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吃下噬心毒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皇后被他那慵懒满不在乎的模样给气的不行,刚想让人用刑,身边的总管太监就赶紧眼神提醒。

    皇后这才歇了用刑的心思,同样态度也好上很多。

    “我们来做个交易,你可有兴趣听?”

    “皇后娘娘,要么你放了我要么你杀了我,除此之外爷我是不会妥协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月北影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甚至连看都服没有看她一眼。

    皇后娘娘抬手,总管太监立刻给皇后娘娘搬了一把椅子让皇后娘娘坐下。

    “这个交易可以让你自由,至少不用在这暗无天日的天牢呆上一辈子。”

    听到这话,月北影猛然睁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恶毒皇后。

    “你就不怕爷我出去为母亲报仇?”

    “哼!你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不是本后看不起你一个被除了野性磨掉獠牙的狼是威胁不到本后的。”

    月北影眼眸微眯,眸中的邪魅更加魅惑让人心动又害怕。

    他内心里潜伏的野性从未被除去,反而被镇压的在心底更加肆意疯长。

    至于獠牙,在襁褓时就已经被皇后磨除可不代表以后就长不出来。

    “说说看。”

    有了月背影的这句话,皇后才说道:“放你出去助你登上皇位,让你取代他的位置。”

    听到这句话,月背影有些诧异瞬间就又坐起了身子怀疑的看着皇后。

    “我那认贼做母的皇兄可是以为你是她的亲生母亲,你舍他找我,不觉得冒险。”

    “哼,一个不听话的傀儡本后要来何用?”

    “哈哈哈……”月背影觉得可笑:“你当他是傀儡,可他当你是亲母,皇后娘娘你就不怕我这个傀儡将来比他还不好拿捏?”

    “哼!”

    皇后娘娘冷哼一声,然后看向身边的公公。

    那总管公公立刻拿出一颗毒丸放在月背影的跟前道:“噬心毒,吃了它每天都会承受噬心之痛直到整颗心脏被噬心毒给腐蚀溃烂而死。”

    听到这话,月背影瞳孔紧缩,怪不得皇后如此有恃无恐。

    见月背影眸中露出恐惧之色,皇后这才满意道:“不过本后这里有镇压此毒的解药,每月服用一粒噬心毒就不会发作,只要你听话本宫可保你荣华富贵一世平安。”

    “我若不同意呢?”

    “不急,本后可给你时间考虑,你若愿意在这里做一辈子的阶下囚本后也不阻拦,不过听话能够获得自由这个买卖怎么看你都划算。”

    月背影垂下眸子,心里想着噬心毒听起来可怕可天下能人医者多的事,自己现蛰伏等羽翼丰满再找名医帮自己除毒然后杀了皇后跟秦家为母亲报仇。

    当年母亲死亡的真相到现在都无人知道,这个死皇后心情不顺就来这里殴打自己。

    小时候他害怕,可是怕根本就没有用。

    那带着倒刺的鞭子打在自己的身上,皮开肉绽疼的他每次都想死过去。

    之后,这个皇后就更加变本加厉,只要她心情不顺就会来这里对自己用各种刑法,那种滋味简直不是人受的。

    他在虐待中成长,也从皇后每次对自己的谩骂甚至侮辱自己母亲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自己的身份,还有更多皇后与母亲和那个同胎哥哥的信息。

    思绪到此,容不得月背影多想。

    这个机会若是自己抓不住,怕今后真的要在这里呆上一辈子。

    母亲的仇恨,自己的仇恨,永远都无法得报。

    至于那个同胎哥哥,他心中怎能不恨。

    一起出生,他从小就能锦衣玉食在阳光父亲的庇佑下长大,而自己却要承受这非人的折磨二十多年不见天日。

    “你说,让我怎么做?”

    月背影不敢再往下想,必须尽快决定。

    皇后看着月背影这才满意,道:“吃了噬心丸再说。”

    月背影毫不犹豫的拿起那噬心毒丸就吃了下去,没一会心脏位置就仿佛被什么啃噬一般,疼痛难忍。

    “啊啊啊啊!!!”

    月背影被这疼痛给侵蚀,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叫声。

    皇后嘴角上扬,十分满意月背影的痛苦模样,眼眸中一抹狠厉划过。

    然后看向身边的总管公公:“给他镇压解药。”

    总管公公立刻弯下腰,将一粒红色的药丸塞到月背影的嘴里。

    过了一会,那种疼痛感完全消失,而月背影已经疼的满头冷汗。

    他站起来,压下心中因为噬心毒侵蚀痛苦的愤怒,看向皇后:“现在能说了吧?”

    “现在放你出去,不过你只能隐藏在暗处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你。”

    “何意?”

    “你虽然模样跟月北翼一模一样,可是浑身上下的气息丝毫不同,而且性格脾气都不同,所以你要在暗中观察模仿直到学的跟他一模一样才不会让人怀疑。”

    月背影明白,于是点头:“好,我答应你。”

    皇后冷哼一声:“记住,不能让人发现若是有个万一你将承受的惩罚你懂。”

    月背影嘴角又勾起邪魅的弧度,这个笑让皇冷然。

    “他从来不会笑。”

    月背影:“……”他是石头人么?

    不会笑?

    皇后转身,悄悄带着月北翼就顺着那秘密通道离开。

    月背影跟在皇后身后,越看越是心惊。

    怪不得皇后娘娘来这皇家死牢来去自如,原来是在地底下挖了一条通道,这通道直通皇后娘娘的寝宫卧室她的那张凤塌之下。

    即使皇宫里眼线众多,每次皇后进来都是以睡觉的名义,让自己的心腹代替自己睡觉休息,自己则是进入这地道之中。

    所以除了总管太监跟皇后的心腹宫女,别人没一个人知道这里更是没人能察觉。

    “……”侯府之中,众人依旧僵持着。

    半天的功夫过去了,月北翼依旧不开口,凉姜跟苍术两人依旧跪在地上不起来。

    半夏真的是心疼两位哥哥,再跪下去腿会受伤的。

    就在她要开口时,疾雨走了过来道:“侯爷,一个名叫钱富贵的人来找几位公子。”

    听到钱富贵,梅子初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君寒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梅子初,没有说话心中已经了然。

    凉姜跟苍术赶紧站了起来,该死因为跪的太久兄弟俩差点腿软摔倒,幸好相互扶着才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