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一锅端了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是你?”

    金老爷子微眯双眸,看着挡住他们去路的君寒。

    君寒嘴角勾笑:“团养私兵,可是灭门的大罪,金老爷子你还真敢。”

    金老爷子眼眸中透出狠厉的毒光,冷哼一声:“来人,杀了他。”

    瞬间,山谷里的几名头头拔出腰间的佩刀直接冲着君寒攻击而去。

    君寒看着刺过来的大刀,轻功而起脚尖踩在大刀的刀柄之上,借力弹跳直接将一个头头给踹在地上。

    外面端王看到了信号弹,瞬间带着自己的五千精锐杀了进来。

    金老爷子看到端王带着兵队杀了进来,整个人都慌了。

    这次真的栽了,完了,一切都全完了。

    “通通拿下。”

    端王一声令下,五千精锐瞬间先将那几个头头给抓了。

    金老大当时就吓的跪了下来,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雄心壮志,整个人就像那缩头的王八缩着脖子,一生气不敢吭。

    金老爷子想到自己的救命丸,那个人跟他说过在生命受到威胁之时,将这救命丸摔在地上可保他一命。

    他仓促的从腰间将那随身携带的救命丸拿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瞬间烟雾四起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金老爷子趁机,赶紧往后跑,当时他就怕会被堵住所以每个聚集地自己都会留下偷偷离开的洞口。

    等到烟雾里散去,端王看清楚一切之时已经不见金老爷子的踪影。

    君寒皱眉:“这是什么玩意?”

    他将地下烟雾弹的碎壳捡捡起来,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好一会,他才看向端王问:“不追么?”

    端王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你觉得你能追的上?”

    君寒不再说话,既然他有办法离开,那就一定有别人不知道的密道之类的出口。

    “将人通通绑了,带回皇城。”

    “是。”

    五千精锐瞬间开始动手,费了半天的功夫终于将这三万人马通通捆绑了起来。

    浩浩荡荡的前往皇城,凡是见到这种阵势的都惊诧不已,心里都在猜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寒看了看那三万活着的兵士,道:“三万人马被你活捉,端王这次可是功不可没。”

    端王看了一眼君寒:“你的功劳比本王大。”

    君寒挑眉:“最大的功臣应该是半夏的丫头。”

    端王嘴角微勾,并没有多说什么,想到那丫头拜托自己的事情心里就闪过一抹温柔。

    那丫头能够求到自己,那就是好的开端。

    另一边,金府的金管家,带着梁商老板就来到郊外最偏僻的一处慌乱的林子里。

    只见那金管家,走到一处放着大石头的平地,然后将那大石头慢慢挪开。

    然后从石头下面揭开一个厚厚的铁板,铁板下面就是通往地下室的阶梯。

    然后金管家就指挥道:“将粮食都抬到下面。”

    钱少堂眼眸微眯,于是叫了两个人先抬两袋粮食下去看个究竟。

    接着,苍术就跟着另一个伪装成工人的侍卫,抬着两袋粮食往下走。

    那金管家见别人都不动,就皱眉不悦道:“你们干什么,还不往下抬?”

    那粮食商赶紧加金管家拉到一边低声道:“金管家,您看这粮食的银钱?”

    钱少堂见那粮食商故意引开金管家的注意力,这才微微放心。

    那金管家听到粮食商的话,瞬间脸色就不好看了。

    “我们金府什么时候拖欠过你的银子,不是说好了一月一结账,这个月还没到月底你急什么?”

    那粮商赶紧赔笑道:“这不这个月的手头有点紧,我想着给儿子捐个官,需要大把的银子打点不是。”

    听到这话,金管家冷哼一声:“你以为那官儿那么好捐的?

    我朝皇上向来精明勤政,每个地方的官员都要从科考而出,即使你有钱给你儿子捐官也得有人敢收。”

    这会,苍术从下面上来,冲着钱少堂点点头。

    钱少堂立刻挥手瞬间几个人出来直接将金管家给压住,金管家还一脸的懵逼没摸清楚什么情况。

    瞬间钱少堂就下令,接着后面的那些装粮食马车里,刷刷刷的跳下无数名侍卫。

    金管家瞪大眼睛这一刻才明白上当了,刚要大喊两声给里面的死士通风报信,可嘴巴就被人给堵住了。

    侍卫们在钱少堂的指挥下,统统扛了一个装着空气的空麻袋装作送粮食的模样往地下室而去。

    那些死士没有防备,瞬间被抓了个干净。

    金管家看着一个个被绑出来的死士,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老人,有孩子,有妇女,有青年,有少女,各色各样可以在任何场合伪装,最后出其不意的杀人,别小看他们,他们可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武功不错伪装能力更是一等一的。

    金管家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再无翻身之日。

    那些被抓的死士用特殊的捆绑方式抓住,嘴巴里的毒丸,全部都被扣了出来,不给他们任何自杀的机会。

    钱少堂看着已经快吓尿的金管家道:“想不想活命?”

    那金管家紧闭着嘴,就是不肯说一句话。

    “别指望金老爷子来救你,那老东西的私家军队此刻应该已经也被一窝端了。”

    听到这话,金管家瞳孔紧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钱少堂冷哼一声:“再问一遍,想不想活命?”

    那金管家瞬间给钱少棠跪跪下,一张老脸露出愁苦之色,眼泪都滴在老脸的褶子上。

    求道:“钱大人,罪人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活命,还请钱大人救罪人孙子一命。”

    这司养军队,圈养死士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他只有那一个孙子不忍心孙子被自己连累。

    “好。”

    钱少堂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金管家向来八面玲珑通透至极,心里清楚钱少堂为何如此。

    不用钱少堂问他就说道:“伯爷跟漠北国公主,被关在鬼山水牢。”

    “带路。”

    金管家立刻点头,然后站起来带着钱少堂去找人。

    半夏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往鬼山而去。

    之所以叫鬼山,是因为这里跟乱坟岗差不多。

    没有家人无主的尸体,都是扔在这鬼山之上。

    一般人,即使是大白天的都不会来这里,生怕晦气再遇到不干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