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拖出去凌迟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姐姐,我若知道有毒还会吃么?

    我又不是傻子我更不想死。”

    众人想想的确如此,谁会愿意去死啊?

    半夏又道:“我并不知道自己的食物里有毒,只是那饭菜吃不完所以剩下的装起来想丢给外面的野猫野狗吃罢了。”

    说完,她又虚弱的往香竹身上压了压,这样子看的人怜惜不已。

    芍药赶紧替自家小姐补充道:“如果不是因为小姐今日醒来知道自己中了毒,也想不起那食物。”

    “金氏,你还有什么话说。”

    侯爷站出来指着金氏恼怒的吼道。

    金氏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慌乱,她这次栽了,只是她不能认输。

    于是立刻跪下来苦苦哀求道:“老爷,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毒啊,那些东西都是小胡医给我的,说能够强健身体,老爷妾身也被小胡医给坑害了啊呜呜呜……”小胡医没有想到,金氏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给甩了出去。

    心中简直是又气又愤:“金氏,你少他咬我你自己做的事跟我无关。”

    半夏就是要看他们狗咬狗的场景,如此她才好进行下一步。

    金氏指着小胡医吼道:“就是你,我明明在问你要可以让家人健康的药粉,你竟然给我毒药,你这个人可真恶毒你骗我骗了我。”

    青黛也反应过来,赶紧帮着自己的母亲指着小胡医道:“是你哄了我母亲给了她毒药,当时母亲跟你说要给家里人补身子的药你狼子野心,竟然给了我母亲毒药。”

    “一定是你,是你痛恨侯爷退亲,所以要加害侯府众人,你借刀杀人陷害于我呜呜呜……”这母女俩唱作俱佳,假的都被她们说成真的了。

    周围的众人,听到母女俩的控诉竟然开始相信,这小胡医的确有害侯府众人的动机。

    小胡医简直被这母女俩快气死了,明明就是他们要的毒药现在要倒打一耙。

    可是他一张嘴,根本就说不过他们母女俩,急的不行。

    金氏赶紧跪在府尹薛大人的脚下,求道:“府尹大人求您为民妇做主啊,是他陷害民妇给了民妇毒药,呜呜呜……”薛大人感觉有点难办,若是金氏一口咬定她要的是补药而不是毒药,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她定罪。

    毕竟毒药是小胡医给的,金氏顶多落个被人蒙骗的罪名。

    半夏看向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小胡医,又问道:“小胡医,难道你还要隐瞒我母亲是如何死的么?”

    半夏这句话充分提醒了小胡医,现在说出母亲真的死因,才能让金氏被众人怀疑。

    毕竟当初能用这样的方法,害自己的母亲,自然也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害自己。

    只要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那么她无论说什么都是白搭。

    小胡医向来精明,又怎会不明白半夏的意思。

    只是有些犹豫,半夏继续道:“大人,小女是苦主,若不告是不是就不用定人罪名。”

    薛大人点点头:“自古民不告官不究,只要不死人官府会根据情况来定夺。”

    半夏又看向小胡医:“你听到了。”

    小胡医瞬间心思活泛开来,半夏小姐的意思就是,只要自己说出一切那就不告自己。

    想到自己不用偿命被处死,他就豁出去了,反正金氏不仁在先那就别怪自己不义。

    于是,道:“我说,当年你母亲的死全是金氏一首策划的,是她害了你的母亲。”

    “你胡说。”

    金氏整个人都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她怕极了,若是当年的真相揭穿那她可就真真的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了。

    月北翼眼眸很冷,看了一眼骤风。

    骤风瞬间让人将金氏的嘴给堵上,不让她说一句话。

    小胡医看着金氏冷哼一声:“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比我清楚。”

    说完,他从袖口处拿出一封信,这封信十几年来他一直都随身携带。

    “这是金氏当初给我的信,也是这封信我才跟着她来这府上当了府医。”

    金氏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那封信,没有想到这个狗东西竟然还留着那封信。

    薛大人看完信上的内容,就递给月北翼。

    月北翼看都没看直接递给骤风:“念出来。”

    骤风打开那封信,开始念,大概内容就是金氏要除掉月霜所以请小胡医来帮助她。

    紧接着,小胡医就将多年来金氏如何谋划将月霜一步步的残害,金家如何伪装内心如何恶毒都公布于众。

    大家听到最后都心惊胆颤,如此狠毒的女人简直让他们害怕。

    最让人心惊的是,月霜竟然没有死,可小胡医知道的有限他负责配药诊治,其他的事情都是金氏在做。

    侯爷听完小胡医的话,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

    以前女儿说没有证据不让他轻举妄动,现在证据证人证言都在侯爷根本没法忍。

    他看了一圈了最后直接拔出君寒的佩剑,刚要去砍金氏就被骤风给拦了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侯爷若杀了金氏那可是杀人罪。

    “拖出去,凌迟。”

    月北翼一句话,瞬间几名侍卫将金氏拖出去堵住嘴一刀一刀的割在她身上,直到削成人棍至死。

    众人即使没有看见,也可以想象到那血腥的一面,一个个吓的魂儿都快飞了。

    青黛哪里还敢吭声,想想凌迟人棍,她现在不光觉得端王是恶魔,太子也是。

    月北翼看了一眼吓傻了的薛大人,道:“知道该怎么上报么?”

    薛大人今天的冷汗就没有间断过,赶紧擦擦冷汗点头:“下官知道。”

    接着半夏看向薛大人道:“薛大人,还一个犯人请您带走。”

    听到这话,小胡医瞬间就傻了:“五小姐您不是说不报官么?”

    半夏挑眉:“我只是问问薛大人,却没有说不报啊!”

    众人瞬间被半夏这无赖的形象给逗乐了,的确人家五小姐没说不报,是你自己胡乱猜测人家心思。

    小胡医此刻肠子都悔青了,瞬间身体发软就给半夏跪了下来。

    月北翼不喜,瞬间几名侍卫就将小胡医给拖了出去。

    “下官这就去了解案子。”

    薛大人赶紧找机会开溜。

    “等等,薛大人小女要报案。”

    薛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