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山洞口坍塌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老王爷在外闯荡多年可是个人精,又怎能听不出大皇子挑拨的话。

    他老人家只是打了个哈哈然后赶紧转移话题道:“那几个小子在干嘛,看样子也不像是好好喝酒啊?”

    大皇子顺着老王爷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梅子初,凉姜,君寒三人,轮流将手中的酒在他们的掩护下倒了。

    反而漠北小王爷却喝的跟个傻子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大皇子嘴角一抽:“这几个小子怕是要惹祸上身。”

    老王爷却不以为意:“不一定,那漠北小王爷什么人物怎么看不出来那几个小子在整他,不过愿意被整罢了。”

    大皇子冷哼一声:“谁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愿意被整。”

    老王爷哈哈一笑,然后看向躺在那里安睡的半夏,没有说话心里却清明。

    他也曾经年轻过,为搏红颜一笑,也做过不少傻事即使现在想起来都是一见精精有味的趣事,从不悔年少轻狂啊!那边漠北小王爷被灌的差不多了,身子摇摇晃晃的。

    醉眼迷离却含着笑意:“你们想怎么给那丫头出气直接来就是,本小王爷心甘情愿的接着。”

    “嗝……砰……”说完,漠北小王爷就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就醉倒在地。

    梅子初离的最近,闻着那酒嗝嫌弃往鼻尖扇了扇风。

    “怎么办,就这么丢出去?”

    君寒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就这么丢出去你认真的,那漠北国的侍卫是吃素的?”

    “那怎么办?”

    梅子初心道,都将人给弄醉了还不能动手。

    “先把他扶起来,等等后半夜都睡了在备着漠北国的侍卫悄悄丢出去。”

    君寒说完,三个人就一同将漠北小王爷扶起来坐在椅子上。

    为了不让人发现,梅子初特意挨着漠北小王爷坐,支撑着他的身体。

    凉姜看着苍术他们这边,感觉有些不对劲。

    想要起身过去看看,谁知道身边的依琳翻了个身道:“冷。”

    凉姜身手去摸她的身体,面冲着火的这面是热的,可后背冰凉一片。

    心里暗道:“女人就是麻烦。”

    然后直接将躺在依琳身边,让她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用体温给她暖背。

    外面除了雨滴声就再没有任何的声音,有些夜里巡逻的侍卫就在山洞里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就在这时,三个人蹑手蹑脚的抬着一个人要出去。

    一名侍卫察觉,刚要呵斥询问,就被梅子初横了一眼。

    那侍卫瞬间闭上嘴,什么也不敢说了。

    紧接着,那些寻夜的侍卫就眼睁睁的看着梅子初,君寒,还有苍术三个人抬着一个人出去了。

    这三个人,一个是小郡爷,一个是小将军,一个还是侯府三公子,借他们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得罪啊!还有,那边太子殿下没有睡,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三人将漠北小王爷给抬出去,应该是默许了吧!太子殿下都默许了,他们又怎会去多管闲事。

    三个人就这样将漠北小王爷丢在外面的雨夜中,然后就回山洞了。

    这漠北小王爷在外面被冻个一夜,第二天不生病才怪。

    等他生病了,再往他的药里下一些泻药,让他再拉个几天估计半夏就消气了。

    三个人心情大好的回来,然后围着火堆相互靠着就睡着了。

    月北翼生怕会突然有人对小女人不利,所以整整一夜都不敢闭眼。

    眼睛丝毫不敢离开半夏片刻,只是一夜功夫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就在天蒙蒙亮之时,突然一声巨响将众人给惊醒。

    半夏猛然睁开眼睛,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

    月北翼皱眉:“漏算了。”

    就在半夏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就听到一个人的大叫声:“完了完了。”

    紧接着有更多人慌忙的叫声:“这,这,我们会困死在这的。”

    “山洞口怎么就塌了,这,这还怎么出去?”

    一时间,山洞内乱成一片,众人惊慌害怕。

    半夏第一时间跑到山洞口,果然山洞口坍塌被堵的严严实实一丝缝隙都没留。

    老王爷到底年纪大了,不像那些小年轻经不住事。

    他很冷静的吼了一声:“嚎啥嚎,不就是洞口坍塌么这么多人呢刨出一个口子不就成了。”

    老王爷这样一吼,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也都不慌了。

    老王爷站在洞口最前面,指挥道:“来几个人,轮着刨。”

    瞬间就过来几名侍卫,抽出腰间的佩刀然后作势就要去刨土。

    “不许动。”

    月北翼低沉的声音响起,众人瞬间看向走过来的太子殿下。

    “大侄子,你干嘛要亲自刨么?”

    听到老王爷如此说,众人都吓的腿软,谁敢让太子殿下亲自刨啊!月北翼面色依旧冷淡无表情:“那声巨响皇伯伯难道听不出来是什么?”

    听到月北翼的提醒,老王爷瞬间想起来一件事。

    十几年前,九国要分瓜天机楼,可天机楼的新任楼主出现所带的武器就有这种巨响。

    他们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听到这类似的爆炸声,那爆炸声响起伤害简直让人惧怕。

    平地都能炸出个大坑,人更是能被炸的血肉模糊没有一局全尸,更恐怖的是波及的面积大的难以想象。

    半夏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眼眸看向月北翼。

    月北翼明白小女人的心思,就附在她耳边低声道:“这天下最厉害的武器炸药。”

    半夏不知道炸药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能够让这山洞口坍塌就绝对不能小觑。

    骤风走过来道:“殿下,属下已经查探过的确有那东西的痕迹。”

    听到这句话,月北翼眼眸瞬间冷下来。

    这天底下,只有自己一人会制造各种炸药火器,而且他制作出来的都在天机楼内部锁着。

    除了自己以外,还有高层长老可动。

    即使动,别人也只能动用最小的少的。

    而且炸这洞口也的确是最小的炸药,也就是说有人跟天机楼内部人勾结上了。

    骤风低声道:“殿下,接下来怎么办?”

    月北翼只说一句话:“等。”

    众人哪里肯等,就这样在这里窝屈等死谁会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