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兄弟的计划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秦夫人走过来道:“走吧,都走远了。”

    秦月华红着眼眶,不甘心道:“母亲,太子殿下凭什么作为侯府的大家长前去迎亲。”

    秦夫人叹口气:“那半夏就是个狐媚子小妖精,把太子殿下的魂魄都给迷了去。”

    秦月华牙齿咬的紧,恨不得将半夏给咬死的那种感觉。

    她愤愤道:“母亲您有没有听到那些百姓们的传言,他们都说太子殿下是作为侯府的准女婿出来的。”

    秦夫人有怎会不知道,安慰道:“那又如何,市井小民的流言何必当真,记住将来的太子妃只有你才有资格坐。”

    “可是太子表兄对半夏……”“丫头,别胡思乱想。”

    没等秦月华说完,秦夫人就低声道:“她这次去了漠北就别想回来。”

    听到这话,秦月华眼眸一亮看向母亲:“母亲,难道父亲跟皇后姑姑又动手了?”

    “你姑姑现在思过中,我们秦府做事更加谨慎,现在又怎会轻易出手。”

    听到这话,秦月华有些失望:“姑姑跟父亲都不动手,谁又能将那个小贱人怎么样?”

    秦夫人脸上的笑容变得阴冷:“想她死的人可多的事,傻丫头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秦月华听到母亲这样说,心里才舒服一些,就算半夏那狐狸精样样优秀又怎样,还不是最终会死的很惨。

    “……”直到天黑,车队才在搁着两个县外的一家酒楼休息下。

    那酒楼老板一看是皇城迎亲的队伍,里面可有不少大人物,立刻就兴奋的将店里清空给迎亲队伍腾位置。

    三楼客房内,这几个年轻小哥们就聚集在一起。

    君寒坐在那里,依旧一副君子如玉的模样喝茶不语。

    凉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百姓们怎么就传闻太子殿下成了我家准女婿了?”

    苍术嘴角一抽道:“之前有了回门事件,现在又有这代表侯府迎亲之事,百姓们怎么可能不往那方面想。”

    凉姜听到这里,越发觉得月北翼这个人太腹黑太阴险。

    冷哼一声:“当初他明明知道那酒里有什么,竟然不阻止还任由事情发展,最后出来收拾残局,真是可恶。”

    “那不是因为,漠北小王爷要将依琳小公主嫁给他么,太子表兄也只是想教训一下漠北小王爷罢了。”

    梅子初赶紧帮月北翼说话,这太子表兄真是的,还没有娶到人家妹妹就先把大舅子给得罪了。

    凉姜黑着脸看着梅子初:“他要教训人至于搭上我吗?

    哼,说白了就是个冷心冷肺的,我坚决不会把妹妹嫁给她。”

    说完这句话,还特意看向苍术:“表态。”

    苍术赶紧道:“二哥说的对,我也坚决不同意。”

    君寒这才放下茶杯:“我们既然是兄弟,那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无论多大的压力都要一起顶,再不济我们还有大哥呢!”

    “就是,我们大哥可是天机楼看门的,虽然只是个看门的好歹也是天机楼内部的人啊!”

    提到天机公子,苍术脸上都是自豪的笑容。

    当初天机公子怕暴露出自己真实的身份,把这几个小子吓坏了,于是就说了自己只是个看大门的。

    凉姜又道:“回头我再跟父亲和大哥说道说道,以后一定要防着一些太子殿下。”

    “依我看,不如给妹妹先定个婚。”

    苍术说着又舍不得道:“可是根本就没有人配的上我妹妹。”

    凉姜直接给苍术一个白眼:“定什么婚,妹妹有我们几个疼着就够了,不需要别的男人来欺负。”

    苍术赶紧点点头:“对对对,二哥说的对万一妹妹将来的丈夫对她不好怎么办,还是留在我们身边安全?”

    君寒听到这话,嘴角狠狠一抽,还有不想让妹妹嫁人的哥哥,这俩弟弟是奇葩吗?

    梅子初心里已经为太子殿下捏了一把冷汗,太子表兄这以后想娶媳妇不太容易。

    好一会,凉姜才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梅子初:“你怎么不表态?”

    被点名的梅子初瞬间反应过来,立刻笑嘻嘻的道:“当然,兄弟你们指哪里我就打哪里,兄弟我小霸王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天不怕地不怕。”

    君寒看着梅子初这副模样,暗暗摇摇头,用的着演的这样浮夸么。

    梅子初有种被人看穿了的窘迫感,其实他就是太子表兄在敌人内部奸细,不过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

    半夏此刻已经睡着,月北翼就住在半夏的隔壁,一到夜里他就从后窗摸了进来。

    夜里,他只有躺在小女人的身边,才会觉得踏实。

    暗处的清影,看到这一幕眉头皱的很紧,第一时间就飞鸽传书将这件事通知端王殿下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半夏醒来就看到身边的男人。

    她十分无语道:“你怎么回事,在外面就不能注意点,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

    看着小女人气呼呼的模样,月北翼却不紧不慢道:“被人看见,本殿就将婚书甩在她脸上。”

    一听说婚说,半夏特别无语:“你出门带婚书干嘛?”

    “正确的说,婚书自从盖了章以后就没有离开过本殿的身。”

    半夏简直无语至极,都不想说话了:“从未见过谁天天揣着个婚书满街跑的。”

    “这样安全。”

    半夏差点吐血,实在不明白月北翼这奇葩的脑袋是怎么想的。

    人家谁会没事儿偷你的婚书,婚书官府还有备案,谁脑子有病会去做那傻事儿?

    半夏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让她无话可说。

    “你再睡会,等会本殿做好饭菜给你送过来。”

    月北翼说完,就要大大咧咧的从正门走。

    半夏吓得第一时间跳了起来,赶紧挡住门道:“你要害死我是不是?”

    月北翼:“……忘了。”

    接着,又从后窗处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自己房间的正门出来。

    月北翼,打开门外面的人都已经醒来个七七八八。

    他依旧高冷的生人勿近,无论是谁看到他都非常自觉的绕道走。

    老王爷看到他嘿嘿一笑凑了过来:“大侄子,你起的挺早啊!”

    说话之间,步伐不紧不慢的跟着月北翼,直到跟着他来到酒楼的厨房里才觉得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