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拒之门外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皇后已经解禁,听说月北翼要去侯府提亲,第一时间出宫来到太子府。

    “皇后娘娘驾到。”

    听到皇后到来,月北翼好看的剑眉微微蹙了一下。

    皇后步伐看似很稳,仔细观察可见很急。

    “翼儿。”

    皇后看到那几十辆马车的礼品,差点没气吐血。

    月北翼没有看皇后,而是看向管家道:“去找官媒。”

    那管家看了一眼皇后,见皇后面色难看至极可依旧不敢耽误。

    赶紧低着头要出去办理太子殿下交代的事情,可还没有走两步就听到一声底呵。

    “给本宫站住。”

    皇后的呵斥,瞬间让管家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走不动。

    月北翼微眯双眸,看向皇后不悦道:“何事?”

    皇后被月北翼的态度给气的差点吐血,冷声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后么?”

    “你说有就有,你说没有就没有。”

    “月北翼你放肆,本宫可是你的母后你现在这幅样子是什么态度。”

    “你直接说事?”

    皇后一直都以为月北翼只是冷心冷情,可现在发现,他不只是冷心冷情而是根本就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你娶半夏本宫没有意见,不过她只能为侧妃正妃之位留给青黛。”

    月北翼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本殿一生只娶一妻,妻子只能是半夏。”

    皇后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君者怎能只娶一妻,月北翼你难道不想当这大月国的皇帝了,知不知道秦国公府是你最大的助力,月华才是你的良配。”

    “说完了?”

    皇后紧抿着唇,可以看出来刚刚自己说的话月北翼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月北翼看向那被吓的不敢动弹的管家道:“怎么还不去?”

    管家被太子殿下浑身上下不满的气息给吓到了,第一时间回答:“老奴这就去。”

    说完不敢再去看皇后脸色,一切都以太子殿下为主,赶紧出去办事去了。

    皇后气的不行,身上纤细的手指指着月北翼气愤的吼道:“逆子,你这个逆子,你将母妃的话置之不顾你会后悔的。”

    月北翼根本就在搭理他直接往外走,今日无论是谁都别想挡住自己去侯府提亲。

    “你,你给本宫站住。”

    皇后气愤至极,直接上前一步挡住月北翼的去路。

    “你若执意娶那半夏为妻,母后就死给你看。”

    月北翼懒得看皇后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直接道:“骤风。”

    骤风瞬间出现:“太子殿下请吩咐。”

    “皇后娘娘想不开要寻死,给父皇送过去。”

    “属下遵命。”

    骤风二话不说直接叫上几名侍卫,将皇后强行带走。

    皇后怎么都没有想到,月北翼竟然对自己的死活不屑一顾。

    她不甘心冲着月北翼吼道:“翼儿我是你的母后,你真的就不管母后的死活么?”

    月北翼根本就不搭理他,直接离开王府。

    皇宫里,皇上的得知皇后前去太子府阻挠太子提亲,顿时就黑了脸。

    儿子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这个皇后竟然出面阻止令他非常不喜。

    当着皇宫里太监宫女的面就将皇后给训斥了一顿,如此让皇后心里嫉恨开来。

    “……”侯府门口,浩浩荡荡的听着几十辆马车。

    周围的众人都出来看热闹,都不明白是什么情况。

    当月北翼带着一个穿着花红柳绿打扮十分喜庆的媒婆出现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太子殿下来侯府提亲了。

    “侯爷,太子殿下前来提亲。”

    疾雨第一时间禀报,侯爷正在跟两个儿子说着什么,听到疾雨的这句话,瞬间就傻了。

    凉姜第一个反应过来,面色一沉:“你说什么?”

    “太子殿下前来侯府提亲。”

    苍术也明白了看着自己二哥,那模样就像自己妹妹要被抢走了,他们必须守卫到底一般。

    凉姜丢下手中的小本子第一时间跑了出去,苍术也立刻跑了出去。

    大门口,月北翼正在等着人请他进去。

    毕竟这次是来提亲,所以一切都需要遵从礼节。

    凉姜跑出大门口,就看到负手而立的月北翼。

    他头戴玉冠,月白雪锦更现的他若嫡仙般好看,收起平日里冷然高冷的气息,此刻更显的平易近人。

    可无论月北翼如何,在凉姜的心里他都是一只心机颇重的狡猾狐狸,根本就不适合妹妹。

    苍术也出来挡在门口,模样跟凉姜一样,十分不喜月北翼,眼神里都带着浓浓的防备。

    月北翼看着两个大舅哥的架势,似乎不打算让自己进去。

    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到凉姜道:“家父不再,太子殿下请回吧!”

    月北翼微微挑眉,这疾雨是他的人,所以侯爷在不在他心里清楚。

    苍术也道:“太子殿下,不光家父不在妹妹也不在您还是请回吧!”

    那媒婆吉利话还没有说呢,就被人直接给撵了。

    这可跟她的想象中不一样,太子殿下那是何等身份,竟然也有人敢撵他。

    月北翼看了一眼两个对自己视为敌人的大舅子,没有任何退意更不打算离开。

    媒婆赶紧堆上笑容道:“两位公子,婆子知道你们舍不得妹妹,可无论成与不成总要让我们见一见侯爷啊!”

    凉姜脸色十分难看:“都说了我父亲不在,你耳朵聋了?”

    媒婆给太子殿下提亲,竟然会被人当众没脸,瞬间觉得这家人不识好歹。

    本以为太子殿下会生气,这侯府恐怕要遭殃了,谁知道太子殿下依旧淡然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动气的迹象。

    侯爷压下心中的惊诧,赶紧迎了出来,就看到两个儿子无理的行为。

    他立即呵斥:“你们两个混账瞎咧咧什么?”

    训完儿子,侯爷就立刻堆出一副客气的笑容:“不知太子殿下驾到,臣有失远迎。”

    说话之际侯爷已经给月北翼跪了下来,幸好月北翼眼疾手快直接扶起侯爷,一副谦逊的模样:“都是自己人,不必行大礼。”

    凉姜跟苍术都不服气,愤愤的瞪着月北翼,这就是跟他们抢妹妹的男人。

    “还好我及时赶到了,没有错过太子殿下提亲的场面。”

    梅子初一过来就咋咋呼呼的,然后冲着身边的君寒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