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毒药惹祸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半夏想到了什么,立刻指着月北翼:“他时刻都没有离开过我,他可以作证我没有做过。”

    月北翼将半夏往自己的身后拉,眼眸冷冽道:“本殿的人谁敢动。”

    那丞相自然是不敢动的,于是赔笑道:“大月国太子殿下,若死的是平常人我们问都不会问,可死的是皇子殿下,所以才来请半夏前去配合调查。”

    半夏看着那丞相讨好又为难的模样,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若是硬刚会伤了情分。

    “现在依琳公主是我的嫂子,我自然不能让嫂子为难,走吧我随你去调查就是。”

    香竹也赶紧抱着匣子,紧紧跟着半夏前去。

    月北翼始终护着半夏,不让别人碰她分毫。

    漠北皇宫大殿之上,大月国众人已经在这里等候。

    半夏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向她看了过来。

    凉姜一脸紧张,因为是新女婿所以没有人敢拦着他。

    他大步走过来,紧张的问道:“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依琳公主也道:“天还不亮我们就被吵醒,说是二皇兄死了。”

    半夏明摆他们是担心自己,于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睡的迷迷糊糊就被吵醒说是我毒死了人。”

    “妹妹哥哥相信你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依琳公主拉着半夏的手道:“我也相信,恩人姐姐你……”半夏拍拍她的手,不等她说完就道:“以后叫我小姑子不然哥哥会生气。”

    依琳公主一听,赶紧改口道:“小姑子我绝对不会让人威胁你的。”

    漠北王看向半夏的眸子带着探究,半夏大大方方的迎了过去丝毫没有忐忑之意。

    戚王妃哭的满面悲切,立刻站起来指着半夏质问道:“你,你为何要害我的儿子,为什么?”

    半夏迎上戚王妃悲切又狠毒的目光道:“你说我杀了你的儿子你可有证据?”

    戚王妃立刻指着跪在地上的一个中年男人道:“他就是证人,证据。”

    半夏这才注意到大殿之上还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人,这人正是毒药店铺的老板。

    那老板看到半夏,一副苦脸道:“这位姑娘,你不是说买毒药回大月国防身么?

    怎么,怎么给我国皇子下毒你可害死我喽。”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漠北王直接将那毒药店铺老板呈上来的记录道:“这上面可是有你亲自签名。”

    半夏点点头:“我的确去买了毒药,也的确做了记录,然而我买的毒药也的确少了一瓶成为脏物。”

    漠北王面色难看:“你这是承认了?”

    “漠北王,虽然一切证据都指向我,可我有没有下毒这整个宫殿都应该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说完这句话,半夏又直接看向大殿众人:“你们可又看见我跟漠北国二皇子接触?”

    众人同时摇摇头,半夏这才又道:“既然我跟漠北国二皇子没有任何接触,我又为何要害他我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那就要问问你身边的奴婢。”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众人看过去就看到依雪公主走了进来。

    那依雪公主直接站到戚王妃的身边,眼眸不善的看着半夏。

    皇后本来是想帮忙,可是也好趁着这个机会看看半夏处理事情的能力,就保持安静的坐在那里。

    半夏看向香竹,香竹也是一脸的懵逼,她什么也没有做啊!紧接着,依雪公主身边的婢女道:“昨天奴婢亲眼看见半夏小姐身边的婢女跟二皇子起了争执,而且她还单独跟二皇子在一起很久。”

    半夏低声问:“怎么回事?”

    香竹被人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那个人,那个人竟然是二皇子。”

    依雪公主冷哼一声:“承认了吧,来人拿下。”

    “等等。”

    半夏第一时间挡住香竹,眼眸坚韧道:“事情都没有查探清楚你们凭什么拿人。”

    依雪公主冷哼一声:“她都承认了。”

    半夏无语,只要敢动她的人那她就不会留丝毫情面。

    “依雪公主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袋坏掉了,众人都没有听到我婢女承认你却听到了?”

    依雪公主之前只觉得半夏只是一个温温柔柔的女子,没想到也有这泼辣的一面。

    心中冷哼一声:“ 她自己都承认见过我二哥。”

    半夏看白痴一样看着依雪公主:“见过就是杀人凶手么?

    那今日我们都见过依雪公主你明日你死了那我们这整个大殿上的人是不是都成凶手了?”

    依雪公主瞬间被半夏的这句话给气到了,她刚要站出来大骂,就接收到大月国太子那满含杀机的眼神。

    一时间吓得依雪公主下意识就收敛了很多。

    可月北翼转而对待半夏之时,那眼眸温柔的能溺出水来。

    只见月北翼,直接拽过来一个椅子放在半夏的身后,声音中都带着讨好:“坐下慢慢说,别累着。”

    大殿众人:“……”这大月国的太子殿下这样就有点过分了,这半夏还是嫌疑犯呢,怎么能坐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没资格在漠北王的面前坐,这小丫头嫌疑犯凭什么。

    偏偏人家半夏就非常自然的坐了下来,然而他们因着大月国太子殿下的威严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

    对于众人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半夏是直接无视的。

    漠北王后心中惊诧这大月国太子殿下对半夏的宠爱,这太子殿下简直就光半夏将半夏放的比他自己还要高的位置。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份爱,才能在一个人的面前毫无尊严,将她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万分。

    半夏不知道皇后心惊的想法,只想赶紧将这件事赶快解决掉。

    于是回头看向香竹道:“说说,怎么回事?”

    香竹这才道:“回禀小姐,昨天那个登徒浪子想要跟小姐您单独见一面,可是他找不到机会就想让奴婢从中牵线,奴婢拒绝他就苦苦缠着奴婢。

    后来奴婢实在被烦的没办法就揍了了他一顿,然后就走了,之后就发生二皇子死亡这件事。”

    半夏明白了,这是有人借着这个事情,将自己置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