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秦家庶子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芍药赶紧关上门,走过来就给半夏跪了下来:“小姐,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偷懒了。”

    半夏摇摇头,无奈的将芍药扶了起来:“你并没有错,以后不要给我下跪不然我会生气。”

    芍药心里更加自责了,自己这段时间没有好好照顾小姐,小姐竟然还没有怪罪自己!半夏在心里暗暗想了一下措辞,然后道:“你坐下,我们说会话。”

    芍药很听话的坐在半夏的身边,然后静静的看着自家小姐。

    “你比我大一岁,我前去乡下的那一天你就被堂叔婶安排在了我身边伺候,一直那么多年不离不弃。”

    芍药点点头道:“堂夫人说,买了奴婢,奴婢就是小姐您的人,无论生死都要跟小姐一条心,要好好护着您,守着您。”

    半夏点点头:“你做到了我很欣慰,对于我来说,你并非我的奴婢更像我的姐姐,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

    芍药笑了:“小姐奴婢一定会平安的,您就别担心了。”

    “可是我怕你被坏人给骗了,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很好可内心里不一定。”

    芍药不太明白半夏的话,认真的看着半夏。

    半夏这才道:“你天天跟一个公子见面你可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芍药听到小姐说这话,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慌张。

    她赶紧站起来道:“小姐,奴婢,奴婢……”“你不要紧张,我没有拆散你们的意思,我只想更了解一下。”

    听小姐如此说,芍药才放心一些道:“小姐,奴婢,奴婢心仪秦公子。”

    “你知道他姓秦,也就是知道他是秦国公的儿子?”

    芍药点点头:“奴婢知道,奴婢说就是了。”

    半夏没有插话,也没有打断就这样静静的听着芍药说。

    前生,来到侯府没多久芍药就被金氏给赶走了,所以今生到现在芍药都在自己的身边,后面的时候她是不知情的。

    “那天奴婢路过药店门口,见秦公子被药店的人欺负,说他没银子还来看病,让他滚。”

    “他说他是秦府的公子,让他先抓了药救人,然后再去秦府拿银子。”

    “药铺里的人见他穿的像下人一样寒酸,所以没有人相信他的话,就将他给轰了出来。”

    “奴婢一时心软就帮他付了银子,他对奴婢再三感谢,还请奴婢帮他煎药,奴婢看他不像坏人,就跟他一同前去。”

    “然后在一间破落的房子内,看到一位奄奄一息的老妈妈,这才知道秦公子是给那位老妈妈抓药的。”

    “秦公子跟我说,那老妈妈是他的嬷嬷从小照顾他长大,他一直跟嬷嬷相依为命嬷嬷是他唯一的亲人。”

    “奴婢觉得那公子本性善良,就起了恻隐之心,每天都会前去帮那公子照顾嬷嬷,时间久了就……”后面的话芍药不说半夏也知道了,日久生情,两人就这样好上了。

    看样子不像是蓄谋,也许真的是芍药的缘分,只是这秦家始终是个麻烦。

    “芍药,若是我让你跟秦公子断了来往你……”听到半夏的话芍药瞬间红了眼眶,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看到芍药委屈,半夏心里也不是滋味,棒打鸳鸯的事情她实在是做不出来。

    可想着以后芍药若是因这件事受伤,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小姐,秦公子不是坏人。”

    芍药撇撇嘴那模样仿佛就要哭出来一般。

    半夏赶紧道:“好了,我只是说说罢了怎会真的让你选择,就是怕你将来吃苦。”

    “小姐,奴婢心悦他,无论将来过的日子有多难奴婢都心甘情愿。”

    她都这样说了,半夏还能说什么。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芍药跟香竹都是一心一意对待自己,愿意为自己去死,这种情谊她一直铭记于心。

    这一世的她,就是默默的护着他们,护着曾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人。

    想想香竹跟芍药前世因为自己,最后全落个悲惨的下场她心里就自责的不行。

    “好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是你的守护神。”

    半夏的一句话,就将芍药给逗乐了,她噗嗤一笑:“小姐,就算守护也是奴婢守护你。”

    “行了行了,都一样,你带我去看看那老嬷嬷。”

    芍药一听眼眸亮了亮:“小姐,您愿意给嬷嬷治病?”

    半夏清笑拍拍芍药的手道:“他们有你这么强大的后门,找我们看病岂不是一句话的事。”

    芍药听到这话开心极了,当时就搂住半夏的脖子开心道:“我家小姐最好了,你就是奴婢见过最好最好的大善人。”

    “行了少拍马屁,赶紧收拾收拾走吧!”

    “嗯嗯。”

    芍药可是开心第一时间去厨房拿了好多点心,跟好吃的,就跟着半夏前去那民宿去了。

    皇城内最偏僻的平民所,那里住的都是平常百姓。

    一个最小最破的小院子内,一进去就闻到浓浓的汤药味。

    虽然这里很小很简陋,好歹收拾的干干净净,非常整洁。

    “芍药,你不是回去了么怎么又来了,你快回去别让你家小姐生气责怪你。”

    秦缅怀看到芍药又回来,就赶紧道,生怕少要回去被她的小姐责怪。

    芍药笑的异常开心:“我家小姐好的很,才不会怪我,您说是吧小姐。”

    半夏这才走了进来,秦缅怀看过去就见到那天仙般惊艳的人儿。

    第一次见,如此绝色秦缅怀与别人一样,当时就看呆了眼。

    半夏看过去,他虽然惊艳自己的模样,不过他的眸光里澄澈干净只是欣赏之色,让半夏对他印相加分。

    “秦公子你好,小女半夏就是芍药的妹妹。”

    半夏直接以芍药妹妹自称,就是让秦缅怀知道,在她心里芍药根本就不是奴婢,而是姐妹。

    秦缅怀回过神来,立刻很有礼貌的行礼道:“侯府小姐,不止一次听过您的美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半夏淡笑:“今日半夏作为医者前来,秦公子只需要将半夏当成大夫就行。”

    秦缅怀一听这话,心里顿时高兴起来:“半夏小姐,您是给我老嬷嬷看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