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情商低京墨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终于半个时辰后到达,子晴郡主同时松了一口气。

    两条腿都走疼了,再走下去身体真的吃不消。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

    老奶奶指着前面的一家庄户院子。

    子晴看了看四周,荒芜一人只有这一家庄户院子。

    心里嘀咕怎么住的如此偏僻,这户人家是有穷,若给他们五百两银子应该够生活一辈子了吧!子晴郡主心里如此想着,脚步已经跟随老奶奶的带领来到庄户院里。

    一进去,子晴才发现就是破旧的空宅子,根本就不能住人。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被骗了。

    想到这里,子晴郡主转身就要往外跑。

    “你回来吧,想往哪里跑。”

    那老太太手劲很大,直接将子晴郡主给拽了回来。

    紧接着大门就被插上,那几个之前追着老太太打的彪壮大汉一脸坏笑的围了过来。

    “你,你们是一伙的。”

    子晴郡主心惊害怕。

    那老奶奶扯下头上的假发,撕来面部的伪装,瞬间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汉子。

    这一刻子晴郡主彻底明白了,自己这不是被骗了是什么。

    “哈哈哈,你这小子长的但是挺俊秀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那老大取笑出声,看子晴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待宰的羔羊。

    “错了,她可不是臭小子而是个大姑娘。”

    伪装成奶奶的汉子哈哈大笑出声。

    几个汉子一听,脸上都露出猥琐的觊觎之色。

    “你怎么知道?”

    “嘿嘿,这小丫头一路扶着我,那小手细腻嫩滑,身上还发出阵阵女儿香,你们说老子还能看错?”

    他们赤(裸)的眼神,仿佛将自己的衣服扒开看光一般。

    这让子晴郡主心里恐慌极了,甚至羞愤的不如死了算了,眼眸里全是恐惧。

    “银子拿出来,快点!”

    一个汉子直接伸手。

    老大啪的一声拍在那汉子手上,看着子晴面露猥琐道:“对待美女要温柔,人都在这里还怕她跑了不成。”

    “哈哈哈……”瞬间几个汉子同时大笑出声。

    接着,那老大上前想要动手,子晴赶紧退后两三步。

    那老大笑的更加猥琐,嘴里污言秽语:“来,快让爷我爽爽,爷说不定一高兴就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郡主你们……”“哈哈哈,你是郡主?

    那老子就是皇上了,乖乖的过来不然老子就让兄弟们抡了你。”

    子晴吓的双腿发软,眼睛都哭红了,身体一步步往后躲。

    暗处的无二心急如焚,这大公子怎么还不来,难道这英雄救美的事要便宜他么?

    就在无二实在看不下去了,准备出去直接将这几个混蛋暴揍一顿,再废了他们的命根子之时,快马加鞭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只见农户的大门直接被人给踹开,门栓都被踹断了。

    那几个混蛋男人心里一惊,赶紧回头看去,就见一白衣如玉般的男子,带着衙役冲了进来。

    “那,那,那是鄢州知府大人。”

    那几个汉子中其中一人认出了京墨,顿时吓得腿都软了。

    鄢州知府大人的名头,短短几个月就在这里传开了。

    那常年欺压百姓官府都没有任何办法的土匪,被新来的鄢州知府只用了几天的功夫就一窝端了。

    这鄢州可以说是鱼龙混杂,贫瘠乱杂的地方。

    可是新鄢州知府愣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将这地界管的有模有样,所以他们兄弟行事作风都不敢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

    听说,新鄢州知府模样俊若神嫡,可手段很辣若恶魔,凡是落在他手里不死也脱三层皮。

    子晴郡主,看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几个月的男人,更加觉得委屈哇的一声大声哭了,京墨飞起一脚,直接将离子晴最近的老大给踹到地上。

    一脸寒霜怒意非常:“来人,将这些地痞流氓抓起来。”

    衙役瞬间动手,直接将人一个个都给捆绑起来。

    刚才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地痞流这一瞬间就怂了,一个个哭嚎着求饶,丝毫没有男人形象。

    子晴郡主什么也不管直接扑进京墨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京墨身子一僵,这手倒是无处安放了,这搂不合规矩不是不搂人家姑娘正害怕呢!无家三兄弟看着智商极高情商为零的大公子,同时无语的摇摇头。

    “就这,以前还经常出入花街柳巷,我看他嫖的应该是男人。”

    无三毫不客气的点评,只是声音很低只限于他们兄弟三人听的到。

    无二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这情商,估计想娶媳妇够呛。”

    无一直接给了两个弟弟不善的白眼:“大公子样样都好,就算你们打光棍也轮不到大公子。”

    无二跟无三两人同时摸了摸鼻子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好一会,京墨才别扭道:“郡主殿下,别哭了鼻涕都流在本官的衣服上了。”

    “噗……”无家三兄弟,实在是没能忍住笑出声来。

    紧接着就集体转身,这大公子的情商简直低的惨不忍睹,不忍直视啊!子晴郡主本来哭的好好的,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顿时尴尬极了。

    这男人一点都不会说话,如果是夏丫头的话绝对会说别哭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惊了。

    这种话,所有男人都表示,自己也会说。

    子晴尴尬,可也有小脾气瞪着京墨道:“衣服脏了我赔你就是。”

    京墨却不以为意,也没有看出子晴生气,摆摆手道:“本官不至于那么小气,一件衣服本官还穿的起。”

    无家三兄弟:“。

    。

    。

    。”

    其实大公子打光棍也挺好的,至少不会让人家姑娘难堪了。

    子晴郡主简直了,曾经幻想过一千种一万种重逢的场景,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走吧,本官这就派人送你回去。”

    京墨说着就往外走。

    子晴郡主一听说再送自己回去顿时就慌了:“不不不,我不要回去。”

    京墨皱眉不解:“为何?”

    “反正我就是不要回去,你要是非送我回去我就去死。”

    说话之间,子晴郡主就随便找了一颗院子里的大树,紧紧的搂着大树生怕这男人把自己送走一般。