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与母断亲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不是刚审理完,怎么又要报案,薛大人感觉自己脑壳就要爆炸了。

    不过还是笑着问道:“不知五小姐还要报什么案子。”

    “我二哥二嫂丢了,丢了两个月了。”

    薛大人:“……”众人:“……”丢了两个月才报案?

    凉姜丢了无所谓,可是漠北国公主丢了那可是大事。

    薛大人不敢再耽搁,立刻要走跟皇上禀报去。

    “等等。”

    薛大人要哭了,回头道:“五小姐您还有何事?”

    半夏没有跟薛大人说话,而是看着人群里一直都隐忍不发的玄参。

    “小弟,你有一个杀人害命的母亲,是不可以参加科考的。”

    一句话,让玄参清楚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立刻站出来,直接跪在府尹薛大人的面前道:“大人,金氏残害嫡母残害学生兄长姐姐还有父亲祖母,实在罪不可恕,学生有这样的母亲感到耻辱,还请大人判定学生与金氏断亲。”

    “我也断,大人,求您也判小女与金氏断亲。”

    众人看着这姐弟俩,没有丝毫对金氏死去而难过反而第一时间去断关系撇干净。

    呵呵,真是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其女,这心思一样的歹毒没人性。

    薛大人犯难看向侯爷,侯爷点头道:“断了吧,断了干净。”

    薛大人当场判定玄参还有青黛跟金氏断亲,从此以后再无瓜葛。

    半夏若不是怕将来被金家还有这姐弟俩连累,真的是懒得搭理他们。

    月北翼一个冷眼过去,众人纷纷跟侯爷老候夫人告辞离开。

    秦月华看着半夏,最后只能不情不愿的走了。

    该死的,本以为半夏死了,可是她的命怎么就那么大,三番五次都能化险为夷。

    丁母将丁霜带出院子就叮嘱她道:“以后离青黛远点。”

    丁霜很不情愿道:“为什么?”

    “你自己长没长心,看不出来了,这都要问为什么?”

    丁母恨铁不成钢道:“金家倒了,她母亲死了,在侯府又是不被待见的,你进她做什么,母亲又难就赶紧撇清关系的主是没有良心的。”

    丁霜心里有点不高兴,讲真的她不跟青黛玩,还真的就没有人爱搭理自己,所以她的好朋友只有青黛一个。

    见众人离开,月北翼赶紧看向半夏道:“还不快吃下解药。”

    侯爷有些责备道:“夏夏,以后你再拿身体来赌,为父就打断你的腿。”

    苍术也是一脸的埋怨:“我都被你骗了,你明知道有毒还喝,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你真是气死我了。”

    半夏接过香竹递过来的干净水,当时就将解药服下:“父亲教训的是,女儿以后再也不会如此了。”

    “你还敢有以后?”

    半夏赶紧摇摇头:“没有,绝对没有以后了。”

    老候夫人看了半夏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让王嬷嬷搀扶着自己回自己的院子。

    半夏看到祖母这是真真的动气了,赶紧跟了过去。

    一到祖母的院子,祖母就拿着鸡毛掸子在半夏身上狠狠的打了两下。

    半夏疼的忍着没吭声,老候夫人却忍不住又哭了出来:“你太让我失望了。”

    半夏赶紧跪下:“祖母,是孙女不好孙女不该骗祖母。”

    老侯夫人气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拿你自己个的身体去冒险,你知不知道你有个好歹你让老婆子我还怎么活呜呜呜……”半夏哭了,跪上前去抱住祖母的大腿诚恳的道歉:“祖母,是孙女错了,孙女没有提前跟祖母说,祖母您打我吧!”

    侯爷在门外听着祖孙俩哭,感觉心酸。

    他知道女儿死的那一刻何尝不是感觉活着没有意思了,可看到手心里那排让自己激怒金氏的小字,心里就怀疑女儿是不是还活着。

    果然女儿根本就没有死,只是装死来引蛇出洞,抓他们一个现行。

    屋里,王嬷嬷劝说道:“老夫人您快消消气,小姐体内的毒还没有完全解除,可受不得苦。”

    老候夫人一听赶紧将半夏扶起来,轻声哄道:“夏丫头,你赶紧起来,你体内的毒什么时候能解除干净?”

    “祖母放心,七天之内能够排除干净。”

    “好好,那我就放心了,这次太子殿下可是帮了很大的忙,你可要谢谢人家。”

    “祖母,孙女儿知道该怎么办。”

    “你二哥?”

    “祖母放心,金家想要拿这件事邀功就不会将二哥二嫂怎么样,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小玉楼内,青黛哭的眼睛都肿了。

    玄参听着烦心:“你能不能不要哭了。”

    青黛哭的委屈:“你可真冷血,母亲那样惨死你竟然一点都不伤心。”

    玄参冷哼一声:“你现在惺惺作态给谁看,当时断亲的时候你可是一点心软。”

    “你也不用拿这话来噎我,可是你先提的跟母亲断亲,我只是跟着你后面罢了。”

    玄参想到了什么,口气忽然放软:“姐姐,您也别难过了,以后只剩下我们姐弟俩,我们可得互相扶持。”

    弟弟服软,青黛又怎会再计较,毕竟只剩下这个弟弟了。

    “弟弟,你有没有什么计划?”

    “现在硬碰硬是碰不来的,所以我想先进入天机学院再说。”

    听到弟弟能够进入天机学院,青黛的脸上一阵羡慕。

    这羡慕之色没有逃脱玄参的眼睛,青黛这样让玄参心中一喜。

    “其实我也很想让姐姐进入天机学院,只是……”青黛摇头:“我知道没有银子,半夏那个小贱人有那么多银子可就舍不得给我花。”

    玄参道:“其实也并非只有花银子这一条路。”

    听到弟弟的话,青黛瞬间抛去所有因为金氏死去而难过的心情。

    着急问道:“还有什么办法?”

    凉姜内心鄙夷,嘴上却伪装一副为难的模样道:“其实,算了弟弟不想让姐姐受那要的委屈。”

    凉姜故意如此,更是揪的青黛心痒难耐:“你快说还有什么办法,姐姐不怕委屈。”

    “弟弟听说,这次天机学院招生的长老有一个想抬一房美妾,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如他心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