弟牺牲了多大,以后等玄参害自己的时候,父亲就会有多痛心失望。

    半夏赶紧再次将玄参给扶起来道:“虽然这件事很难,但是倾尽家财姐姐也会想办法救你出去。”

    玄参听到半夏这样说,心里有些打鼓,本以为她应该会袖手旁观。

    可她竟然愿意为了自己做到如此,他自然是不信的。

    所以心里默默猜测着半夏内心真正的目的,只是想了好久都想不出来。

    侯爷心里感动万分,他的女儿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儿。

    即使金氏曾经那样恶毒的迫害,女儿竟然丝毫不会牵连到金氏所生的儿子身上。

    青黛,他已经不抱希望了,能够帮助母亲残害骨肉的人,自然内心也是恶毒的。

    可是玄参不同,玄参从小在外求学,对于家里的事情大多不知。

    当儿子知道母亲恶毒,能够及时站出来跟她断绝关系,可知儿子是懂得大义的。

    在牢房里又叮嘱了一些事情,侯爷跟半夏才从牢房里离开。

    侯爷叹口气道:“幸好玄参从小没有在金氏身边,现在还保持着纯真的本性。”

    听到父亲如此说,半夏并没有回话只是在心中鄙夷。

    玄参前世没少暗中给哥哥们使绊子,自己的死也少不了他的功劳。

    等父亲得知他的真面目,就会知道今日说的话有多可笑。

    半夏跟侯爷上了马车离开,一个佝偻的身影才从暗中出现。

    牢头见他要进去,立刻阻拦:“牢房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金老爷子眼眸中闪现一抹暗芒,若是以前他想进来谁敢拦他。

    很快他就收起内心的不悦,赔笑道:“我家老爷刚刚忘记将这食盒给公子了,所以让老奴赶紧送过来。”

    那老头皱眉:“哪家的公子?”

    “侯府六公子玄参。”

    那老头想着侯爷刚刚走这老头就来了,应该是真的忘了所以让老头送来的吧!既然如此,牢头自然是不敢再阻拦:“进去吧。”

    金老爷子赶紧赔笑着,然后往牢房里走去。

    玄参坐在地上的稻草人想着半夏要救自己的真正目的,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到。

    他绝对不会傻到半夏真如她的模样那边单纯无害。

    “参儿,参儿……”金老爷子叫了好几声,玄参才从思绪中回神。

    看到牢房外面站着一个手拿食盒的陌生老头,他眉头紧蹙可以肯定不认识这个老头。

    金老爷子因为是特意装扮过,自然知道玄参没有认出来自己。

    于是开口道:“参儿,是外祖。”

    玄参听到死外祖浑身一震,立刻来到牢前跪下声泪俱下。

    “外祖,母亲死了金家没了呜呜呜……”这些事情金老爷子都是知道的,现在玄参提起来他内心更是愤怒仇恨。

    他低声道:“孩子你先起来,外祖有话跟你说。”

    玄参站起来,停止哭泣,本来也只是做做样子所以脸上根本就没有泪水。

    “外祖。”

    “外祖之前说过让你将那三把金钥匙都拿过来,可是到现在一把都没有拿到。”

    “当初母亲说不能太过明目张胆,只能哄骗到手,可那三个滚蛋对生母的遗物十分重视,根本就骗不过来。

    后来母亲说,等他们走投无路将死之时,自然就能拿到手,可半夏那个贱人回来一切都变了。”

    对于这个金老爷子自然是知道的,也是他怕金钥匙的事情被人知道所以才不让太过声张。

    所以并没有因为没有拿到金钥匙而生气,反而引诱道:“你出去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将那三把金钥匙给拿到手。”

    “外祖,这金钥匙到底有什么秘密?”

    玄参一直以来都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