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做个交易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是,是那个继母?

    是金家?”

    依琳公主问话时都带着些许结巴!半夏冲着她点点头:“金家是我们的敌人,你怕么?”

    依琳公主立刻摇摇头:“不,不,我不怕。”

    半夏嘴角勾笑,要说之前宫宴上依琳公主帮喝了那杯酒是巧合,那今日千钧一发之际不顾自己安危推开她那就是诚心。

    她既然对自己如此好,不顾性命安危,那从现在开始这个小嫂子她护定了,谁敢欺负依琳就是欺负她半夏,即使哥哥也不行。

    骤风有些顾及道:“太子,这死士能够混进来一个就能有两个三个,其他人不露头此刻也不好盘查,半夏小姐危险。”

    月北翼冷哼一声:“重现在开始,本殿在她身边寸步不离,本殿倒要看看谁敢不要命的过来。”

    说完这句话,月北翼直接将半夏打横抱起直接往大使馆走。

    依琳公主再次感慨道:“还是觉得恩人姐姐跟太子殿下很般配啊!”

    漠北小王爷撇了自己妹妹一眼,眼眸中带着担心还有不悦。

    当时就吼道:“你刚才做什么,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死了。”

    依琳公主被自己的哥哥给吓了一大跳,随后就明白过来哥哥是担心自己。

    于是道:“当时没多想,我不想恩人姐姐出事。”

    妹妹如此,真是让月北翼头疼,若在大月国没有人护着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现在只希望半夏那丫头能够多多看顾,看来自己以后还是离那个小女人远点,不为别的就为自己的妹妹。

    夜很安静,多日以来的赶路加上今日的疲惫又受了惊吓,半夏早早的就睡着了。

    月北翼真的就对半夏寸步不离,无论半夏怎么说他都没有打算离开。

    大月国众人也知道半夏被人刺杀,现在太子殿下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也都明白。

    骤风低声道:“殿下,漠北小王爷想要见你。”

    月北翼正在看书,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去看半夏生怕小女人被吵醒。

    “不见。”

    “殿下,漠北小王爷想要跟你做个交易。”

    月北翼眉头不悦的轻蹙,这时香竹走进来道:“殿下您去先去吧,奴婢会好好看着小姐。”

    月北翼想了想,左右不过几步路,于是点头道:“有事大叫。”

    “奴婢明白。”

    月北翼出门,漠北小王爷就站在骤风的身边等着。

    那边被关在门外的小兄弟几个,看到门打开了想要冲进去就被月北翼的侍卫给挡住。

    苍术气吼吼的不悦道:“太子殿下,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见妹妹。”

    “就是,你凭什么霸占我们妹妹,你什么意思?”

    凉姜简直恨月北翼恨的牙齿发颤。

    苍术又道:“告诉你月北翼,别以为你是太子殿下我们就怕你,我们也是有后台的,我们的结拜大哥可是天机楼内部的人。”

    梅子初嘿嘿一笑,赶紧提醒一句:“我们的结拜大哥的确是天机楼的内部人,看大门的。”

    瞬间,几道刀子般的眼神,冲着梅子初的身上就指戳。

    月北翼只觉得聒噪:“骤风。”

    骤风明白,瞬间功夫将梅子初苍术凉姜三人给丢了出去。

    “要不是你,那丫头就没命了。”

    君寒站在那里依旧一副温润的模样。

    月北翼挑眉,看了一眼君寒,别人看不出来可他明白君寒对自己的小女人有意思。

    “我输了。”

    君寒突然说了一句,眼眸中带着苦涩:“对她的爱我没你深,至少你能每次在她危险的时候及时保护她,除了第一次。”

    “你错了。”

    月北翼冷声道:“即使你不出手她也不会受伤分毫。”

    君寒诧异:“你的意思,她回来时你派了人暗中保护。”

    月北翼不说话,只是看着月北翼的眼神君寒也明白了。

    呵!从头到尾他都是多余的。

    心里释然了,留下一句话:“好好对她,若有半分不好我随时会将她抢走。”

    “你没有这个机会。”

    漠北小王爷挑眉听着这两个酸溜溜的男人说着酸溜溜的话,真的是听不下去了。

    “你们仿佛忘记了本小王爷的存在。”

    君寒直接离开,消失在夜幕之下。

    月北翼这才看向漠北小王爷,声音带着不耐烦:“有话快说。”

    漠北小王爷真是不喜欢月北翼这个态度,可是有求于人没有办法。

    “以后本王的妹妹在大月国生活,本王知道你能护她周全。”

    月北翼挑眉:“本殿只护一人,其他人与本殿无关。”

    “本王相信,半夏小姐也会护着依琳。”

    “所以呢?”

    漠北小王爷简直要被月北翼给气死了,就是帮忙看护个人,他这态度好像自己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一般。

    “我跟你做个交易,不让你白帮忙。”

    “先说来听听。”

    “本王决定,不跟你争抢那丫头了。”

    月北翼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不过面色依旧冷的要命。

    “你觉得你抢的走?”

    呃……的确抢不着。

    “还有一件事,关于半夏你若愿意交换我就说。”

    对于月北翼来说,只要是关于半夏的事情无论轻重他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所以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道:“你说。”

    漠北小王爷心里这才放心,月北翼这样说那就是答应了。

    漠北小王爷才道:“我的心腹来报,戚王妃对半夏生了心思,仿佛跟她的母亲有关。”

    “具体。”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点,想要知道更多还得慢慢查,这个我可以帮忙。”

    月北翼他们几日后就要离开,的确要查戚王妃需要漠北小王爷。

    于是道:“现在开始,你是本殿的人。”

    漠北小王爷无语不屑,就是做个交易罢了,这月北翼就让自己当他的人,这月北翼有病吧!心里这样想着,谁知道月北翼递过来一个令牌就回房间了。

    漠北小王爷看了一眼那令牌,瞬间瞳孔紧缩,这这……心中瞬间惊起惊涛骇浪,这是天机楼内部令牌,他竟然这么轻易就给自己了。

    有了天机楼的令牌,那就是天机楼护着的人。

    想到这里,他心中可以断定月北翼跟天机楼有些甩不开的关系,地位估计跟那些长老级别差不多,不然哪里来的令牌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