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美男祸水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马车瞬间剧烈的摇晃起来,香竹第一时间赶紧将半夏给扶住。

    “怎么回事?”

    外面月北翼的声音响起,只见半夏的马车在月北翼的控制下安静下来。

    紧接着月北翼打开车帘,一把将半夏捞进自己的怀里,抱了出去。

    香竹跟依琳公主自然也不敢在马车里呆着,赶紧跟着跳下马车。

    老王爷年岁大了,哪里受过这样的颠簸,好不容易从马车里出来又淋雨,这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大皇子跟那些贵胄面色都不好看,看着惊叫嘶吼的马群,恨不得将这些个马通通杀了。

    即使那些随行的侍卫,已经将疯掉的马统统给制住,依旧无法让马安静下来。

    “大侄子,这该怎么办?”

    老王爷走过来,身边的小厮赶紧给他打着伞。

    骤风道:“殿下马车行走到下一个城镇还需要两个时辰,这若步行恐怕明日都走不到。”

    月北翼黑脸:“这些马怎么回事?”

    “属下也查不出来,表面上看着好好的也查不出什么问题。”

    “既然马屁不能用了,我们得想个半夏先躲雨。”

    老王爷提议,众人也纷纷点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月北翼看向几名侍卫道:“你们去这附近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躲雨的地方。”

    “属下遵命。”

    过了一会,那几名侍卫就回来了。

    其中一个侍卫道:“太子殿下,不远处有个山坡,山坡上有个不小的山洞。”

    月北翼点头,下令道:“先去山洞暂避。”

    众人就跟着月北翼,前往不远处的半山上。

    那些马匹车辆,被后面的侍卫强行带到半山上安置好。

    山洞里黑糊糊的又阴凉,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山洞够大,可以容纳所有人还不挤。

    月北翼让人将山洞打扫干净,然后先带着半夏走的进去。

    漠北小王爷第一时间凑了过来道:“丫头,你说怎么就那么巧,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时候出事?”

    半夏直接给他一个白眼,即使不说心里也清楚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

    不说别的,单单是容纳所有人的这个山洞,就足够让人怀疑。

    月北翼横了漠北小王爷一眼:“你是不是很闲?”

    漠北小王嘴角一抽:“你哪里看到本小王爷闲了,本小王爷这不是帮你保护这丫头么?”

    半夏听到这话就一肚子火:“你保护我?

    行了吧你不害我我就烧高香了。”

    漠北小王听到这话,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依琳公主不太明白,就问:“小姑子,我哥哥很喜……欣赏你怎么可能会害你?”

    本来依琳公主想说喜欢的,可是突然想到这样说不好,就把喜欢改成欣赏了。

    半夏看着单纯的依琳公主,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不想让她知道她哥哥善于算计的一面。

    于是就道:“没事,你别多想。”

    凉姜走过来将看向半夏担心道:“妹妹冷不冷,哥哥在那边点了火堆,还铺了厚厚的被褥保证舒服。”

    半夏无语的看着二哥,这二哥哥脑袋是不是轴啊!她赶紧看向依琳道:“嫂子,哥哥准备的都该给你。”

    依琳公主却有些不好意思:“夫君明明是给妹妹准备的,夫君宠着妹妹嫂子也该宠着妹妹。”

    呃……好吧,半夏第一次发现这个依琳公主不单单是单纯可爱,竟然还如此的让她喜欢。

    凉姜看依琳的模样不似作假,于是态度劝和了几分。

    “地方大,足够你们两个人休息。”

    苍术上前拍拍凉姜的肩膀:“二哥,你跟新嫂子休息就成,妹妹这里有我呢。”

    半夏也道:“二哥,赶路挺累的你赶紧带嫂子过去休息暖和一会。”

    说着,就将依琳公主往凉姜身边一推,然后眼神威胁凉姜。

    就仿佛再说,你要是不把我嫂子伺候高兴了,你妹妹可是会不开心的。

    这么多人看着,凉姜有些不好意,只能闷闷的牵起依琳公主的手往那边的火堆走去。

    “殿下准备好了。”

    骤风走过来。

    月北翼点头,然后直接将半夏与其他人隔开。

    半夏这才发现,令一处火堆那边,布置如同家里一般安逸。

    火堆周围,都有软垫高椅,还有小桌茶点那火堆上还煮着香茶。

    漠北小王爷已经坐在那边吃着点心喝着茶了,对于这边的事不闻不问。

    月北翼沉着脸走过来:“本殿不喜与人接近。”

    意思很明显,就是在撵漠北小王爷赶紧走开。

    漠北小王爷却在看怪物一般看着月北翼,然后用手指指半夏:“她难道不是人?”

    月北翼面色更沉:“她是本殿的神,你有意见?”

    漠北小王爷嘴角一抽,不过没有再搭理月北翼,而是看向半夏:“你是不是也想我走?”

    半夏冷哼一声,这家伙应该是要跟自己说什么。

    于是走过去坐在漠北小王爷的对面道:“你说说看,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我了?”

    漠北小王爷嘿嘿一笑:“这话怎么说的,这不叫算计。”

    半夏挑眉:“不是算计?

    那是什么?”

    漠北小王爷看向半夏,故意给他抛去一个眉眼道:“互利互惠。”

    半夏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漠北小王爷,特喵的她的得到啥好处了?

    “好像只有惊吓,我的利呢?

    我的惠呢?”

    “让你看出想要害你的人是谁,难道不是利?”

    说完这句话,漠北小王爷还一副做了好事求夸奖的模样:“如果不是我,你又怎会知道那依雪想要弄死你,从而警戒。”

    半夏无语:“我在漠北国呆几天就走了,我用的着怕她?”

    “你以为这是你最后一次进入漠北国?”

    半夏瞬间语噎,的确以后她一定还会来漠北王,那时候就是为了母亲而来。

    所以提前知道那依雪对自己充满敌意也好,至少可以提前防备。

    只是有一点半夏实在是不明白:“我跟那依雪公主无冤无仇,她为何想让我死?”

    漠北小王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直接撇向月北翼:“美男祸水,更何况想大月国太子这样勇猛的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