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依雪的狠毒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月北翼没有想到火会烧到自己的头上,好看的凤眸瞬间眯起危险的眸光。

    半夏果然看过来,不过以为小女人会生气,谁知道小女人竟然在仔细端详自己。

    好一会半夏才道一句:“的确长的太好看的确是祸水。”

    “咳咳咳……”漠北小王爷没有想到半夏会来这么一句,顿时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本来害怕小女人生气的月北翼,突然听到小女人一句夸赞,一颗心瞬间荡漾起来。

    看向漠北小王爷的眼神不在带着威胁,而是明显的炫耀。

    站在一边的骤风看到太子殿下如此幼稚的一面,瞬间扶额,太子殿下只要面对太子妃就完全成傻子了。

    半夏又看向漠北小王爷道:“我想知道过程。”

    漠北小王爷就知道这小女人会问,于是道:“若是我不说呢?”

    半夏没有说话,月北翼却道:“本殿有无数种手段让你心甘情愿的说。”

    漠北小王爷感觉后脊梁发冷,心里将月北翼给骂了无数遍。

    该死,他跟这丫头之间的事,这男人能不能不要掺和进来。

    半夏就那么盯着漠北小王爷看,仿佛能够将人看穿一般。

    “我从大月国回去,就得到消息父王有意将漠北王的位置传给二皇子。”

    “那戚王妃的手段高明,总是能哄的父王什么都听她的,所以我们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

    “我知道,依雪也有心争漠北王的位置,所以就故意跟母亲将父亲想将漠北王的位置传给二皇子的消息透漏给她听。”

    半夏听到这里,有些不解:“可二皇子是依雪公主的哥哥,你怎么就断定她就会为了王位会杀了她的哥哥?”

    “呵……”漠北小王爷冷笑道:“连自己生下的孩子都忍心下手杀害,更别提别人。”

    “依雪曾经在外游玩喜欢上一个贫民男子,就与那贫民男子生了个孩子。”

    “只是时间久了觉得贫民生活无趣,可若带着孩子回宫里定然会被众臣弹劾。”

    “所以她回宫之前就杀了那个贫民男人,还有她襁褓中的儿子。”

    半夏听到这话,眼眸中露出惊恐之色。

    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尤其是女人谁会忍心杀害自己的孩子。

    “可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以前半夏觉得青黛,金氏,以及金家人都可恶至极。

    可是现在金家人跟这依雪公主比起来,真是好太多了,最起码他们不会丧心病狂到杀害自己的孩子。

    “这只是依雪的冰山一角,她……”月北翼看到小女人眼眸中的惊恐,不想让她听到太多不好的事情。

    于是直接打断漠北小王爷:“行了,捡重点说。”

    漠北小王也瞬间无语,这个男人就不知道他身边的小女人心脏强大的很?

    不过人家要求了,他也就直说重点:“我们故意将事情透露给依雪,以依雪的性格一定会策划将我跟老二一同害了。”

    “后面发生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所以就不用我多说了。”

    半夏简直佩服漠北小王爷:“你这心眼多的简直能比马蜂窝了,这算计真是不错谁要是你的敌人可头疼了。”

    “所以,你应该庆幸我们成了亲戚,甚至盟友。”

    半夏嘴角一抽:“亲戚是对的,盟友是什么?”

    漠北小王爷不再说话,而是看向月北翼。

    月北翼也没有多说,而是看向半夏低声问道:“饿不饿?”

    半夏摇头:“不饿,就是今天夜里恐怕不会太平。”

    月北翼点头:“放心,有本殿在绝不会让人伤你半分。”

    半夏却依旧担心:“那些人既然用了这种方法,那绝对不会明面来杀。”

    的确如此,他们故意将他们引到这里来,一定是另有计划。

    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所以危险是个未知数,就连防范都找不到范围。

    这时,苍术走过来直接拍了一下漠北小王爷的肩膀。

    “漠北小王爷,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亲戚了。”

    漠北小王爷回头看着苍术不解:“所以呢?”

    “我们一醉方休可好?”

    漠北小王爷皱眉,有句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看漠北小王爷犹豫,苍术就用激将法道:“还是漠北小王爷怕喝不过我们所以不敢?”

    听到这话,漠北小王爷自然是不乐意的。

    他站起来冷哼一声:“我漠北酒烈本小王爷都没有怕过谁,会怕你们这群二世祖?”

    “别吹,酒量如何比了才知。”

    “比就比。”

    说着,漠北小王爷就起身去梅子初还有君寒他们所在的火堆前。

    因为是之前商量好的,所以他们几人特意在酒里加了一些东西,目的就是整治惹半夏生气的漠北小王爷。

    时间一点点过去,老王爷出去看着天都已经大黑,雨还没有停下。

    于是叹口气又回到山洞里,走到月北翼他们所在的火堆旁。

    半夏因为困倦已经睡了,月北翼生怕小女人冻着,所以给她添了厚厚的垫子,还有被褥。

    香竹趴在半夏的身边,也已经睡着。

    老王爷看着睡着的人,然后刻意压低声音道:“外面还在下雨。”

    月北翼没有吭声,仿佛老王爷不存在一般。

    这下可是将老王爷给气到了,这月北翼就不能拿出对小丫头百分之一的热情来对待他这个长辈?

    看来看去还是小丫头可爱,随和,没架子。

    他冷哼一声:“你小子是哑巴?”

    月北翼这才看向老王爷:“皇伯有解决的办法?”

    老王爷嘴角一抽:“本王怎么可能有解决的办法?”

    “所以,皇伯伯来就是说外面还在下雨?”

    月北翼不解的看着老王爷,那眼神仿佛在说:皇伯伯拿本殿当傻子,以为本殿不知道外面还在下雨?

    老王爷嘴角一抽, 他老人家就是来这里坐坐顺便问一下半夏药膳的事情。

    现在看半夏睡着了,他跟这个整日里冰山脸的大侄子又没有话说,于是又起身回到大皇子他们火堆旁。

    看着老王爷的样子,大皇子就就知道这位老王爷吃瘪了。

    于是故意道:“皇伯伯何必过去,他眼里可看不上我们这些兄弟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