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索要银子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看着父亲一副烦恼的样子,半夏轻笑道:“父亲,皇上既然都做了安排您就不用为这些事操心了。”

    “可是,我们本家没有一个主持大局的人也不行啊!”

    半夏刚要开口,月北翼就走了进来:“不知本殿作为药家人主持大局可好。”

    这句话一说出口,整个客厅瞬间安静。

    一边静默不语的青黛看到太子殿下眸光一亮,即使太子殿下从未睁眼看过自己一眼,可也无法抵挡他那一身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

    侯爷赶紧带着众人起身,刚要行礼,月北翼就直接抬手道:“都是一家人,侯爷不必如此。”

    众人都已经习惯了太子殿下的这句话,所以也不会再因为这句话而心惊。

    半夏撇了一眼月北翼,这男人心里打着什么主意要代表侯府作为大家长去掌局?

    侯爷赶紧摆摆手道:“太子殿下这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梅子初听到消息匆匆从北城西郊赶回来,一进屋就听到表哥跟侯爷的对话。

    于是赶紧过来凑热闹道:“侯爷,我决定我挺合适,首先我是凉姜的结拜兄弟,这于情于理我都比表哥合适。”

    这不要命的话,瞬间引起月北翼的不满。

    梅子初瞬间明显感觉到太子表兄投过来不是很友好的眼神。

    本来还有点心慌,可是想想自己可是半夏的义兄,将来可是娘家人,表兄还敢对他动手不成。

    于是打着胆子道:“表兄,你瞪什么瞪,我夏妹妹可是不会允许我这好哥哥受伤的不信你试试。”

    月北翼强忍着将梅子出脑壳打碎的冲动,道:“不许跟本殿抢。”

    梅子初看着月北翼强忍着脾气的模样,心中暗爽,过来半夏就是最好的挡箭牌,这表兄的软肋就是她。

    于是胆子更大了:“表兄,您这是什么话您跟我们侯府非亲非故的非要代表侯府,您代表皇家不行么?

    您这是在跟你表弟我抢,难不成太子表兄也要认侯爷当干爹?”

    梅子初的话,瞬间让众人安静非常,谁也不敢再吭声。

    月北翼这暴脾气,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怼过除了那小女人谁还敢。

    骤风站在外面默默的为梅子初这二货捏了一把冷汗,这孩子是有多嫌自己命长啊!就在梅子初心里正沾沾自喜的时候,月北翼紧抿的薄唇突然张开道:“骤风。”

    不用太子殿下吩咐,骤风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第一时间站出来就要将梅子初往外拖。

    梅子初差点栽倒,不对呀,这怎么就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呢?

    “表哥,表哥,我可是娘家人你对我动手可不行。”

    月北翼依旧面色不改:“本宫没动手。”

    说完还因为害怕小女人生气,特意看向半夏道:“你说是吧!”

    半夏嘴角狠狠一抽,你的确没有动手你动口了啊,就算你不说身为您的亲信能不知道您想教训人么?

    “夏丫头,你就看着你哥被人拽出去啊,你说话啊!”

    情急之下,梅子初就冲着半夏大喊到。

    半夏赶紧道:“父亲,既然太子殿下想要代表侯府,那就让他代表吧!”

    侯爷也怕出事,赶紧道:“好好好,就这么定了。”

    梅子初被放,他走过月北翼的身边特意放慢脚步,用两个人的声音道:“表兄,记得奖励我。”

    月北翼微微挑眉,这小子苦肉计用的还可以,不然那小女人可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

    众人在一起又商议了一些事情后,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十天的准备时间,十日后准备启程。

    “……”“小姐,金家的大总管来了。”

    香竹走进来禀报道。

    半夏点点头,这终于上门来讨要银子了,她还真怕这金家不要。

    放下手中的纸和笔低声道:“你去美人汤叫玉珩过来,让他带上三万两现银子,记住必须是银子不要银票。”

    香竹不解的看着自家小姐, 明明家里银票银钱都多的是,为什么非要玉珩从外面带回来。

    见香竹在发愣,半夏拍拍她的肩膀:“你快点去啊,还愣着做什么?”

    香竹回神,小姐的命令就是圣旨,她没有权利过问只要去做就行了。

    “小姐,我这就去。”

    半夏点点头,然后就去前院了。

    父亲兄长都去北城西郊忙去了,所以她要接待客人。

    来到前厅时,就听到那金管家道:“小姐您放心,老爷说了不出三月我们就成大事,让您再耐心等待一些时日。”

    金氏点点头道:“嗯,知道了我会小心行事。”

    站在外面把风的梅雪看到半夏,赶紧大声行礼:“奴婢见过小姐。”

    半夏明白,这是给里面的人提个醒。

    果然里面的人不再说了,半夏看了梅雪一眼嘴角勾起似有似无的笑容,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走进去,她脸色笑容依旧看向金管家,一副主人见客的客气模样。

    “金管家,小女有事耽搁让您久等了。”

    那金管家赶紧摆摆手道:“哪里哪里,这不有夫人陪着是老奴的荣幸。”

    半夏轻笑的看了一眼依旧将自己当成侯府女主人的金氏,淡笑道:“金管家跟金夫人都是客人,我这主人姗姗来迟的确是怠慢了,不好意思。”

    这句话明显就将金氏排除在侯府之外了,这金氏的脸色当时就变得难看至极。

    金管家的脸色也赶不到哪里去,只是现在他得拿到银子只能忍着。

    于是赶紧看向自家大小姐,生怕她忍不了:“大小姐,人家半夏小姐说的对,我们的确都是客人。”

    一句话提醒了金氏,刚要发飙的金氏也反应过来,就算她心里再不满又能如何,现在的她的确是接着孩子们的名义住在侯府。

    该死的,都怪这半夏小贱人,侯爷的一日三餐都被她全权包揽,甚至瓜果点心就连喝的水她都会亲自过问,让自己都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

    可恶,现在她人,三个月后父亲东山再起看她怎么弄死这个小贱人。

    对于金氏想弄死半夏的想法,半夏心里清楚的很。

    从小到大这个金氏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弄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