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接下任务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就这样,在媒婆迅速的效率下换更帖,三书六礼样样齐全,一切妥当就等摆上订婚酒席告知众人了。

    凉姜跟苍术前去北城西郊,直接到那坍塌的房子而去。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就一小片外墙倒了,而且明显是人为被推的。

    两人见没事于是就将钱富贵给臭骂了一顿,钱富贵偷偷的看了一眼梅子初。

    是小郡爷身边的小厮来报信让自己如此,所以此刻被骂他也只是赔笑听着,半句多话都不敢说。

    兄弟二人赶紧要往回家赶,却被梅子初给叫住,既然来了还是四处检查一下最好。

    就这样,兄弟俩被这个内奸兄弟给拽着巡查了半天,这才赶紧坐上马车往回赶。

    到家的时候,看到太子殿下已经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一问,听说父亲已经答应了,妹妹现在跟太子殿下已经三书六礼下了定,顿时就气死了。

    凉姜梗着脖子看向侯爷道:“父亲,您怎么能将妹妹往火坑里推呢?”

    苍术也道:“父亲,您这样害妹妹,母亲知道一定会怪你的。”

    听到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对自己指责埋怨,侯爷瞬间心里的火蹭蹭蹭的网上窜。

    当时就摸索着顺手的东西,疾雨十分好心的将一根很粗的棍子递给侯爷。

    侯爷当时就拿着那大粗棍子冲着兄弟俩就抽了过去:“混账东西,今天老子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尽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们。”

    兄弟俩见老爹动真格的,瞬间就跑的贼快,不过侯爷依旧将他们打的很惨。

    梅子初回来后直接去了太子府,那春风满面的模样,仿佛得到了什么宝贝。

    太子府邸的书房外面,梅子初屁颠屁颠的等着太子表兄。

    月北翼心情很好,从书房里走出来,难得和颜悦色的看着这个整日惹事的表弟。

    “嘻嘻,表兄弟弟今天这事办的漂亮吧!”

    月北翼没有反驳:“说,想要什么奖励?”

    梅子初嘿嘿又是一笑,赶紧趁热打铁道:“表兄,就让弟弟去您的宝库随便挑一样就好。”

    骤风听到这话,嘴角微微一抽,太子府邸的宝库随便一样都价值连城。

    月北翼直接道:“带他去。”

    “属下遵命。”

    “等等……”就在骤风要带梅子初前去宝库之时,就听到太子殿下让等一下。

    梅子初赶紧看向太子表兄,心想表兄不会反悔吧,可表兄看起来不像那种小气的人啊!“本殿跟夏夏订婚了。”

    梅子初有点无语:“表兄这还用说么?

    来时就听说了。”

    “去将这件事宣扬出去,让整个大月国甚至九国都知道。”

    梅子初:“……”他跟太子表兄完全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啊!没等梅子初反应过来,骤风就回道:“属下遵命。”

    月北翼这才满意的转身回到书房,继续去整理公务。

    “……”云幽国境内,鬼门总部所在。

    端王日以继夜的赶来鬼门,并没有见到他的师父。

    只是师父给自己留了一封信,他打开那就是封信,上面写着让他在鬼门呆几日,而鬼娘也就是端王的师父被召唤道天机楼去了。

    天机楼,那是凌驾于九国皇权的势力存在,附属于天机楼的门派势力也是数不胜数。

    端王没有多想,既然来到鬼门自然安心的处理鬼门的事务。

    鬼门乃是杀手门,鬼门出手必死无疑,所以也是九国忌惮的门派之一。

    也许只是说话的功夫,可谈笑间自己就能被鬼门杀手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所以宁可得罪小人也绝不得罪鬼门。

    只是能够请的起鬼门出手的人也都是富贵之家,毕竟鬼门出手杀人的价码实在是高的惊人。

    “代理门主,有人求见。”

    天机楼招财童子走了过来。

    端王坐在专属门主的座位上,道:“请。”

    很快一个将自己整张脸都捂的很严实的一个妇人走了进来,那妇人似乎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脸所以只露出了眼睛。

    端王看着她:“杀何人?”

    那妇人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招财童子。

    招财童子直接接过纸条,然后毕恭毕敬的给端王送过去。

    “凤瑾。”

    纸条上只写着这两个字。

    端王只觉得凤瑾这个名字很熟悉,仔细想才想起来凤瑾是半夏身边的那个傻子。

    只是那个傻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自己并不关注那傻子,所以对凤瑾不太清楚。

    “查。”

    端王只说一句查,那招财童子就走了出去。

    之所以说查,就是查目标的真正身份,然后再决定杀或不杀,以及开出的嫁码。

    没等多久,招财童子就回来,将属于凤瑾的资料给了端王。

    端王粗略的看了一下,只有这凤瑾是凤府遗失的孩子,被接回凤府就已经傻了。

    凤瑾回凤府之前的信息是空白,所以凤瑾的信息不是太详细。

    那妇人就看向端王一双眼睛都在端王的脸上扫视,注意着端王的表情。

    知道凤瑾那个小贱种出来凤府后,她就一直暗地里找人动手。

    只是该死的每次她派出去的人不是无故失踪,就是死于非命,却没有伤到那个小贱种一丝一毫。

    想到这里她就气的不行,她绝对不允许那个贱人的儿子还活着。

    她恨,即使她从小被父亲母亲捧在手心里养大,可那个贱人始终占着嫡女的名头,而自己的母亲即使后来被扶正,她依旧曾经是庶女出生。

    从小到大凡事那贱人的东西自己都会去抢,仗着父亲对母亲的宠爱,仗着父亲对自己的喜欢。

    每次她想要的那个贱人都要乖乖的让给自己,即使男人也不例外。

    那个贱人终于死了,可那个贱种还在,她绝对不允许那个贱种存在这个世上。

    “门主可接?”

    招财童子看向端王,低声询问。

    “接。”

    端王想了想直接将这个任务给接了,毕竟鬼门拒绝是要给出合理理由的。

    此刻他没有任何的理由不接,所以为了不破坏鬼门的规矩,端王就接了下来。

    那妇人松了一口气,知道鬼门的规矩,就命人将准备的千两金子直接抬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