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大亲之日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他知道,天机楼长老以上的高层人物,除了自己的令牌意外,都会多出五块给自己看上眼的人。

    其他人可是没有这个殊荣,所以月北翼不可能把自己的令牌给自己,所以既然能给出来也一定是备用的。

    想到这里,他感觉后背发凉,幸好自己没有一意孤行的跟月北翼作对,不然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不定会害了整个漠北国,幸好,幸好。

    连着两天,都再没有任何动静,这让半夏跟月北翼都很纳闷。

    按道理说,不可能就只有那一个死士混进队伍里。

    越是如此,越是不让人安心,若是那些死士出来被月北翼抓住,还能放心。

    越是这样不出,就不知道他们的动作,心里才不安。

    这时,骤风走过来道:“明日离开,属下清点了一下人数。”

    “嗯。”

    “少了六个人。”

    月北翼皱眉:“少了六个人?”

    骤风点点头道:“的确是六个人,去向不明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

    “那六个人的身份有没有可疑之处?”

    “属下查明,没有可疑之处,若这几个人都是金府的死士,那金府的渗透能力太强大了。”

    月北翼点头:“今天夜里,你在外面暗中观察。”

    “属下明白,等会举行婚宴,依琳公主希望太子妃陪着。”

    “不去。”

    月北翼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哪怕有万分一下的危险他都要避免。

    半夏无语的瞪着这俩人,他们是将自己当成空气了么?

    当着自己的面儿议论自己的事情,然后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帮她拒绝人,这多气人啊!月北翼感受到小女人投过来愤怒的目光,这才反应过,自己我行我素惯了忘记跟小媳妇商量。

    “安全第一。”

    月北翼小心翼翼的看着半夏说出这四个字来。

    半夏简直无语至极,给了月北翼一个白眼:“我要去陪依琳公主。”

    月北翼心里暗气,这个依琳真是没有眼色,不知道半夏现在很危险么?

    没有办法只能道:“本殿陪着你。”

    说话之间,就已经起身陪着半夏走了过去。

    刚到漠北国的后宫之内,月北翼就被侍卫给拦了下来。

    “大月国太子殿下,外男不得入内,还请您去大殿等待。”

    月北翼黑脸,这时漠北小王爷直接道:“他是本小王爷的兄弟,不是外男。”

    那几个侍卫一听,护看一眼最后放行。

    漠北小王爷可是将来的漠北王,他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拦小王爷的人。

    半夏听到漠北小王爷的话嘴角微微抽搐,这究竟是个什么鬼?

    这俩人不是不对付吗?

    什么时候变成兄弟了?

    “你这丫头还愣着做什么,依林还在等你?”

    漠北小王爷看着愣神的半夏出言提醒。

    半夏这才反应过来,冲着漠北小王爷轻哼一声,然后就直接走了进去。

    月北翼就跟个保镖似的,反正就是寸步不离的跟着。

    暗中那些楚楚欲动的人,只能收敛着不敢动手。

    进入依琳公主的宫殿内,漠北王后娘娘亲自帮女儿穿上嫁衣。

    她眼睛红红的,明显的不舍让人心里有些难受。

    “以后嫁给人家,就是人家的妻子,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要相夫教子跟姊妹兄弟好好相处。”

    漠北王后一边为依琳公主打击衣衫,一边嘱咐着女儿一些贴己的话。

    依琳公主搂着皇后的腰,撒娇道:“女儿清楚了,女儿以后会好好的跟夫家人相处的。”

    漠北王后不舍的将依琳紧紧搂在怀里,将下巴贴在她的头顶。

    心疼道:“若是被欺负了也别怕,记住漠北也是你的家,母后永远都在家里等你。”

    听到这话,依琳公主强压的不舍难受瞬间就压抑不住的哭了出来。

    “母后,女儿嫁的远以后您要好好保重,母后是女儿不孝。”

    “不不不。”

    漠北王后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女儿代漠北国与大月国和亲,与大月国交好,避免两国战争我女儿是样的是漠北国的女英雄。”

    看到这一幕,半夏也忍不住眼眸酸涩。

    从小被父母养大,长大后又要跟父母分离,这是最让人难受的。

    她其实很羡慕依琳公主,她也很渴望有母亲可以亲手帮她穿上嫁衣。

    有母亲可以叮嘱她今后的人生该如何走,有母亲护着,有母亲疼着。

    可是她的母亲,被人所害与家人分离,现在是好是坏都不知道。

    看着小女人眼睛红了,月北翼心疼极了,出声提醒道:“再耽误就误了及时。”

    漠北王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擦干眼泪道:“你这傻丫头,快别哭了,看看这妆都花了还要重新再画一遍。”

    “我来帮忙。”

    半夏收回心思,也赶紧上去帮忙。

    漠北王后点点头,然后跟半夏两人重新帮依琳公主画了美美的妆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快到及时新郎官就在众人的簇拥下来接新娘子了。

    凉姜那天知道了,这依琳公主那天在大街上不顾自己的安危推开妹妹,心里就暖了几分。

    此时此刻也不像之前那么排斥,不过依旧规规矩矩的走过来先给漠北王后行了个大礼:“小婿参见母后。”

    漠北王后,见到凉姜从来都不会摆自己王后的架子,毕竟山高水远为了让女儿好过,就不能让你去,心里有万分不适。

    漠北王后赶紧将凉姜扶起来道:“不必如此多礼,你以后就是依琳的夫君,也就是本后的半个儿子,本后都疼。”

    凉姜上前,在喜婆的帮助下拉着依琳公主手中的另一头红绸,一同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行礼。

    大殿之上可谓是热闹非凡,一边一个穿着妖艳的女子十分不屑的看着这一幕。

    “就是嫁给一个大月国的臣子罢了,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吗?”

    半夏因为离得近,所以听到了她说的话瞬间不喜。

    下意识看了过去,只见戚王妃拉了拉那妖艳的女子,示意女子不要乱说话。

    半夏脑海里的记忆瞬间闪现过一个身影,对前世跟着漠北小王爷前去大月国和亲的人是这个妖艳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